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这是威胁,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林薇薇只能去柜子里翻出了一瓶之前备好的酒精还有一些消毒的工具和手术刀。

看着托盘上专业的器具,男子蹙眉,怀疑的朝着她看了一眼。

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齐全的准备。

感受到他目光里的质问,林薇薇暗暗的翻了个白眼。

刚刚开始接管秦氏集团的时候,秦南天和她根本镇不住那些老臣。

为了尽快肃立权威,他们不得不到处抢生意,为此她经常要替秦南天出面解决一些公司的摆不上台面的麻烦。

这自然引来了很多人的不满,混商界的人谁还没有个背景,她便时不时的会遇到点意外,受伤是常事,所以家里一直备着这些。

现在想来还挺可笑。

看到她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痛苦和凄凉,男子没有多言,从托盘里拿出一把医用刀递给她。

“帮我。”

林薇薇皱眉,未动,眼神里竟是拒绝。

她不喜欢血腥的味道,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个麻烦。

“我不想说第二遍。”男子抬手拿起枪,放在手里把玩。

那可是真枪,只要轻轻一下,就直接可以把自己送进地狱。

林薇薇只能忍住胃里的不适上前,男子直接脱了衣服靠在沙发上,漏出腹部的伤口。

浓烈的血腥味熏得她脑子迷糊,看着眼前的血肉模糊的伤口,林薇薇下意识的移开视线。

却看到了他上半身性感的肌肉线条,完美的没有半点多余的赘肉,简直就像是被上帝亲手塑造一般。

看着她惊讶的双眸,男人脸色越加低沉,“看够了吗?”

林薇薇眉角一翻,深吸了一口气,拿着刀子用酒精消毒,利落的手法让男子有些愕然。

在他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腹部传来刺骨般的疼痛,额头瞬间冒出了豆大般的冷汗顺着额头滑落。

“你就不能说一声。”男人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林薇薇没有说话,她担心自己一旦说话就会控制不住吐出来。

用镊子夹到子弹,使劲的往外扯了出来。

“靠……”男人不由骂了句脏话,整个人疼的直打哆嗦,他十分肯定,这个女人绝对是在报复他。

好在,林薇薇的速度极快,处理伤口的手法也十分利落,很快便给他包扎好。

此时男人已经没有了力气,整个人靠在沙发上,脸色异常惨白。

林薇薇在控制不住,跑到了卫生间大口的吐了起来,幸好今天来不及吃东西,翻来覆去也没有吐出什么东西来。

“伤口帮你处理好了,你什么时候离开。”林薇薇站在客厅厉声质问。

男人双眸微闭,整个人透着一股与生居来的王者气息,一看就不像是一般人。

“放心,伤好了,我自然会走,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不然我不知道能不能控制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而且就算是打了警局,我也会拉你一起下水。”男人低声道,话语里竟是威胁。

林薇薇使劲的握了握双手,目光在触及到他手中的黑色手枪是,瞬间没了底气,只能气愤的收拾了好工具,直接回了卧室。

折腾了一天,林薇薇实在累了,躺在床上很快的便睡着了,竟然忘记客厅里还有一个陌生男人。

晚上,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林薇薇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头柜柜上的防身匕首。

刚刚开灯,便看到客厅里的男人整个人倒在地上,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红晕,还未等靠近便能感觉到阵阵的热气。

纤细的手指放在他的额头,便感觉到阵阵热流从手心传来。

这是发烧了,林薇薇心中一喜,看来老天都字啊帮她。

出门报警,这是她心里的第一想法,刚起身,男子的双眸顿时睁开,漆黑的目光只落在她的视线,带着浓烈的杀气。

林薇薇毫不怀疑自己要是敢动一下,这个男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一枪灭了自己。

为了自己的身心安全,最后林薇薇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我去帮你拿药?”

男人盯着她看了许久,似乎很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

林薇薇被盯得背后发毛,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两个人对视良久,最后男子还是闭上了眼睛。

林薇薇瞬间松了口气,乖乖的去找了退烧药和一些消炎药。

好在,她家里的药品还算是齐全,男人吃了药之后便睡着了。

林薇薇却不敢轻举妄动,他那敏锐的反应力简直就超乎了正常人、

就这样惶惶不安的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2020-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