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楠韶感觉身体动不了,眼中仿若掩埋着雾气,在临死之前还能看见那些热心的市民,还有“滴嘟滴嘟”响的救护车,

眼前突然的黑暗是属于将死之人的预兆,可是她如今却觉得身体在不断摇晃,直到“啪”的一声,头脑重重的砸落下来,疼得她瞬间清醒,

马蹄行走的声音清晰可见,苏楠韶掀开马车的车窗,看见四周是山壁,马车周围行走着两名约过四十的老夫人,

或许是老夫人瞧见她醒过来了,用手中的鞭子用力拍下车窗的边缘,“看看看,看什么看!”

苏楠韶皱了皱眉,感觉不可思议,她在现代不过是个小白领,却突然有一天被歹徒盯上,那歹徒只是想拿了钱财就离开,却没想到居然把人捅死了。

而那个被捅死的可怜人,正是马车里被训斥的苏楠韶,看这状况,她应该是穿越了,

看来老天垂怜她的命运,居然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

那老夫人见苏楠韶还在看,呲了呲牙,“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个公主啊?我告诉你,宁月国早已经没了!”

听闻老夫人说的话,苏楠韶就感觉头疼,一股记忆如洪水猛兽般涌进她的头脑,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这一世主人的记忆。

这副躯壳的主人原是宁月国的长公主,生活幸福,却也刁钻野蛮,偶尔得体大方,不过是个还未成年的小毛孩,一觉醒来发现宁月国已经灭国,因为相貌出众,又是个公主,被南国的人发现这个漏网之鱼后,压送南国当人质。

而此刻,就是前往南国的路程。

“还有几日抵达南国?”苏楠韶悦耳的声音响起,她已在马车坐了两日行程。

那老夫人变了脸色,回答:“已经到了。”

南国经商场所多,如今去的又是京城,周围的人在看到这辆马车缓缓行驶,都忍不住小声议论。

“我听闻,这里面可是压送着宁月公主,年龄不过十三岁,就国破家亡了!”

“我还听闻,宁月公主才华横溢,相貌出众,可是皇上亲自送给国师的丫鬟,这可有的受了。”

“国师啊?就是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这也太可怕了吧!”

他们都为苏楠韶的命运所哀怜,可苏楠韶却不知那国师究竟是何人,相传国师仅次于皇帝,位高权重,她倒是有些好奇。

马车缓缓的停落下来,老夫人的声音响起:“拜见国师大人。”

而后,她却一扭头,朝着马夫说:“还不快把那晦气的丫头给我拉下来!”

马夫闻言,立马掀开纱帘,抓住一只纤细的手臂就往下拽,苏楠韶到底不过十三,身体轻盈得很,被这么一拽,直接摔落在了地面上。

“啧,连走路都不会了!白给我拉了几日马车!”车夫怒斥,在国师面前不敢肆意张扬,只能继续拉扯苏楠韶,

苏楠韶摔得生疼,却是再也起不来了,眼中迅速呈现晶莹剔透的泪珠,令人看着心疼。

2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