这到底是怎样的恨意?怎样的恨意让会让宇文启寒对苏府这样的痛下杀手?

苏府毕竟是扶持了宇文启寒登上帝位的有功之臣,那个并不爱着自己的父亲,那个一直在自己伤心难过陪着自己的哥哥,都死了。

他们八年的夫妻,到底是什么都是假的,除此之外,苏倾城还从贵妃秦红鸾的口中得知了一件又能在心口插上一刀的事情。

苏倾城三岁的儿子,意外溺水,而实际上,并非意外,而是被宇文启寒授意,被人活活的溺死在了水池里。

那种心痛是不言而喻的,当初苏倾城为了报恩,才会跟在宇文启寒的身边,后来从报恩,爱上了一直对自己好的宇文启寒。

事到如今,苏倾城不得不重新的想一想,如今苏倾城已经绝望了,对宇文启寒的绝望,哀莫大于心死。

“宇文启寒,你告诉我,当初在乱葬岗,救我的人,可是你?”

苏倾城问出口,其实就已经算是知道答案了,这样的一个心狠之人,又怎么会是在乱葬岗救苏倾城的人?

“朕可从不曾去过乱葬岗,苏倾城,你嫁给我,如此的帮我,无非就是因为你认错了人而已,这样说来,我们还真是互不相欠了。”

苏倾城凄惨的笑着,事到如今,苏倾城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身后的大批侍卫,正在不断的向苏倾城走来。

苏倾城的时日不多,此生没有活好,很是不甘心,看着这上苍,苏倾城仰天长笑,六月的天气,艳阳再怎么高照,也暖不了此刻寒冷的心。

苏倾城伸出血淋淋的手指指着宇文启寒跟秦红鸾,恶狠狠地看着他们,他们还真是般配,一个狼心,一个狗肺。

“我苏倾城此生最后悔的,就是没有睁大双眼看清楚你们的为人,如若有来世,宇文启寒,秦红鸾,你们可要恭候我归来才是。”

就在苏倾城挣扎的时候,一只帝王签从苏倾城的身上掉落,那是宇文启寒娶苏倾城的时候,他们的定情信物。

或许,从苏倾城开始在女娲殿上,抽到了帝王签开始,宇文启寒迎娶苏倾城的,不过就是这一只帝王签罢了。

血与泪的混合,苏倾城一双眼睛流出了血红的眼泪,双眼模糊的看着那对人,苏倾城要记住他们的长相,来生,一定要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看清楚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一口鲜血喷出,苏倾城手里的帝王签滚落在地,苏倾城也真正的倒在地上,苏倾城吐出的鲜血,染红了帝王签,双眼也在迷离的状态。

“苏倾城,苏倾城,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苏倾城似乎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向自己跑来,似乎听到了耳边的叫喊声,苏倾城似乎看到了天空之中下了大雪,可惜,苏倾城却不知道抱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了。

“六月飞雪,果真的冤屈,来世,若,若有来世,我必归来讨命,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命运,实在是一种令人无法捉摸和反抗的东西!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由于众生多情,所以始终沉浮于苦海之中,轮回于六道之间.

其实每个人,都是在漫漫人生路上踽踽独行,

回顾四周,始终空无一人。

苏倾城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好大的梦,再一次梦醒之后,那些痛苦的回忆,尽管留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如今的水倾城,从新活了下来。

夜色如水,黑夜笼罩着大地,六月的轩辕国,总是带着闷热,这个时辰,一般的人都在睡觉。

而此刻的苏倾城,重生之后,回到了苏倾城十五岁那年,那个弱小的身影,一身泥土的,趴在一处河边,苏倾城想起来了,自己是从上面悬崖上摔下来的,若不是因为拽着的树枝,只怕苏倾城就死在悬崖之下了。

浑身动弹不得,疼得厉害,苏倾城正是如今的青年将军苏梦辰之妹,苏太傅之女,不,重生之后的苏倾城。

苏倾城记得前世有人告诉过苏倾城,苏倾城出生的时候,举国同庆,也因为苏倾城继承了自己母亲的美貌,所以取名倾城,奈何,苏倾城并不曾过着如倾城公主般的生活。

在苏府,苏倾城母亲生八岁之后过世,自此父亲性格大变,将一切都发泄在了苏倾城身上,在苏府,除了那个对苏倾城很好却常年在外征战沙场的大哥苏梦辰,再无其他人。

苏倾城在别院一呆就是七年,日子过得简直苦不堪言,比起苏府的丫鬟还不如,加上还要每每遭受苏府大小姐苏玲珑母女的暗箭,这一次的遭此劫难,苏倾城想,这应该又是自己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了苏玲珑母女,才有此横祸。

此刻苏倾城动弹不得,被下了迷药,脑子却是清醒的很,苏倾城也很清楚,这一次,一会会有人来救自己,亦如前世那般。

过了不多久,果然苏倾城看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那男人三更半夜的来此,自然不是游山玩水的。

苏倾城在这个角度看到那男人,很清楚的可以看到那个男人将刀刺进另一个人的胸口,白刃而进,红刃而出,可是苏倾城还是没有别的办法,向那男人求救。

“救,救我,无论你是谁,求你救我。”

前世的苏倾城那个时候很是悲伤绝望过,那个时候苏倾城才十五岁,就好像把这一生都过完了,母亲早逝,父亲又不喜欢自己,这样不断的被毒害的日子,苏倾城真的是过得很艰辛。

而此刻,苏倾城虽然清醒,却也是中了迷药,浑身动弹不得,到底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可是,这个身影,却是在苏倾城前世临死之前,看到的那个模糊的身影相重叠。

苏倾城微弱的声音,在河边草丛中到底是让那个一身黑衣,刚刚杀完人的男人听见了,随着男人的脚步,苏倾城只是看清楚了男人身上佩戴的玉佩,那是一块带着牡丹的白中透着红色的玉佩。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