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

“妈妈,我昨天晚上成功地自己提取了五号洸元素哦!”

熙熙攘攘的机场大厅里,年轻美丽的女人气质高雅,穿着简单的卡其色风衣。

她身上那种沉静的书卷气显得格外特别。

而她紧紧牵着的那个小男孩更是粉雕玉琢,十分夺人眼球。

“妈妈就知道我们辰辰最棒了,那辰辰能不能试着用妈妈新教你的密码,破解我留给你的那个加密程序?”

“当然可以!”

辰辰自豪地扬起小脸,递过了自己的平板电脑。

楚若颜细致地一一看着,笑容温柔。

五年前,那荒唐而又无奈的一夜并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

至少,老天送给了她一个最好的礼物。

她的孩子健康善良,聪明可爱,是她最大的动力和幸福。

牵着辰辰的小手走向出口,楚若颜找了间安静的咖啡厅坐下。

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整理着文件,一边耐心地等待着人来接。

此次她回国,是以主导医师的身份参与一个非常重要的医学项目研究。

项目投资方是全球排行前二十的商业帝国陆氏集团。

陆氏,富可敌国,产业遍布全球。

这个项目一旦成功,对全人类的医学发展,都将是不可忽视的一次进步。

想到这里,楚若颜顿时充满了干劲!

她见辰辰正认真地看着一份财经报表,不禁笑了。

遗传的力量不容忽视!

这孩子继承了她在计算机和化学方面的天赋,甚至对她完全不擅长的金融和商业计划也颇感兴趣。

要是股民们知道,他们疯狂追捧的金融之神竟然只是个四岁的孩子,估计下巴都要惊掉了吧!

伸手摸了摸辰辰的头,楚若颜为他点了蛋糕后继续投入了工作当中。

就在她看完一篇长长的英语学术报告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宁老,您怎么样?”

“快叫救护车,让私人医生抓紧时间过来!”

“附近有没有医生,请大家帮帮忙!”

“……”

听这动静,是一位老人出事了?

楚若颜猛然站起来直奔过去。

辰辰驾轻就熟地帮自家老妈保存好电脑上的资料,也跟着跑了过去。

“病人年龄多大,有什么病史,保持这样的状态多久了?”

围观的人群里有几个背着印有“医科大学”字样书包的学生,却迟迟不敢上前。

楚若颜眉头微蹙,问清情况后便蹲下身子查看着病人。

也总算明白那几个学生为什么再三犹豫了。

这个姓“宁”的老人是经常上全球时报的大人物,有很严重的哮喘病,在公众当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要命的是,宁老应该是在哮喘发作时因为急着吃药,被一颗直径0.3毫米的胶囊卡住了喉咙。

哮喘病本来就难治,况且患者年纪大身体虚,又面临着窒息的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死亡!

这样一个高危的大人物,哪怕是经验丰富的老医生都不敢轻易动手!

“疏散人群,让空气流通,马上去机场附近的餐厅要一瓶高度烈酒和餐刀,最好再准备一百度的开水和干净的毛巾,动作要快!”

楚若颜干脆利落地吩咐着,伸手在老人的胸腔用力一按。

对方通红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你……你这是干什么!”

西装革履的秘书见状顿时急了,伸手想要推开楚若颜。

“你是哪儿冒出来的,要餐刀干什么,你没看见宁老已经很难受了,居然还敢……”

“如果你继续在这里吵吵闹闹毫无作为,那么他即使没事,也会被你硬生生拖死!”

楚若颜用眼神示意辰辰代替自己继续为老人按压,眼神淡漠地看着秘书。

“要是不想病人出事,你最好乖乖听话去安排东西,马上准备手术。”

“手……手术?你的意思是在这里做手术?!”

秘书满脸震惊,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女人年轻漂亮,打扮入时,没有一点医生的样子。

不仅让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在宁老身上按来按去,甚至还提出了这么离谱的说法。

就连他这个外行人都知道,机场人流量大,到处都是细菌,要是在这里动手术,不就等于死路一条么?

“你给我走开,不许再接近宁老!”

被秘书不由分说地用力推开,楚颜夕脚下一滑,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

可是很快,一个散发着凛冽气息的宽厚怀抱就精准地接住了她。

“你是……楚医生?”

2020-2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