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言侮辱我妹妹,这一巴掌只是给她的一点教训。”说着眸中的神色一变,顿时吓得吴美芳忍不住心尖颤抖。

就算是不认识人,看她也能看出来。

能穿这么贵的衣服,带千万手表的绝不是普通人。

可是看着站在安攸宁身边那个姑娘,怎么看她都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女儿。

如果她一开始也穿的这么名贵,自己绝对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墨怀梦见着哥哥替自己出气,顿时更是神气:“敢骂姐姐,就该打!”

一旁的沈建国,自然也看出来墨怀瑾身份不俗,知道不能得罪。

便把矛头转向安攸宁:“好你个攸宁,我们好歹也养了你三年,算你的养父母,你就是这样让人对待你的养父母的吗?”

闻言墨怀梦倒是愣了。

他们竟然是姐姐的养父母?可有这样骂女儿的父母吗?

她大姐也是墨家养女,可爸妈把她当个宝一样,从来没骂过她。

“姐姐,她真的是你养母?”

墨怀梦是个直肠子,想着便脱口而出。

闻言安攸宁看了眼沈建国,眼中满是讽刺:“不是,他们养我三年,不过是为了取我的骨髓给他儿子做骨髓移植。”

闻言墨怀梦顿时惊的睁大了眼睛,还有这样的人。

“他们收养你是为了你的骨髓!”

安攸宁面色清冷,墨黑的眸子闪过一丝讽刺,从沈建国和吴美芳身上划过。

语气更是冷的让人心底发凉:“与其说是收养,倒不如说是肇事之后意外发现受害者血型匹配,于是编造谎言诓骗受害者。”

听到安攸宁的话,沈建国和吴美芳吓得变了脸色。

躲在章玮怀里的沈玉清更是忍不住抖了抖。

难道她都记起来了?

看着安攸宁冰冷的双眼,沈建国顿时心中慌乱。

她难道都知道了?

不可能如果她真的都记起来怎么会这么平静。

心中顿时忐忑不已:“攸宁,你都记起来了?”

闻言安攸宁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你以为呢?”

她原本只是想起来进安家之前的事情。

并不确定那场车祸的肇事者是谁。

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诈一诈。

现在看来还真的被自己给猜对了。

沈建国,又多了一笔账要跟你算了。

收起眼中的冷意,安攸宁没有理会沈建国和吴美芳。

因为这一出,沈家人彻底的傻了,心里都慌得不行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哪里还顾得上寻安攸宁的麻烦。

安攸宁则是从脖子上拿出一块材质很是一般的玉佩。

这是她当时出车祸就带在身上的。

因为材质太过一般,沈玉清瞧不上,这才能留下来。

看了眼很是混杂的玉质之中似是透着点点金光。

安攸宁直接将玉佩砸在地上。

玉佩顿时碎裂开来。

一旁的墨怀梦却是愣了:“姐姐这玉虽说不好,你也不用砸了它啊。”

刚说完就见安攸宁从碎裂的玉佩里面取出一块金币。

墨怀梦顿时惊讶出声:“难怪刚刚看着就觉得这玉质杂的有些过份,原来是为了藏住里面的金币不露白啊。”

说着上前瞅了一眼,就见着金币上的花纹很另类,有些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正想问,就见着安攸宁直接将金币递给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

“如果我没记错,H市皇廷盛宴的经理叫盛瑞,你将这枚金币交给他。”

守在门口的工作人员,在刚刚墨怀梦和墨怀瑾出现心理就开始忐忑。

他不认识安攸宁,却知道墨怀瑾的身份。

一个在皇廷盛宴三楼包厢连订一个月餐的人,经理早就把照片发给他们,让他们记牢。

为的就是让他们小心,不要得罪了贵客。

想着刚刚墨怀瑾替安攸宁撑腰。

自己对安攸宁的态度,顿时吓得一身冷汗。

生怕墨怀瑾会找自己的麻烦。

要知道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劲,花了不少钱才能进皇廷盛宴工作。

他可不想因为有眼无珠丢了这份工作。

赶紧恭敬的接过安攸宁递上的金币,转身进去找经理。

安攸宁则是站在原地,目光落在沈建国身上。

沈建国此刻一是担心安攸宁知道一切会有麻烦。

二是今天在章家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此刻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见安攸宁看向自己,强撑着笑着道:“攸宁,今天是你阿姨不对,可这毕竟是皇廷盛宴,别在这丢人了。咱们先回去,你不是想要嫁给文鑫吗?我答应你就是。”

说着装作一副和善的样子上前要拉安攸宁的手。

见此安攸宁眼中的讽刺更甚:“你是想将我先骗到没人的地方,杀人灭口永绝后患?”

一句话堵得沈建国顿时涨红了脸:“哪有,攸宁你误会了。”

“还有沈文鑫强奸未遂这笔账,我还没跟你们算。”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让沈家的人都变了脸色。

吴美芳更是顾不得体面,直接炸了起来:“安攸宁你胡说什么!什么强奸未遂!明明是你勾引文鑫现在还想血口喷人!你做梦!”

说着一副要撕安攸宁的样子。

墨怀梦见此顿时吓得喊了一声:“哥哥!”

墨怀瑾当即皱着眉头,一个手势,他身边的保镖立马围了上来。

只是不等保镖上前将吴美芳拉开。

就瞧着安攸宁身侧突然伸出来一只脚,直接将吴美芳踢翻在地上。

立马一帮穿着皇廷盛宴工作服的人上前直接将吴美芳按在地上。

见着皇廷盛宴的人插手,沈建国才想起来皇廷盛宴的规矩。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地位,都不能在皇廷盛宴的范围闹事,即便是门口停车场都不行。

想着章家之前说的那些事,知道皇庭盛宴背景神秘。

赶紧客气的上前解释:“各位各位,对不起,我们不是闹事,只是在教训养女。影响到皇廷盛宴的生意,我深感歉意,如果有什么经济损失我可以赔偿,还请高抬贵手。”

说着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刚刚对安攸宁说话那么趾高气昂。

看着沈建国一前一后两个嘴脸,墨怀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个欺软怕硬的垃圾。”

因为这一出,不少人都围过来。

能上皇廷盛宴吃饭的都是有身份的,非富即贵。

眼下看着沈建国这做派,顿时眼中都是嘲讽和鄙夷。

章家人看着这一幕,气的面色铁青。

直拉着章玮走。

沈玉清见状更是慌了神:“玮哥哥!”

章玮见着更是心疼。

气的章家父母心口疼,只觉得怎么生了章玮这么个蠢货。

竟被一个绿茶婊耍连累着一起丢人,心下只希望别让皇庭盛宴注意到这边。

谁知,心中话音未落,就见皇廷盛宴的经理盛瑞大步向这边走来。

沈建国当即一惊,赶紧一脸讨好迎上去想要说些什么,糊弄过去。

出乎意料的是,盛瑞目不斜视与他擦肩而过,下一秒却恭恭敬敬的走到安攸宁面前,态度从未有过的恭顺。

“H市皇廷盛宴总经理盛瑞,见过大小姐!”

2021-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