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咖啡店,临窗座位上——

“小皙,我们分手吧。”

沈皙刚把咖啡杯端起来,就听对面的莫屿森这么说道。

她睫毛微微闪了闪,拿起杯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下意识地看向对面那个男人。

莫屿森,她交往半年的男朋友,留着一头清爽的黑色短发,五官俊朗,气质清隽又随和,属于暖男那一类。

两人在一起半年,感情一直很好,但这个感情很好的男朋友,却突然提出了分手——沈皙对此,并没有感到奇怪。

因为这件事,上辈子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此刻,她只是有些恍惚。

上一世,他是在半个月后才说的分手,这一世却提前了半个月,难道是重来引发的蝴蝶效应?

见她一直出神,半点悲伤都没有的样子,莫屿森皱了皱眉。

哪怕要和沈皙分手,他也希望她以后能一直喜欢自己,她这样毫不在意的反应,让他很不满意。

“小皙?”他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沈皙回过神来,下意识地问,“你喜欢上别人了?盛语语?”

“你怎么知道?”

莫屿森一怔,脸色沉了下来。

她怎么知道他和盛语语在一起了,难道是看了他的手机?

沈皙把咖啡杯放回桌上,嘴唇紧紧抿着,没有回答。

盛语语,娱乐圈新晋小花之一,不仅肤白貌美,星途明朗,还出身于北城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一的盛家,身家地位极高。

而她沈皙,不过刚入圈的新人一枚,身价比盛语语差了好几个档次。

要说背景,她也有点,她的母亲是娱乐圈老牌影后沈心岚,沈心岚刚刚完成人生中的第五次婚礼,带着她嫁进了北城新贵顾家。

不过顾家虽然也有数十亿的资产,在有“Z国第一巨富”的盛家面前,却连提鞋都不配。

莫屿森正是看中了盛家的权势,觉得盛家能帮助他夺得莫氏下任总裁的位置,才抛弃了交往半年的她,勾搭上了盛语语。

可是上一世分手的时候,他却说:“对不起,小皙,我和语语是真爱。”

呵……

真爱。

那天晚上,她信了他的话,哭的很惨。

不过虽然被分手了,她还是祝福他能和盛语语好好在一起,毕竟他们真心相爱过。

那时候,她还是希望他能有好结果的。

直到几个月后,盛语语亲手策划的那场大火。

那晚,凶猛的火焰肆虐在她周围,灼热的火舌舔着她的身体,烧毁了她在娱乐圈赖以生存的容貌,还有超过全身五分之一的肌肤。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人心可以坏到这种地步,仅仅因为看到他手机里还存着她的照片,就能毫不留情地下手杀死她。

想着自己曾经的愚蠢,还有受到的那些伤害,沈皙眼睛红了,泪珠子争先拥后地掉出来。

“诶,小皙,你别哭啊!”

莫屿森本来在生气,下一秒就看到她哭了,可怜的样子那么招人疼,愤怒瞬间转化为怜惜,伸手就去帮她擦眼泪。

“不用。”

沈皙躲过他的手,抽了几张纸巾,将脸颊擦干。

莫屿森看着她红唇微抿,一点点擦拭眼泪的样子,一点点怔住了。

她长得极美,一头黑色直发齐腰,瓷白的肌肤宛若凝脂一般细腻,在灯光下几近透明,鼻梁挺直,樱唇红润,脸庞清纯又乖巧。

但这张又纯又乖的脸上,偏偏长了一双勾人的狐狸眼。

所有人都知道,她这张清纯与诱惑并存的脸在男人眼里,具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她红着眼眶柔柔地看你时,简直恨不得拉到床上欺负死。

莫屿森喉咙一干,没忍住,去抓她的手臂:“小皙,我……”

“我先走了,以后,祝你和她在一起能幸福吧。”

沈皙躲开他的手,拿起手包跑出了咖啡店。

莫屿森愣了一下,连忙去追她,但起身的时候撞到一个服务员,耽搁了几秒钟,等跑出门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

沈皙跑出来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一直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条偏僻的小路几乎不见行人和车辆了,才恍然回过神来。

她是在一个月前,盛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上,发现自己回来的。

经过了上辈子那场由盛语语策划,莫屿森也知情并默认的大火后,她就不对莫屿森抱有任何感情了。

但她还是难过,为自己的悲哀的前半生难过。

生父不详,生母只顾不停地和亿万富翁上床,从未管过她一次。

后来,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爱她的人,结果还出轨,并差点和小三害死自己。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她就是没有根的浮萍。

没人要,没人爱,还要处处遭受人们的白眼。

这样的认知,像一只大手攥住了她的心脏,瞬间痛得无法呼吸。

……

几百米外,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靠近。

后座的男人正在闭目养神,他身材高大,拥有着可媲美顶级男模的身材,五官俊美得不似真人。

但长得这样好看的一个男人,却很少有人敢靠近,因为他气质极为冷硬,光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都能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压迫力。

而这个男人的风评,也和他的气场完全相符——性格酷厉,手段狠辣,六亲不认。

在北城,但凡有他出现的场合,气氛都会变得十分紧张。

人们敬畏他,崇拜他,同时也不敢靠近他。

突然,男人像是感应到什么,猛地睁开眼睛。

一眼就看到了对面十字路口那里,正在过马路的乖巧少女。

他狭长的眸子眯了眯,突然开口:“看见前面那个女的了吗?”

司机老王“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朝前看去。

后座的盛总素有不近女色之称,这还是第一次关注一个女人,新奇之余下意识地回道:“看见了。”

男人盯着不远处那个柔弱美丽的少女,目光锐利,仿佛猎人盯着猎物一般。

几秒种后,缓缓吐出差点让老王当成窒息两个字:“撞她。”

2020-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