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两个人早就慢慢的习惯了这种生活。

林薇薇这天刚出门买东西,回来就看到门口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一想到现在还在家里的上官殇,立马警铃大作。

觉得这件事情绝不简单,她没有什么仇家会在门口做出这样的事情,她拿着东西便大方的走到门口,正准备拿出钥匙,那几个人便在楼梯口看着他。

“什么人?”

那几个黑衣人听到他叫了一句便立马躲了起来,可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看着身影走了过来。

林薇薇突如其来的出现,让几个人都失去的方向,“几个大哥真的有些吓到我了,我还以为是我们家遭了贼呢。”

“…”

几个人并没有说话,就是瞪了她一眼,便开始询问。

“这几天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

林薇薇听到他的描述立马就想到了上官殇,看来这应该是他的仇家,他们遇见的时候他身上受了重伤,想来也是因为这些了。

“没有呀,不过我听说最近我们小区是在闹贼,还有人受伤了,只不过已经过去两三天了,想来他也已经离开了吧。”

“是嘛,就是我们得到的线索,他就在这里。”

林薇薇平淡的撩了一下额前的短发,“我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一些消息要比你们灵通很多,你们说的那个人有可能是隔壁的小区,毕竟我们两个小区是连着的。”

一个黑衣人听了他的话以后也开始有些犹豫,他们本就不是十分的确定,既然这个女人都已经这样说了,想来他们的确是找错了地方。

林薇薇和他们说了几句便拿出钥匙重新打开房门走了,一进去便看到了躲在门后面的男人。

上官殇看着他一脸淡定的样子,对他也是刮目相看,想来外面那些人都是凶神恶煞,他竟然可以平安无事的回来,就足以证明这个女人的内心是多么的强大。

“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

林薇薇笑了下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便伸出手来到他的面前。

“既然我帮了你,那是不是应该给我钱?你住在我家里,不得出房费嘛?”

林薇薇原本只是说着玩的,没想到那个男人果真拿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了他的手心上。

看着那一条项链应该是贵重的东西,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随意的拿给了自己,还真的是小看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他非富即贵,没想到现在看起来还有仇人追杀,这一瞬间他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就对了没有。

“这应该够了吧?”

就他还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个男人立马敲了他一下,他这才缓过神来。

上官殇对着她笑了一下,摸了摸她的头发,便转身回到了房间,这个小女人有时候还真的是挺可爱的。

他已经出来很长一段时间了,身上的这些伤也养的差不多了,如果再不回去的话那边又要有什么事情出来,是时候联系一下自己的人了。

现在双方的人都已经开始寻找自己,如果他再不出现的话,说不定这件事情会闹大。

“吃饭了。”

上官殇还在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敲了敲自己的房门。

看着那个可爱的笑容,他这一瞬间竟有些舍不得离开,可是他身上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希望可以留下来。

“我明天要出去找工作,所以你就乖乖的在家里,如果有人再来敲门的话,你千万不要给别人开。”

上官殇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竟然还把自己当做是三岁的小娃娃不成吗?

“现在你必须要听我的话。”

林薇薇霸道的一面立马就暴露了出来。上官殇只能配合的点点头。

“叮叮…”

林薇薇睁开眼睛,从床头拿过了手机关掉闹钟以后,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想到今天他还要去找工作,他就立马开始起来收拾,给自己做了一个早饭以后,又把另一份放在微波炉里面,顺便在上面贴了一个爱心的纸条。

拿着准备好的简历便出门了,只是没有想到今天实在是有些不顺利,无论他想要投哪一个公司,都是最后没了音讯。

“小姐,你好,您的面试结果今天下午会短信通知您的。”

林薇薇觉得他点了点头说了一声感谢,便离开了公司,这句话他今天已经听了好几遍,实在是有些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在从中作梗。

像这样的话还算是好的,有的工资变时间告诉他,并没有被录用。

被各大公司拒绝,她现在心灰意冷,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的心狠手辣,在这种时候切断了自己的经济来源。

而且还利用自己的关系,让各大公司都不会录用自己,一想到这里他就有些生气,可是这种情况下他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一想到家里还有一个人需要自己养活,他立马又鼓起勇气拿着这一份简历重新找了一下公司了。

半个小时后脸色黯然的林薇薇走了出来,现在他能找到的工作微乎其微,更何况那一点工资钱要养活他们两个,怕也是十分的困难。

可是现在离开了公司,不知道那些人还会不会愿意和自己合作,这可是她想当初拼尽全力才签下来的。

她随便买了一些菜,存款本来就不是很多,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们怕也要饿肚子的,谁知道当他回家以后,却发现家里面空空如也。

“上官殇…上官殇”

林薇薇喊了几声都没有听到他的回应,把家里面找了一遍,却发现那个男人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可是他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一想到这里他也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心情十分的失落。

既然已经选择了离开,那就只能把它当作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她把自己蒙在被窝里面。

强迫着自己把这个男人的所有东西全部忘掉,可越是这样他就记忆越是深刻。

2021-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