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房间里,充斥着潮湿的气息,墙上水泥斑驳,地上几乎生了苔藓,显然,这里一直都没人住过。

身下一片冰冷,夏初心张开眸子,目光从布满蜘蛛网的天花板移向墙壁,眉宇微微蹙起,心下一阵狐疑。

这是哪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下意识的,她爬起来,往光线的来源处看去!

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关进了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隔着钢筋栅栏,她看到一身红裙的云雅曦正坐在桌边,手上拿着高脚杯,猩红色的液体在里面流转幽光,配上她那一头绯红色的波浪卷长发已经美艳的面容,活像是一个吸血鬼!

夏初心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骤然腾起,而云雅曦在迎上她的目光时,眼底染上戏谑而残酷的笑意,“哟,醒了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云雅曦,你想干什么!”夏初心死死的盯着这个美艳的女人,难掩心中恐慌。

这可不是她熟悉的国内,而是美国纽约。

云雅曦从小在纽约长大,在这里势力盘根错节,她没有安全感!

“干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云雅曦站起身来,端着高脚杯走到栅栏边上,弓着身子看向她被蹭的脏兮兮的脸,露出猫抓耗子般的表情来,“夏初心,一会儿,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你那个一起生活了十年的丈夫,究竟有多爱你!”

夏初心听着这话,一颗心都像是浸泡在了毒药里。

沈颢!

她和沈颢结婚十年,她陪着他摸爬滚打,他们的儿子今年都四岁了,雅森集团刚刚在美国上市,一切蒸蒸日上,眼看着好日子就要到头来了,而她的丈夫沈颢,却为了打开美国市场,而劈腿眼前这个女人!

她心灰意冷,早就产生了戒备之心,可没想到,他竟然和这个女人联合起来,将她关在了这种地方!

“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夏初心神经紧绷着,所有的恨意和委屈,这个时候只剩下无边恐慌。

夏初心的眸子紧张而无意识的眨动着,云雅曦却像是在欣赏她的恐惧一样,轻轻转动着高脚杯,勾起唇角笑,“别急,一会儿,给你看场好戏!”

话音未落,手上高脚杯一扬,里面的红酒全数泼在了夏初心脸上,“洗干净了,接下来,好好看清楚!”

云雅曦声音突然冰寒起来,眸子里闪过嗜血的兴奋感。

“啪啪啪——”

随着她拍手的声音,门外就走进来两个黑人大汉,等夏初心看清那两人手上拎着的人时,疯了一样扑向铁门,五指死死攥着钢筋叫喊,“嘉嘉!云雅曦,你放了嘉嘉!”

没错,那两个大汉像是拎着死狗一样拎进来的人,正是她儿子嘉嘉!

“怦”一声之后,那小小的人儿就被两人丢在了地板上,夏初心的心,也像是被人狠狠摔在了地板上一样,痛的无法呼吸!

“哇——”大约是被摔疼了,刚刚还在昏迷的嘉嘉突然发出嘶声裂肺的哭声,下一刻,嘴巴就被那大汉用毛巾塞上!

“嘉嘉……云雅曦,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伤害孩子算什么!”夏初心疯狂的摇晃着铁门,双目燃烧般盯着那美艳女人。

“啧啧,这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开始喊上了!”云雅曦扭头,眼底冒着疯狂的亮光,她蹲下来,捏住了那孩子的脖子,“云雅曦,看好了,这就是你不识相的后果!是你,将你儿子亲手送上了死路!”

话音刚落,她双手骤然用力,死死的掐住了嘉嘉的脖子!

嘉嘉被捂着嘴巴,顿时,双眼瞪的溜圆,一张脸很快憋成紫红色,四肢挣扎着,却丝毫没有用处。

夏初心的眼底很快遍布红血丝,“嘉嘉……嘉嘉……云雅曦,我妥协,我什么都让给你,你放开嘉嘉,你放开我的嘉嘉!”

孩子的痛苦落在她的眼中,夏初心整个人颤抖着,声音都变成了喃喃。

云雅曦却没有松手,竟是如同享受一般的,慢慢掐死那孩子!

孩子挣扎了半晌,终于脑袋一歪彻底没有了气息!

“嘉嘉——”夏初心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她状若疯狂的撞击着铁门,头上磕出数道血痕,一张脏兮兮的脸顿时被血色浸染。

“啧啧,别着急,这才是个开始。这里虽是纽约,但是杀人还是不行的。所以,就只能委屈我的宝贝儿了!”那云雅曦站起来,就像是刚刚掐死的只是只蚂蚁一样。

她踩着高跟鞋蹬蹬走到墙角,竟是,打开了关着藏獒的笼子!

