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杜兄,那苏家的大女苏清妤又给你送东西了!这次是什么?我来看看——”

一阵碗碟碰撞的声音后,声音愈发的放肆。

“哎呦!竟是这鱼羹啊,瞧着真是鲜美,看来是怕杜兄你读书累坏了身体,到时候娶了她怕是不能叫她高兴啊!”

“这苏家大女思虑的可真是长远!还没过门呢,就操心起杜兄的身体来了!”

苏清妤急匆匆赶到的书塾,不料刚到门前,就听见里头传来一阵调笑声。

她面上蕴着冷怒,瞧着还颇有几分吓人,不过现在她更觉得一阵阵的恶心,她之前怎么没发觉,书塾里的这群学生竟是一群衣冠禽兽,披着羊皮的狼?

舆论中心的男子满脸的得意,以前看着还算周正的脸上此刻充满了猥琐,面对众人的调笑,面上带着几分不满,对苏清妤的鱼羹仿佛也很是嫌弃。

此男子正是杜怀君……

她前世的丈夫,娶自己进门只是为了她的嫁妆,之后还和继妹苏玉娟苟合,让自己受尽屈辱悲愤而死的男人,确实是活脱脱的一个渣男。

苏清妤一梦醒来,便已回到了自己十六岁这年。

自己满怀真心地做了一碗鱼羹,用的是自己养出来最鲜嫩的鱼,只因他曾在她面前抱怨,读书日久有些劳累,这才想给他补补身体。

却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接下来,便是她那好妹妹苏玉娟去寻了后母苏朱氏前来,当着众人的面说破她的心思,让她受了好一顿羞辱,却也更加坚定了嫁给杜怀君的想法。

不过……这一辈子,是不可能了。

“谁知道呢!都说了不让她送,她非要送,真是不知道她的脑子是怎么想的?非要缠着我,我每次离她稍近些,都能闻见那些鱼腥味,让人倒胃口至极!”

苏清妤听见杜怀君的话,心中大怒,恨不得将那碗鱼羹泼到他头上,转念一想,心中却是一动,如果这样自己岂不是处于下风了,怎么也不能叫他们看了笑话?

念头一转,她缓步走上前去,众人瞧见她的身影,急忙挤眉弄眼地朝着杜怀君,嬉笑道,“瞧瞧,还怕杜兄你不喝,苏姑娘亲自来看了!”

杜怀君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日光之下竟照得苏清妤肤白如玉,眉目如画,容貌清润,只是她身上常有的一股鱼腥味,让他皱了皱眉,低声道,“你怎么来这儿了?这碗羹我……”

“杜公子,我适才想了想,怕是有些话没有说清楚,还是我自己来比较好。”

苏清妤从容走上前去,从他错愕的眼神中接过白瓷碗,然后轻巧转身,笑靥如花,“陆云安,陆先生教书育人,辛苦至极,这碗羹我还放了不少珍贵的药材,怕你不知,若是洒了只怕你赔不起,还是我来放心些。”

说罢,便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将白瓷碗端端正正地放在了上首的陆云安教案上。

众人大吃一惊,纷纷盯着苏清妤,见她面上容色端正,不似作假,忍不住又扭头去看杜怀君。

这是怎么回事?这碗鱼羹不是送给他的?

20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