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通过一些手段,找了一个风尘女子。

我给了她10万块,包她半年的时间。

让她去勾引韩兵。

对于他们这种在风月场上的女人而言,要去勾引一个男人,自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而且我也将韩兵的喜好什么的都告诉了她,她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拿下了他。

然后开始了两个人没羞没躁的日子。

而我,这个时候倒是录了不少有关他们的开房视频和记录。

这些可都是我手里面彻底报复他最有利的棋子。

韩兵自从娶了方玉之后,升了官,自己也就有一些飘飘然了起来。

别人随随便便阿谀奉承几句,就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每天除了喝酒应酬之外,就是和那女人在酒店厮混在一起。

看着这样的韩兵,虽然我很不想去承认,是我有眼无珠。

一切都进行的很是顺利,应该说算是水到渠成吧。

半个月之后的某一天。

我在商场逛街的时候,和陆晨不期而遇。

没想到此时他身边竟然站着一位美娇娘——韩香。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和韩香那样心肠歹毒的女人在一起。

而且看样子,两个人好像是在交往的意思。

陆晨看见我之后,十分绅士的主动开口打招呼,而且还介绍说我们是初中同班同学。

韩香没想到我们竟然认识,虽然心底很是不爽,但是却一路上都忍着。

陆晨提议一起喝杯咖啡,我没有拒绝。

因为我喜欢看韩香比气得咬牙切齿的模样。

她越是生气,我心底就越是高兴。

在咖啡厅,我故意和陆晨套近乎,说了一些初中时候的事情来,想要冷落一旁的韩香。

而事实证明,我也成功了。

因为韩香一句话都插不上嘴,只能在一旁干坐着,瞎着急。

我虽然对陆晨很是有好感,但是却也不会无耻到去抢夺别人的男朋友。

应该说是我不屑。

我只是想要给韩香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

在我去上洗手间的空档,韩香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把就将我推倒在洗漱台上。

“林雪,别用你狐媚子的办法来勾引陆晨,他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

我阴冷一笑道:“哦,是吗?”

“可是我怎么觉得他好像对我比对你更感兴趣?”

我的话出,瞬间就惹怒了韩香,直接扬手就想要给我一巴掌。

而我却绝地反击,眼疾手快的直接先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告诉你,韩香,之前你们故意弄掉我孩子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听到我话,韩香顿时不知所措。

“你,你别瞎说!”

我冷笑着看着眼前的韩香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警告你,你最好是管好你的男人,否则若是哪天本姑奶奶一个不乐意,一不小心就将他给抢走,你可怨不得我了。”

说完之后,我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十分优雅的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林雪,你敢,若说你敢对他有非分之想,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在洗手间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也瞬间将韩香的叫骂声一并给关上了。

我嘴角溢出了一抹冷冷的笑意。

那次之后,我就彻底的将陆晨和韩香都抛之脑后去了。

毕竟我要对付的人是韩兵。

之后。

我就授意那个女人开始蛊惑韩兵给她买东西。

刚刚也都是几百块钱,然后几千块钱这样的。

韩兵毕竟是升了官,身上一两个闲钱总是有的吧。

但是也架不住这女人隔三差五的要东西吧。

很快韩兵的小金库就给消耗殆尽了。

怎么办?

总不能连开房的钱都拿不出来的吧。

韩兵倒是也挺会想办法的,开始变着法的从方玉那边拿钱。

不是需要请哥们吃饭,就是朋友过生日或者结婚啥的,还有就是请领导吃饭,打点关系什么的。

反正只要是能从方玉那边骗到钱的,韩兵都做得出来。

听见他绘声绘色的在女人面前描述他如何机智的要钱的时候,我只觉得恶心。

我真的没想到他竟然是那样的男人。

那一刻,我很是庆幸,自己没有嫁给他。

后来,我就让女人狮子大开口,开始鼓捣着韩兵拿钱出来买房子,金屋藏娇。

其实韩兵娶了方玉之后,虽然说在银行有头有脸了,但是他心知肚明,还不是看在他老丈人的面子上。

而且韩兵在方玉家是不得志的,因为方玉的父母打心底就是看不上韩兵的。

一是觉得他家里太穷了,即便他们拿出了十八万八的彩礼出来,依旧被嫌弃。

二是觉得韩兵其实并没有什么本事的,根本就配上他们家的高门槛的。

其实说白了,韩兵就是做了一个便宜的上门女婿吧了。

在外面有头有脸的,走哪里都受到人的追捧。

但是私底下了里,他在方家可算是如履薄冰。

虽然方玉是喜欢他,但是却也耐不住父母每天都在耳边说一下嫌弃韩兵的话语,所以对韩兵也是有一些淡了。

韩兵在方家不得志,又遇见了柔情似水的温柔乡,更是一股脑的什么都说了出来。

没想到这韩兵还真是一头扎进了温柔乡。

那女人说什么,他都听了。

而且还利用职权之便,更是大胆的直接挪用了一笔一百多万的客户的定期存款。

然后直接带着钱,搂着温柔乡在县城里面买了一栋三室一厅的房子,顺便还添置了些豪华的家具什么的,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的。

看到这一幕的我,顿时觉得好笑极了。

韩兵怎么说也是本科毕业生了吧,竟然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他私自挪用客户存款就等于是犯罪,可是要坐牢的。

也许这个时候沉迷于温柔乡的他,根本就来不及考虑和顾及这些的吧。

我依旧是默默的将这一切的证据全部都收集了起来。

既然想要报复,那就必须得一击击中,绝对不能心慈手软,更是不能给对方任何翻身的机会。

而韩香这边,似乎和陆晨的感情水到渠成。

当我第二次见到他们的时候,却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2021-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