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内烟雾缭绕,空气中混杂着难闻的酒味和香水味,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酒瓶上,晃的人眼生疼。

莫祁言站在众人面前,眼睛都没眨一下,仰头将一大杯兑了不知道多少种东西的酒喝下。

“好!”众人笑闹着拍手,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眼里满是玩味的笑意,“不愧是影后,这么爽快,报个价吧,让我们也看看影后出来卖,到底是个什么价位。”

张峰的话一出,周围立马响起一阵哄闹的笑声,都等着看莫祁言出丑。

山鸡变凤凰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攀上高枝而已,但凤凰突然坠下神坛,人人都巴不得上来踩上一脚,让那昔日的凤凰因为自己变得肮脏不堪。

都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四年前高高在上的莫祁言让张峰沦落成商界的笑柄,这笔账至今仍是张峰心中的一根刺。

莫祁言神情淡漠,眼角瞥向坐在角落里的人,那里没开灯,莫祁言只能看见暴露在光线中的一双高档定制皮鞋,还有男人指尖明灭的烟头。

从她进来开始,这个人就一句话没讲过。

张峰没有得到莫祁言的回复,神情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影后还要想一下自己能卖多少钱吗?你还真当自己还是当年!”

莫祁言将一直握在手里的酒杯放下,神色平静的再一次说道,“张总,我是来试戏的,如果您这里不需要,那我就出去了。”

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机会逮到她,张峰怎么肯就这样放过,指了几个身边的人,“你们几个,去教教影后出来卖应该怎么做。”

张峰的话一出,那几个人立马站了起来,莫祁言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峰,语气里带了一丝嘲讽,“是当年那杯红酒还没将张总泼清醒,张总还想再来一杯吗?”

勾起的唇角和当年一模一样,仿佛他还是当年那个觊觎凤凰的小偷。

张峰心底的那抹火瞬间就升了起来。

摆摆手让那几个男人退下,张峰凑近莫祁言,油腻的气息混杂着难闻的酒味,悉数都打在莫祁言的脸上,他咬着后牙低声说道,“当年你是莫家的二小姐,是最年轻的影后,现在你知道你是什么吗?你只是一个劳改犯!”

莫祁言转头直视着张峰,那双眸子不似当年灵动,冷沉沉的,看的张峰心里一突,想也没想的,伸手就一巴掌向莫祁言打去。

“啪”的一声,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角落里那个男人的手指轻扣在椅背上的声音。

张峰听到这声音,后知后觉的感到了害怕,侧头看了一眼,见那男人还是之前那个姿势,没有半分要管的样子,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莫祁言偏着头,因为酒气上涌有些晕沉沉的头,现在更晕,连耳朵都嗡嗡的作响。

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莫祁言轻舔了一下嘴唇,那动作落在张峰眼里,彻底将他心里的那股邪火勾了起来。

三年过去,她惊人的美貌仍存,身上更多了一份清冷的气质,比起以前,更诱人。

然而还没等张峰有所动作,莫祁言猛的抬手,“砰”的一声,一个啤酒瓶就炸裂在张峰的头顶上,“你又觉得你是个什么东西。”

2021-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