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过后,终于迎来了婚礼。

谢林文怕苏念逃跑,直接将她关在小房间里。

这样也好,她倒是悠闲了。

婚礼安排在沈家的老宅,来来往往的都是商界有名的人。

毕竟沈家在云市的地位不容小觑。

宾客都已经落座,媒体的镜头都就绪了。

司仪现在舞台中央,一切静候新郎新娘的出席。

在欢快的音乐中新娘苏念款款走来,她的出场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

一身洁白的婚纱衬的她的皮肤更加雪白。

即使头纱盖着脸,也不难看出这是一张倾国倾城的美貌。

但在谢家人眼里,再怎么好看也没用,到底不过是个傻子。

缓缓走至中间,所有人的眼光都聚焦在她的身上。

大屏幕上的音乐又过了一首,新郎还没有出现。

“沈安去哪里了?”

开口的是沈家老爷子——现在的当家人沈浩飞。

他这个孙子一直都是花天酒地,过逍遥日子的。

这个他是知道的,却没有想到会在婚礼当天给人难堪。

更何况这个婚约是他定下来的,现在就是在当众打他的脸了。

“父亲,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沈天泊赶紧走到沈浩飞面前去认错。

他这个不孝子,处处不争气也就罢了,还总是让他收拾烂摊子。

“赶紧的!”

沈浩飞派人把记者给清下去了。

一些宾客还在看着笑话,谢林文也涨红了脸。

本来以为攀上了沈家就可以翻身,却没有想到新郎会当众逃婚。

如果这个婚结不成了,他的公司怎么办?

他不敢想,这个婚必须结下去。

苏念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以为嫁过去就好了,然后和沈安做个形婚,却没成想他逃婚了。

微微低头,她就看见一旁的谢林文对她挤眉弄眼的。

苏念自然知道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公司,而不是她在这里受辱了。

司仪还站在旁边看着混乱的场面,苏念拿过他手里的话筒,清了清嗓子,说着。

“既然都是联姻,那只要是沈家人就可以吧?那......不知这位先生是否愿意代为完成婚礼?”

苏念转过身隔着头纱看着坐在下面的男子。

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肯定他是沈家的人,而且他长得也不错,反正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新娘那悠扬婉转的嗓音在婚礼现场响起,看着她指着的对象,场面瞬间安静下来了,都没有人说话。

那个人可是沈时念啊!

如果不是因为双腿残疾,早就继承了沈家的当家主的位置!

谢林文在一旁很担心,不知道苏念这个傻子怎么搞了这一出。

他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不要说话,就怕她一说话别人就知道她是个傻子!

等下要是婚礼没有办成,又让谢家丢脸了,那才是最糟糕的!

在所有人以为沈时念会果断拒绝的时候。

他充满磁性的嗓音打破了婚礼现场的沉默。

“姑娘怎么就认为我会愿意?”

男子深邃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苏念,眼神里面都是好奇。

隔着面纱的苏念这才仔细打量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剑眉挺鼻,薄唇没有一丝弧度,无不告诉别人他的冷峻。

只有那一双桃花眼让人感觉一点温暖,却也饱含忧郁。

2020-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