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显然没有料到辛若颐的动作,正四仰八叉倒在地上愣神。

辛若颐反复按着关门按钮,生怕对方会追上来。

直到坐上出租车离开,她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但司机正在听广播新闻,早间新闻的主持人用其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播报着:

“下面是娱乐版块,据悉一向以清白世家著称的辛家突然爆料有一个私生女,该女子非但私生活糜烂,还嗜酒如命,昨夜更是拍到她与凌氏集团少东家夜会酒店状似情人……”

这么快新闻通稿就出来了?

刚才的“知情人”应当还没出酒店才对,看来这件事的背后并不简单。

也不知那人是要对付她还是对付凌家……

思索间她已经回到家门口,往昔的记忆汹涌。

她深吸一口气,缓步踏进门。

“哟,咱家上了头条的二小姐回来啦!”

一个妖娆美艳的妇人没骨头似的歪倒在沙发上,见辛若颐回来,出声讽刺着。

梁菲菲一向是这个态度,辛若颐并不理会她,打算上楼去。

“真是好大的架子!竟敢无视我,你的礼仪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梁菲菲立马坐起身,指着她骂道。

“妈一定没看新闻吧,妹妹被说成私生活不检点的女人,这会儿正心情不好,您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辛若琪装作一副善解人意的好姐姐模样。

以前的辛若颐肯定会以为辛若琪是在维护她。

可现在,听到她的声音,辛若颐只会觉得刺耳。

多明显的讽刺啊,她之前怎么会没有看清她的真面目呢?

辛若颐刚想出声,猝不及防被打了一个耳光,整个人都是发懵的状态。

“你还有脸回家?事情都给你办砸了!”

辛启勇收回手,语气十分不悦。

冷静了几秒,辛若颐冷笑着反驳道:

“什么事情?你卖女儿求财的事情吗?”

“妹妹你别说的这么难听,爸他不是这个意思。”

辛若琪眉尖轻蹙,似是有无尽忧愁,惹人怜惜。

辛若颐甩开辛若琪伸过来的手,眼圈发红,强忍着哭意说:

“你少给我假惺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盘算什么吗?”

“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姐姐说话?”

辛启勇不赞同地反驳着,再心虚地换上另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好言相劝道:

“你也知道最近家里生意不景气,家里养了你这么多年,你损失点帮帮家里也是应该的。”

“亏你还说得出生意不景气的话,要不是你嗜赌成性,变卖家里的古董字画地皮房产,就算是外边的生意倒了又怎么样,靠着那些家底一辈子都可以吃穿不愁!现在呢,你无能支撑家业,已经沦落到卖女儿了?”

她的眼神不复从前的软弱,这一世她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欺辱。

臭丫头知道的事还真不少,就怕……

辛启勇被说得一愣,老泪纵横。

“这怎么能叫卖呢,这是我们合作的诚意!我也是没有办法了,若颐你救救爸爸!”

辛若颐心中一痛。

他至始至终都不曾顾念亲情,却还自称是她父亲要她报恩。

她不会再心软了!

辛若颐直接甩开辛启勇,头也不回地准备离开客厅上楼。

“辛若颐!”

一道夹杂不满和鄙夷的声音从父女俩身后传了出来。

辛若颐顿住脚,仅仅停留了几秒又接着迈步。

202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