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苍对此人的巴结奉承毫不掩饰,他的话,让夏初心产生一种,自己像是估价待卖的货物的感觉来!

虽然,对于这种事情她并不适应,但是好在死去的云若汐似乎对此早就习惯,因此,夏初心也没表现出特别的排斥。

而,就在云苍此言一出之后,云雅曦的脸色就有点难看。

虽然她想要嫁给沈颢,但是眼前的男人,更加值得追求,可云若汐竟然没死……

一时间,云雅曦就有点郁闷,一方面,因为沈颢比不上眼前之人,另一方面,则是云若汐似乎引起了此人的兴趣!

夏初心将她的表情变化收在眼底,心冷的像是寒铁一样。

“若汐,给楚少敬一杯!”

这个时候,云苍则用那双三角眼拼命对夏初心使眼色。

夏初心极力扯出一个笑容来,端起高脚杯,站起来看向那男人,道,“若汐敬楚少!若汐先干为敬。”

说着,将一杯酒吞了下去。

而那男人则兴味的瞄了她一眼,只是举杯示意一下,浅浅抿了一口。

云苍这一脸谄媚的道,“来,楚少吃菜,吃菜!”

之后,夏初心便低头吃饭,脑海里全是数小时前发生的惨剧,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来晚了,还请老爷子见谅,不知这位先生是?”

夏初心骤然扭头,就看到沈颢竟是从门口走了进来!

手上的叉子下意识的攥紧,夏初心盯着那一脸笑容的男人,心痛的像是燃烧着火焰一样。

相识十年,她怎么就没看出他的丑恶嘴脸来?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冷漠无情的看着嘉嘉和她惨死,而现在,他却一脸欢笑,就好像数小时前那事情只是她的幻觉一样!

夏初心惊弓之鸟一般却又带着恨意的表情落在沈颢眼底,也让沈颢心里腾起一股不安来。

而这个时候,云苍笑着,先向主位上那男子介绍沈颢,“这位,是沈总,新上市的雅森集团的总经理,也是最大股东。”

沈颢顿时点了点头,谦卑的笑意里,却又夹杂着几分骄傲自豪。

就听云苍又道,“这位是楚寻少爷。”

对于楚寻,云苍却没有太多的解释,因为不敢。

“你好,我是沈颢,很高兴认识你。”沈颢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主儿,一见云苍对楚寻恭恭敬敬的样子,顿时就意识到此人是更加值得他结交的人,于是赶忙上前套近乎。

而夏初心眼底的寒意,此时也被他彻底忽略。

沈颢的明媚笑意和夏初心的惨淡表情,沈颢眼底的谄媚和夏初心眸子里的冰寒,就像是地球的两极一样,显得十分不和谐。

楚寻的目光扫过两人,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只是淡淡的道,“我是楚寻。”

沈颢伸出的手,僵硬在半空中。

在看到对方根本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之后,沈颢脸上红了一下,很快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来,端起桌上的红酒,道,“我来晚了,自罚三杯。”

夏初心看着沈颢的样子,此时只觉得一阵阵恶心。

爱情容易蒙蔽人的双眼,在她心里,沈颢一直都是最好的,无论他什么样子,她都包容他,赞扬他,给他自信。

可现在看着这个狗腿子一样的男人,夏初心之为自己以前的付出感到不值。

她竟然,为了这样一个人,葬送了自己十年的青春,最后还搭上了自己和儿子的命!

“我吃饱了,大家自便。”夏初心骤然站起来,扭头就往门外走。

云雅曦还以为她这是吃醋,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二妹啊,虽然说沈颢已经不喜欢你了,但是你这样中途离席,也太小家子气了,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大家就不能好聚好散么!”

夏初心的脚步骤然顿住,而沈颢也再次将目光投向这个穿着一身胭脂色麻裙的女子身上,眼底闪过狐疑的光。

以前,云若汐总说自己是负心汉,总是哭哭啼啼的求他回心转意,可这一次她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倒是令他有些意外。

夏初心缓慢转身,看向对面餐桌前那一对男女,眼底折射着寒芒,忽而哂笑,“爱情是什么?我觉得,还是大姐和沈先生最配,我祝你们,白首偕老,永结同心!”

云雅曦皱眉,对自己这个妹妹突然间的变化也有点适应不过来。

难道,她是被吓怕了么,不然怎么会这么快的妥协?

