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郊外,柔莎庄园。

“雅曦,你去看看若汐醒来没有!”年过半百的云苍一身中山装,看上去深沉内敛,但眼底谄媚的光却让他的形象一落千丈,他一边对云雅曦吩咐着,一边端起酒来,敬坐在主位上的年轻男子,“楚少,您请!”

主位上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色西服,魔魅面庞璀璨如钻,恍若敛尽暗夜风华,却又夺目如同旭日东升。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完美糅合,让他俊美的如此特别,令人移不开眼睛。

他狭长的眸子瞄了一眼云苍手上的红酒,却没有理会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站起来,道,“本少也去看看你那二女儿!”

说着,迈开长腿径直离开!

……

脑子里昏昏沉沉。

夏初心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就像是要爆炸一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蜂拥而来。

躺了大半天,她才算弄明白,自己竟是借尸还魂,重生在了云若汐身体里,成了活生生将她折磨致死的云雅曦同父异母的妹妹,沈颢费尽心机想要攀上的迪越集团董事长云苍的二女儿!

临死之前的事情历历在目,夏初心一颗心还僵硬着,未等睁开眼睛,外面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其中一个,正是云雅曦!

“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二小姐现在,肯定早就毒发身亡,大小姐请放心。”

“嗯,你做事我当然放心,走吧,样子还是要做做的。说起来,我还要感谢我这位妹妹,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认识沈颢呢!”

云雅曦的声音,让躺在屋里的夏初心拳头紧握。

不光她夏初心和嘉嘉两人惨遭毒手,就连她现在借尸还魂的这个云若汐,也是被云雅曦设计毒死的。

更狗血的是,理由竟然都是为了沈颢那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

要不是现在重生在了云若汐的身体里,她甚至都不知道沈颢不光背着她和云雅曦在一起,还和云若汐也有一腿!

诚如云雅曦说的,早先,是云若汐在聚会上偶遇了沈颢,沈颢为了攀上迪越集团而对云苍示好,所以,这才缠上了云若汐,并且告诉云若汐自己未婚。云若汐很快就被沈颢忽悠,两人陷入热恋,之后,云若汐甚至抱着要和沈颢结婚的打算,将他带回家来见云苍!

可谁料,狗改不了吃屎,沈颢劈腿一次不够,竟然又和云若汐的姐姐云雅曦纠缠在一起!

云雅曦从小在纽约长大,背景也有点不清不楚,心狠手辣。

为了独占沈颢,云雅曦竟然同时对云若汐和沈颢的发妻儿子一起下手!

而为了独占雅森集团,两人联手,害死了雅森集团第二大股东沈晗!

然后,云若汐被毒死,夏初心和嘉嘉也惨遭毒手。

只是不曾想,她夏初心的灵魂,竟然重生在了云若汐的身体里!

被子下,夏初心的五指,深深嵌入自己的掌心,背负着四个人的血仇,她心里此时只有仇恨的焰火在燃烧!

这个时候,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传来云雅曦妆模作样的声音,“我的好妹妹,你睡醒了没?”

被子下的身体微微颤了颤。

夏初心现在,恨不得扑上去掐死这个女人!

没有得到回应,云雅曦笑了,“看来,你真是死透了!本来呢,今天家里来了个贵客,老爷子将所有的女儿都推到前面去了,看来,你是没什么福分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去告诉老爷子,二妹可能是吃东西不小心被噎死了,一会儿,你就可以被喂狗了,呵呵……”

“云雅曦,就算你被噎死,我也会活的好好的!还没看到你死,我怎么会先死呢!”

床上似乎已经死透的人,突然坐了起来,双目冒火的盯着云雅曦的背影!

云雅曦身影僵了僵,扭头,脸上笑容凝固,转眼间就化为狠戾,声音都扭曲起来,“你没死?”

“我没死,你开心吗?”夏初心死死的盯着云雅曦,她不光要活过来,还要活的好好的,将那些害她、害嘉嘉,害沈晗的人,都送去阎王殿!

云雅曦盯着她,眸子缩了缩,挥手示意身后的男子将门合上,脸色变得阴鸷起来。

“你没死,那我现在就弄死你!”说着,竟是大步上前,扑向了夏初心!

夏初心抓起床头柜上的花瓶朝她头上砸去,却被她一把捉住手腕,狞笑道,“云若汐,就你那点花拳绣腿,在我面前,根本不够看!”

她可是,在拳击场里混出来的女人!

而云若汐,根本就是一个草包而已!

