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黛不甘又无奈地说:“前几天大姑娘特意过来,说她去捻玉坊的时候,瞧中了一套赤金凤尾的流苏耳环,这不就是明摆着要姑娘送她那对耳环吗?”

“那耳环多少钱?”

“我也不太清楚。但捻玉坊的耳环,最少也要三四两银子,大姑娘要的还是赤金的,姑娘恐怕得按照五两银子准备着。”

“五两啊……那我手里还有多少银子?”

“过年的时候老爷给封的红包还没动呢,前阵子姑娘让我托柳四儿变卖女红,柳四儿给咱们拿回了三两八钱,凑在一起也够了。”

越商商语气懒懒的,毕竟她曾经有过一段一模一样的对话,现在不过是旧事重演,她照本宣科,又何必真的带入什么情绪。

“姑娘……”冬黛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刚刚去厨房取热水的时候,正碰上大姑娘房里的春碧也在,我听见春碧跟厨娘念叨,说景公子明儿午后就到……”

越商商沉默下来。

……

前世里,自己意会到冬黛的暗示,立刻就拒绝说:“我宁可自己多做女红赚钱,也不想欠景公子的恩情,我怕我没法还。”

然后,冬黛就小声嘟囔:“其实景公子……也没想让姑娘还。”

……

“姑娘,姑娘……”冬黛在等她答话,她却还在沉默地发呆。

……

她们口中的景公子是皇子景涩。景公子是他在宫外行走时所用的便称。

景涩与越家有交情。

每逢越家人生辰,景涩都会备礼,并提前一日登门拜访。

前几年也是这样。越旎旎生辰前一日,景涩准时登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上给越旎旎送上贺礼,私底下给越商商送只锦盒。

前年的锦盒里是茄形坠角的卷须珠钗,去年是连理缠丝的牡丹步摇。

今年,应该就是赤金凤尾的流苏耳环了。

景涩不是给越商商送礼,而是替越商商备礼。

景公子每年的说辞都是一样的,说是偶然得知越旎旎喜欢这东西,所以让越商商送给自己的嫡姐,增一增她们的姐妹情分。

其实景涩什么都看透,可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也只能委婉地护她周全。

每次景涩送来锦盒,她都会要求按照原价给他银子。

景涩为了维护她的自尊,从不推辞,只是每次都往少了报价。

越商商也不是不识货,景涩把价压得太低,她自然不会信。

于是景涩就大言不惭地诓她,胡诌说他跟老板是老相识,所以老板折价卖给他。

他都这么说了,越商商自然也不能硬是按照原价给。

然而,然而景涩已经尽力压价了,对于越商商来说,这仍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她不得不为此节衣缩食,才能勉强攒够。

所以,冬黛总劝她,反正景公子从没想要她还,她就别逞强了,不如欣然接受景公子的好意。

她却从来不肯答应。

她依稀还记得,前世里,面对冬黛的劝说,自己再次拒绝:“那也不成。我已然欠着他了,能少欠一点是一点。可即便这样,她最后也用以身相许这种方式来报答他了,结果……”

……

“姑娘!姑娘!”冬黛的声音终于把她从前世的回忆里拉了出来。

“姑娘听到我的话了吗?”冬黛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刚刚去厨房取热水的时候,听见春碧跟厨娘念叨,说景公子明儿午后过来……”

“嗯,我知道了。”越商商双眸微敛,心不在焉地回答。

冬黛懵了。

自家姑娘这是怎么了?

这是愿意接受景公子的好意了?

自家姑娘以前可从没答应得这么爽快过啊……

然而,越商商之所以答应,只是因为此刻她的心思压根不在即将到来的景涩身上,她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根据前世的记忆,她即将要遇上一场祸事。

2021-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