而沈颢也将目光头像了云雅曦,满眼询问。

云若汐不是被云雅曦毒死吗?

怎么现在不光出现在餐桌上,而且突然变得这般凌厉?

以前的云若汐可不这样,她永远都是笑吟吟的,受伤之后也只是梨花带雨,就像个无害的小白兔一样。

可眼前这个,她的目光冰寒彻骨,还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死寂!

只看她的眼睛,就仿佛看到的不是个活人一样!

那种眼神,让沈颢背后寒毛直竖。

而云雅曦的脸色也有点的凝重起来。

沈颢问她,她问谁去?

那毒的分量,就算是一头大象都能毒死了,可云若汐不光活着,还活的好好。

只是,她这变化……

而就在两人用眼神交流的时候,夏初心冷笑着又开口了,“怎么,你们连声谢谢都舍不得说呢?难道,我祝你们永结同心有问题?”

永结同心?

笑话吧,就云雅曦和沈颢这样的衣冠禽兽,他们有心这种东西么!

此时,就连其余人都感觉到了三人之间的剑拔弩张,云苍皱眉,道,“你们三个,闹够了没有!”

顿时,沈颢和云雅曦气势都弱了下来,扭头向云苍投去歉意的目光。

而夏初心却眯着眸子,半晌没说话。

而因为沈颢和云雅曦坐了回去,也让她的目光,畅通无阻的和楚寻对上!

楚寻靠在椅子里,魔魅双瞳透着毫无感情的亮光,纤长指尖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仿佛不经意间将目光聚集在夏初心脸上。

这女人为何如此恨沈颢和云雅曦?

夏初心对上他的目光,像是触电一般躲开,扭头就走。

这男人的目光太冷,太无情,也太危险。

只希望,他不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危险当中。

而,云苍却将这种一触即分的对视当成了某种暗示,还未等夏初心走到门口,便低喝一声,“回来!”

夏初心握拳,深吸一口气之后,扭头道,“爸。”

“坐下吃饭,楚少今夜在柔莎庄园过夜,你好好伺候!”云苍饶有深意的说着,指了指楚寻身边的位置!

夏初心当然能听得出他的话外之音,无非,就是牺牲女儿的身体,去讨好比自己更加强大的人罢了。

不然何人过夜,还需要伺候?

楚寻又不是残废,睡个觉还要人伺候!

只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夏初心还是将不满情绪压制下去,乖乖回到楚寻身边坐下。

这男人气场太强,夏初心坐在他旁边,顿感拘谨。

而楚寻也扭头,玩味的看了一眼夏初心。

夏初心的头,几乎埋到了自己的胸口。

即便是这样,还都能感觉到他恍若狮豹一样极具侵略性的目光!

而一见楚寻看着夏初心,云苍顿时又冲楚寻讪笑道,“楚少,你有什么吩咐,直接跟小女说就是。”

“哦?”楚寻的声音清扬,带着一种非同寻常的意味。

夏初心一阵别扭,只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是没穿衣服似的,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看来,自己上辈子真是踩了狗屎了,不然这辈子怎么都遇上些这种人物!

渣夫、渣父、渣妹妹!

正郁闷着,楚寻竟是站起来,扯过旁边的风衣披上,道,“既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而后,迈开长腿往门外走去!

夏初心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却见那男人此时黑色风衣鼓荡着,逶迤而去,竟如同魔神降临——

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

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里滑过,夏初心就看到云苍那张堆满褶子的脸在使劲儿冲她使眼色,示意她跟上。

夏初心硬着头皮,只能起身,跟上楚寻的脚步。

那男人走的不急,但人家腿长,一大步迈出去就是她三步!

夏初心只能迈开小碎步半跑着跟上,连自己都感觉现在跟那古代的丫鬟都不如!

一路上,楚寻在前面走,夏初心就在后面追。

对方一点要等她的意思都没有,而她还没有退路。

现在回去,先不说云雅曦和沈颢怎么对付自己,就是云苍都不会放过她的,在云苍眼中,她们这些女儿,也不过是替他攀关系的棋子罢了。

今晚,她要是不能讨楚寻欢心,这以后,怕是真的要走投无路了!

而饶是这样,终于到达楚寻入住的楼下时,夏初心也火冒三丈。

而楚寻迈开腿走进楼道的时候,她却被门口两个黑衣保镖给拦住了!

“对不起小姐,没有楚少的允许,你不能进去!”那保镖,面无表情的说着,活像是个木偶!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