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陈经理,干了这杯,谢谢你照顾。”说着一杯红酒仰头就干。

小沫上了酒劲,根本不用人在灌酒,自己就端着酒杯敬酒,可是把陈经理给乐坏了。

那边受一鸣吩咐的疯子在另一边感觉出不对,赶紧给一鸣打电话,“不对,那小子给女人灌酒呢,我刚才听他偷偷在楼上订了包房,要不要我解决了?”

这边疯子没有等到回话,电话就被挂断了,在眨眼,眼前哪还有那两个人的身影。

疯子焦急的站起身,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身份,但也知道,二爷从未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看来这个女人很重要。

他在酒吧里找了一圈,一鸣也冲了进来,“人呢,我让你看着人,你给我看哪去了?”

“就给你打电话的功夫,人就不见了。”一鸣瞬间像疯了一样,十分暴躁。

疯子低着头,双拳紧握,二爷在意的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地下丢了,他就算是死一万次也难辞其咎。

“人是我跟丢的,等找到人随便二爷怎么处置。”

“等找到人我自然饶不了你。”到处也没找到小沫的身影,一鸣的表情都能吃了人。

整个酒吧的人都不敢大声喘气,音乐关闭客人也都赶走了,所有服务员就安安静静站在那里。

还剩最后一个地方,一鸣不断祈祷,但愿不是那里。

“楼上搜,按个房间搜。”他最终还是冷哼,这是什么地方他清楚,里面都有什么人他也清楚,搜房间注定是要得罪一些人,但此刻他已经不在乎了。

楼上包房,小沫毫无意识的躺在床上,陈经理一点不像是喝醉的样子,此刻正站在床头细细观赏。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踹开。

一鸣赤红着双眸,如即将嗜血的豹子一样将还在发懵的陈经理一脚踹飞出去。

一声闷响。

陈经理的身子就撞在了横在墙边的浴缸上,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

一鸣将自己身上的黑色衬衣解开盖在小沫身上,吩咐着站在门口的人。

“把这杂碎带走,哪只手摸得剁了哪只,留一口气就好!”

门外呼啦啦的涌入四五个人,低头进来直奔陈经理而去,没人敢抬头,上前就将地上像狗一样的人给拎起来朝外面拖。

陈经理声嘶力竭的求饶:“放了我吧,大哥放了我,我真不知道这是你的女人啊!”

一鸣头都没抬,那几个人知道老大的心思,更是没有犹豫的将人拖走。

看着床上昏睡的女子,一鸣只觉得心都碎了,在晚一点就让她受伤了。

“老板,从今以后我保护你,不在让你受伤,别走了好不好?”

他低下头,在墨小沫的额头上的轻轻亲吻,随后躺在小沫身边,大被子将小沫紧紧裹在里面从背后抱住。

阳光洒在床上有些刺眼,小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竟然身在酒店,她猛地坐起身,嘶的一声,头疼的要爆炸了。

记忆慢慢回笼,只记得自己昨晚跟陈经理见面了,喝酒了,只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对,一鸣,她在喝酒之前偶遇了那个五年前过分依赖的男孩子,难道是他送自己来的酒店的么?

20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