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

夜幕降临,光线犹如浓墨般胶着。

“郁迟琛……”

宋词耳边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一呼一吸打在她的耳边,烧成一团火。

他的体温是不正常的热。

今夜之后,他就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从此属于别的女人,而她也将永远离开这里。

黑暗中,她的手指抚摸着男人的五官,一点一滴将他刻进自己的心里。

如果不是因为他……

“你是谁?”

男人的手无力的抚上她纤细的脖颈,声线暗哑,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

宋词的脑海里浮现出他们最后的对话,手指一顿,心脏被撺紧,疼得她呼吸重了几分,随后将手掌覆盖在男人的眼皮上方,让他无法看见她。

“对不起……”我好爱你,但我不能对有妇之夫产生感情……

宋词翻身将他压在身下,抽出他的领带,在他眼睛上打了个结。

冰凉的嘴唇混着一滴泪眷恋的落在郁迟琛的唇上。

很快,郁迟琛便反客为主,带着占有欲,重重的啃咬着宋词。

宋词楞了一下,滑动一下喉咙,闭上眼,感受着心脏不自然的极快跳动,浑身像烧了火一样热……

她感觉到男人温热的手覆上她纤细的腰……

天还未亮,宋词拖着疲惫的身体登上了飞机。

飞机还未起飞,屏幕上还播放着最近铺天盖地的新闻。

“据悉,郁氏财团负责人郁迟琛将于本月二十五号上午十点与秦氏小女儿进行订婚典礼……”

“此次联姻堪称天作之合……”

宋词闭了闭眼,眼下的乌青未消,冷白的小脸上有些疲惫。

她本就属于让人惊艳的那一挂,现在看起来却像是玫瑰被折了根茎,蔫哒哒的。

“呦,这是谁呀?”

一道尖酸刻薄的娇滴滴声响起,正在闭目养神的宋词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我说你呢!”

肩膀被人推了一下,宋词睁开眼,眼里的冰凉将来人激了一下,打了个寒颤。

“你,”唐思思看了眼身后并未出声的男人,瞬间有了底气,“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像以前一样狐假虎威吗?”

“没有了郁爷这个强大的后背,你还能稳坐天盛一姐这个位子?”

唐思思想起以后再也没有她的压制,捂着嘴,笑出声来。

“天盛?我早就解约了,这一姐,我送你当了。”

宋词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头,看起来像是老虎失去了力气,说出的话却依然能将人气得吐血三升。

“什么送我当!你!!!”唐思思气得跺脚,“你以为你就是靠实力吗?你不也是……”

“唐思思。”宋词警告地抬起眼瞥向那个男人的方向,“我不是靠实力,难道你就是吗?”

“我……”

宋词望了一眼窗外微亮的天色,勾唇一笑,像是释然,更多的还是疲惫。

没想到离开之前,最后一个见到的,居然是一直把她当成假想敌的唐思思。

“论颜值身材学历演技,”宋词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将她从上至下看了一遍,摇了摇头,“你哪一样,比得上我?”

唐思思脸都憋红了,正想反驳,飞机上就响起了广播,她不得已回到了座位。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宋词将手机里的卡取出来,徒手捏成了碎片。

关了机的手机,也许不会再有开机的一天……

2021-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