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

夏初晗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传来的男声,迅速打断。

只见秦慕颜迈步走来,直直朝着顾孟秋走去,满脸疼惜脱下外套,将女人护在怀里。

“慕颜哥哥,你来了。”顾孟秋抽泣哽咽,哭的跟个泪人样,紧紧拉着秦慕颜胳膊。

“我没有……”

再一次,夏初晗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慕颜再次打断,呵斥道,“夏初晗,你平时耀武扬威还不够,还要欺负孕妇吗?”

欺负孕妇?

呵!简直可笑。

夏初晗看着面前的狗男女,满心恶心。

秦慕颜平时在她面前满嘴甜言蜜语,各种哄骗,如今在顾孟秋面前倒是副翅膀长硬,满身硬气的模样,全然嘴脸都变了。

亏夏初晗还以为,两人毕竟夫妻一场,秦慕颜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多多少少会顾及她的面子。

终究,是多虑了。

“慕颜哥哥,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夏小姐,她拿着滚烫咖啡泼我,还说她怀不了孕,要将我肚子里的孩子也给杀死,谁都不能好过……我,我真的好怕。”

顾孟秋哭哭啼啼,眼眶红肿,泪如雨下,整个人看上去委屈极了。

这般动静,不禁引起周围议论目光,窃窃私语纷纷指责夏初晗。

“就算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孩子是无辜的啊,这女人心好狠。”

“这么烫的咖啡,要是孕妇有个闪失,可不得了。”

“人心惶恐啊,简直就是恶毒女人,良心都被狗吃了。”

此时此刻,夏初晗全然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的怒火更是犹如万箭朝着她充斥而来。

而顾孟秋躲在秦慕颜怀里,洋洋得意,红唇上扬,时不时露出挑衅眼神,看向夏初晗。

“你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夏初晗气愤窝火,扬起手直朝着顾孟秋过去。

“啪”重声落下,辛辣刺痛的触感,落在脸颊。

夏初晗捂着右脸,不可相信的看着秦慕颜,“你竟然敢打我?”

“赶紧滚回家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我的颜面都要被你给丢尽了!”秦慕颜冷哼道,满是厌恶。

夏初晗彻底心灰意冷,直接离开。

深夜,魅色酒吧。

“小姐,您的酒。”酒保将满满的两大箱烈酒,恭敬放在夏初晗面前。

夏初晗一口口的喝着,开启起当年的回忆。

那时,夏家破产,她被母亲陆幻莲味了还赌债,强行撮合跟秦慕颜结婚,两人婚姻根本有名无实,婚后秦慕颜也全然没将她当作夫人对待,在外面沾花惹草,左搂右抱。

莺莺燕燕更是少不了。

夏初晗都当作全然不知,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可如今,顾孟秋一次次私下发短信威胁,连孩子都有了,她再窝囊,也断不能就这般被欺负。

“顾总,您要的酒,最后一瓶已经被卖掉了。”酒保略有为难,轻声解释。

男人眉宇微动,深邃冷冽的眼眸,让人不寒而栗,有力又凝重道出,“谁?”

顺着酒保指过去方向,一抹倩影映入眼里。

2021-2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