“去吧,宝贝儿,给我吃了!”她拍了拍藏獒的脑袋,那藏獒双目燃起嗜血的光芒,兴奋的扑向那孩子小小的身体,开始撕扯!

“不要……不要,你这个禽兽,警察不会放过你的,沈颢不会放过你的!”夏初心绝望的嘶吼着,将铁门撞的哐当响,却也只是无用功,只能眼睁睁看着嘉嘉就这样被藏獒荼毒!

而云雅曦则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忽的上前来,一把拉过她的领子,将她拽到跟前!

“哐!”夏初心猛地撞在钢筋上,脑门上,又多了一道口子,就见云雅曦满脸戏谑的道,“夏初心,你可知道,今天这一切,是沈颢默许的?”

夏初心一颗剧痛的心,像是被狠狠砸了一锤子,钝痛麻木,“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嘉嘉是沈颢的亲生骨肉,他怎么会默许云雅曦这么对他!

就见,云雅曦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夏初心,你想见沈颢吗?相恋十年,我想此时此刻,你一定很想念他吧?”

夏初心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嘉嘉的惨死,让她此时整个人都痛到麻木。

而云雅曦就缺忽的松开她,举步往房间另一侧走去,扬声道,“沈颢,要不,你出来给她见一见?好让她知道知道她在你心目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夏初心呆呆的看向云雅曦所在的方向,就看到,沈颢一身灰色西服,面容冷凝的从那边走了过来,手插在裤兜里的样子,冷漠无情而令人心寒!

这不是她认识的样子,但是,此时此刻,生死关头,她还是宁愿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对孩子,都还有一点起码的感情。

她有点不死心的,将祈求的目光投向沈颢,“沈颢,替嘉嘉报仇!替嘉嘉报仇!我要这个女人去死!去死!”

沈颢,是她唯一的依靠。

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

可,沈颢走上前来,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瞄了一眼地上嘉嘉的身体,就好像死的不是他儿子,而是一具玩具娃娃一样,而后将目光落在她脸上,淡淡的道,“嘉嘉已经死了,你……我看你活的这么痛苦,你就自杀吧。”

他的声音,那么无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夏初心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开始凝固。

沈颢!

“不!你不是沈颢,你这个冒牌货,你们把沈颢怎么了!你不是沈颢!”她像是被吓坏了一样,一边兀自倒退着,一边瞪着惊骇欲绝的眸子嚷嚷。

“啧啧,一起生活了十年,她这就不认识你了呢!”云雅曦伸手拍了拍沈颢的胸膛,而后戏谑的看向夏初心,“真是个可怜的女人,死到临头了,还担心沈颢怎么了……你放心,你死了,我会好好爱沈颢,不让你担心的。”

说着,扭头看向那边的大汉,“去,把隔壁那两只豹子也带过来,让它们好好开开荤!”

夏初心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不可思议的盯着外面那面无表情的冷漠男人。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两个大汉已经推着两个铁笼子走了进来,然后,咔嚓打开了关着她的铁门!

“吼——”两只豹子一见到生人,顿时红着眼睛嘶吼着,张开血盆大口跃跃欲试。

铁门咔嚓一声被合上,云雅曦手上的遥控器一动,那豹子就疯了一样冲屋里仅有的活人扑了上去!

“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着,夏初心扑打着两只豹子,沈颢终究看不下去,皱眉沉沉道,“够了!”

云雅曦立即叫人制止了那豹子,只不过,夏初心身上,已经被咬了好几口。

“沈颢,云雅曦,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就算是我死了,你们也休想得到雅森集团!休想……休想……”

夏初心惨烈而恨毒的声音因为剧痛而如厉鬼尖啸,让本来准备让她就这样饿死在这里的沈颢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眸子里闪过一道厉色,沈颢突然咬着牙道,“夏初心,我还告诉你一件事情,好让你死的安生……那个,总是站在你身后的沈晗,我的亲弟弟,就是我送他上路的!”

说完,沈颢面色阴沉的离开了房间。

云雅曦则嬉笑一声,瞄了一眼浑身是伤的夏初心,对两个黑人保镖丢下一句“送她上路”后,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跟着沈颢出去。

而听到沈颢那句话的夏初心,突然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像是死尸一样等着那两个保镖过来!

沈晗死了!

是沈颢杀的!

他们三人,情同手足,十年来,他们为了雅森集团贡献了所有。

可如今,兔死狗烹,沈颢竟然对自己的亲弟弟、对妻子对儿子都下手了!

十年来,她和沈晗,究竟在跟着一个什么样的畜生!

夏初心瞪着眼睛,悲痛绝望的心底,骤然生出强烈的不甘心来!

可一切覆水难收,十几分钟之后,她就已经被那保镖抓着头发,撞死在钢筋上……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