夏初心感觉手腕一阵剧痛,仿佛要被生生捏碎一样。

她想要挣扎,怎奈却没有云雅曦那般大力,一时间急的双眼冒火。

而一见两人似乎僵持起来,云雅曦身后那男子,却道,“大小姐,要我帮忙吗?”

夏初心一看这架势,顿时有些紧张,刚刚她本来不准备醒来的,可云雅曦说要把她喂狗,她就担心自己又被不知不觉的弄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然后再无生路。

可现在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究竟要怎么办?

夏初心额间沁出细汗来,云雅曦看着她这个样子,顿时有点兴奋,一把甩开她对身后那男子道,“让她死的爽快点,毕竟,老爷子那边正在催!”

那男子眼底顿时冒出猥琐的光芒来,说了一声“多谢大小姐”之后,便扑向了夏初心!

夏初心嗖一声蹿下床去,站在了地板上,警戒的盯着男人,伸手去拉落地窗,“你别过来,否则我就跳下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唬住这两人,毕竟下方看起来冷清清的,似乎也没有什么人。

而且,这里起码也是四五楼,跳下去就算是不死也残废。

只不过,那男子在看到夏初心的手把在窗户边上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看向了云雅曦。

云雅曦脸色有些难看。

她虽然很想让云若汐去死,但是若是让她跳下去可就不好了,那样一来,肯定有人跳出来找事,毕竟,云雨心那贱人,还一直盯着自己呢!

而就在三人僵持之时,外面传来了敲门上,“雅曦,若汐,你们两个还在里面干什么呢?”

这是云苍的声音!

云雅曦脸色一变,堆起笑容来,“爸,稍等一下,很快就好。”

而后,扭头死死的盯着云若汐,“你要是敢在爸面前打小报告,我弄不死你!”

夏初心眼底皆是寒芒,卡在窗边的手上,指关节握的发白。

门哐当一声被打开,云雅曦笑盈盈的迎上来人,“楚少,您怎么到这边来了?”

夏初心的目光,也投向门口。

却见第一个进来的人,竟不是云苍,而是一个陌生男子。

那男子身材修长,黑色西服包裹着挺拔的身躯,五官异常立体,魔魅危险却又璀璨夺目,他站在门口,像是一匹蛰伏的猎豹一般,锋芒毕露!

这人,便是云雅曦口中那贵客么?

夏初心琢磨着,那人扫了屋里一眼之后,幽若深渊的眸子看向她,“这是云二小姐?怎么,准备跳楼?”

魔魅声音恍若一曲华章,轻描淡写却令人寻味。

顿时,云苍从他身后挤过来,讪笑道,“楚少说笑了,小女只是刚刚睡醒,可能有点还没适应过来……没适应过来……”

而云雅曦闻言,则稍微松了一口气。

“哦?那就好好适应一下,好歹,换身衣服。”那男人眸子里闪过兴味的光芒,将目光从窗口那明明已是惊弓之鸟,却又满目寒冰的女子身上收回,扭头往门外走去。

而云苍闻言,愣了一喜之后,扭头,板着脸对云若汐道,“还不快去打扮打扮,马上来吃饭!”

“是,爸爸。我马上就来。”夏初心松了一口气,目光沉沉略过云雅曦,“大姐,能不能带着你的人,先回避一下?”

云雅曦瞳孔缩了缩,脸上怒意一闪而过,很快便换成明媚笑意,“那二妹好好打扮。”

说着,蹬蹬往门外走去,而那柱子一样杵在床边的男子,也跟着她走了出去!

屋里,终于身下夏初心一人!

那根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她就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

可现在,她还不能休息。

刚刚若不是那男人突然进来,她恐怕又难逃一死。

所以,现在想要活下去,她就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咬了咬牙之后,夏初心举步走向衣橱,换上了一身胭脂色的亚麻长裙,而后洗了洗脸,画了个简单的妆,将头发盘起来。

十分钟之后,她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此时,众人已经再次落座。

那男人靠在主位上,模样慵懒,气质矜贵,却又透着锋芒毕露般的危险讯息。

此时,他将目光投向门口,看向站在那里的夏初心。

对上这个过分危险的目光,夏初心有点紧张,却因为心里埋着仇恨,眼底寒意依旧,薄薄的唇抿成一线,像是雨打桃花。

“你家二小姐,有点意思。”

半晌,那人收回目光,说了一句意味莫名的话。

夏初心走到餐桌边坐下,就看到云苍在愣了一下之后,脸上涌出莫大欢喜,谄媚的道,“楚少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