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芹惊愕地睁大眼睛,在她重生那天,脑海里就响起了这道机器音,告知她绑定了‘村姑逆袭’系统,只有不停完成任务,最终逆袭成功,才能继续在这里活下去。

可在那次之后,她就没听到过系统的声音了,没想到这会儿它竟然发布任务了。

其实即便系统不发布任务,她也会去帮孔河,只因这个男人送别了她生命的最后一程。

前世她爹娘去世,哥哥们也妻离子散,这一切皆因她而起,庄芹没脸再回去面见亲人,就独自一人在大城市里打工过活。

她因过度劳累加上营养不良,最终她得了绝症。

在检查出绝症那天,她恍惚的走在路上,一头撞上了辆豪车,而车主人就是她的青梅竹马——孔河。

此时的孔河和记忆中有着天壤之别,他西装革履尽显沉稳贵气。

在被送去医院路上,庄芹才得知他已经是坐拥整个商业帝国的大人物,资产上千亿,经常出现在报纸和各大财经频道上。

得知她的病后,孔河二话不说拿钱帮她看病。那一刻,她很感激孔河,只可惜她早就已经没了生的希望。

冰冷的病房,庄芹在男人的凝视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死后,她的灵魂漂浮在上空,久久无法离去。

她目睹了,孔河亲自为她装裹入棺,为她买下国内最好的私人墓地。

看着她的肉体在火焰中灼烧殆尽,化为尘土,这个印象中不曾掉过一滴眼泪的男人哭了,孤独的背影在火光中颤抖,一夜之间,再没了意气风发的模样,形容憔悴。

想起孔河痛苦的模样,庄芹觉得这一切太过震撼。

他们不过是青梅竹马,生前并无过密的交集,为何孔河会这般待她?!

不待她继续观察,便眼前一黑,再醒来就已经重生了。

那边的争吵还在继续,收回思绪,庄芹循着声音,拨开茂盛的野草,从深处走了出来。

她看到孔河和夏寒姗站在树下,两人的脚下散落一地的干柴树枝等。

夏寒姗嫌弃的对孔河说着:“我早就和你说过,我不喜欢你,我们不适合,你别再跟着我了。”

一旁冷峻的男人沉着脸,并没有说话。

庄芹却听得心头不悦。

夏寒珊是村里的女知青,人长得漂亮也较弱,村里的男青年见了,总会多瞧她几眼。

那日她被野猪追赶,滚下山坡,要不是孔河舍命相救,她怎么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辱骂自己的救命恩人?!

越想就越生气,她弯腰从草地上捡了块石子,用力冲着夏寒姗砸过去。

“啊!谁!”

距离有些远,石子偏离了轨道,砸在了夏寒姗的额头,她痛呼出声,捂着红肿的伤处四下张望寻找祸首。

庄芹大大方方的从树后走了出来,拍了拍弄脏的手。

“真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有野狗在这里狂吠呢,想不到是人啊。”

2021-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