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拿出玉瓶倒了一颗丹药给她,“我只能暂时压制住她体内的毒,短期内想彻底清除毒性不太可能。”

喂下丹药,芊悦色冰冷的身体渐渐回温,见状,芊郁澄一颗提到了嗓子眼的心,这才稍微放了下来。

古香古色的厅堂内,一个身穿水蓝色华服的男子站在堂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外边的女子,那女子怀中抱着浑身鲜血的男人,眼神死一般的沉寂。

她低下头,在男子耳边缓缓道,“再等等我,离辰。”

说完,轻轻将男子放在了地上,提起地上的剑,抬眸望向堂前的人,眼神如地狱般冰冷。

“晋离辰已死。芊悦色,你注定要做本王王妃。”

自称本王的男子对上她冰冷的眸,怒意瞬间上头。

芊悦色冷笑一声,持剑朝堂内冲去,却被团团围上来的护卫挡住了去路。

她杀红了眼,利剑终于入堂,抵在了男子胸前。

背后突然被人砍了一刀,传来的剧痛令她松开了手中的剑,缓缓滑落在地。

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那个熟悉的女声,刺痛了她的灵魂。

芊悦色猛地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涣散的眼神渐渐聚焦,

这是哪?

她坐起身来,捧着疼得厉害的脑袋,记忆渐渐回来。

“醒了。”房间内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冷不丁吓了芊悦色一跳。

她朝声音来源方向看去,眼神忽然一滞,她爬下木床,跌跌撞撞地朝男子的方向走去,一头扎进了他怀里。

男子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头雾水,看见怀中的小姑娘,他第一反应就是要推开她,手刚握住她的肩膀,却倏然对上她仰起头的双眸。

那清灵的眸中此时蓄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令人心疼,也让他推开的动作顿住。

“姑娘,你这样似乎不太合适。”

闻言,芊悦色这才松开他,吸吸鼻子擦了擦眼泪,心想,按照前世的记忆,她和晋离辰是在她掉崖后被师傅救了,三年后在战场上才认识的。

现在他不认识自己也正常,只是,不在战场上认识,晋离辰还能喜欢自己吗?

“你长姐随空青去采药了。”晋离辰看着她解释了一句,见她愣愣望着自己,于是又补充道,“空青是我的药童,你中了毒。”

芊悦色听见自己中毒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反而双目瞬放光芒,仿佛听到的是喜事一般,“是你救了我。”

“只是暂时压住了毒性,救还论不上。”晋离辰说道。

“救命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芊悦色像讨糖的孩子般凑了上去,潜意识里,她还是将他当成了前世那个宠她入骨的男人,举动没有一丝对待陌生人应该有的距离感。

“离辰,你说我要怎么报答你?”

晋离辰看着她的眼神瞬间变得惊讶起来,“你认识我?”

“我……”芊悦色支支吾吾地编出答案,“我听过你……的名号,我猜你医术这么高明,长得又这么好看,一定就是京中那位有名的解毒圣手晋离辰!”

晋离辰见她眼神躲躲闪闪的,心中依旧存疑,正想继续追问,外面传来了空青嘹亮的声音,“主子,我们采完药回来了!”

听见这声音,芊悦色唇角不禁勾起,笑出声来。

晋离辰瞥了她一眼,见她眉眼弯弯的,深眸掠过异样。

小姑娘笑起来的模样意外养眼。

“悦儿,你醒了!”芊郁澄见妹妹活生生站在晋离辰身旁,心中一喜,加快脚步走到了她面前,“感觉怎么样了?”

“长姐,我好多了。”芊悦色依偎进她怀里撒娇。

晋离辰的眼神意外地在小姑娘身上停留了许久,她此刻的模样,与昨夜在芊府门前那般凌厉倒是有着天壤之别。

“主子,时辰差不多,我们该上路了。”空青收起嘴角的笑意,提醒道,“方家怕是快等不及了。”

“方家?”芊悦色抬眸看向两人。

2021-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