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无莜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希望对方不要认出自己。

奈何事事都不能让人如意,乔一笙刚坐下,就听听见冯总说道:

“无莜快过来给乔少敬一杯酒。”

乔一笙闻言抬眸望了过去。

看清楚是谁时,精致的眉峰往上一挑,嘴角也勾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

被叫到的白无莜是真的想拿着酒瓶子敲晕那个冯总。

要她怎么好意思去向这人敬酒!

这人明明是——

白无莜也感应到了那人的注视,最后没法只好是硬着头皮,拿着酒杯走了过去。

乔一笙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眼里带着探究,并没有接白无莜递过来的酒杯,语气微凉。

“这位是?”

冯总开怀一笑,立即走过去揽住了白无莜的肩膀说到。

“白无莜,我带过来的人。”

意思也是表达的很明显了,这人是我的。

“哦,是吗?”

乔一笙似笑非笑的问道,不过那幽深的眼神却是看着白无莜问的。

冯总刚想回答,白无莜就抢先了一步说道。

“不是!”

说完,甩开了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躲到一旁,拉开了和他之间的距离。

此刻冯总的笑容有点崩不住了,没想到这白无莜这么的不给他面子!

刚想伸手去拉她,白无莜一个闪身躲过了,坐在了靠着乔一笙比较近的地方。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甩脸,还是当着外人的面!

冯总这下是彻底黑了脸,也顾不得乔一笙在场,大声的说到。

“白无莜,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看的上你,是你的福分,让你过来就给我过来!”

冯总怒了,指着白无莜骂道。

“冯总,那还真的是不好意思了,你这福分我可没法消受,我来也只不过是授了公司的意思,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毕竟我还真的看不上你。”

白无莜听了他这话,秀眉一皱。

这是有多大的脸才敢往自己脸上贴金!

就他那模样都能当她爹了!

她还没瞎,这种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很了不起了!

乔一笙没想到她居然还这么直接回怼了回去。

他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无声的敲打着膝盖,若有若无的瞥着她。

“听你这意思,你是不想在公司待下去了?”

那冯总瞧着白无莜毫不给自己面子,十分愤怒,当即威胁道。

“你这就有点在威胁人了,人家小姑娘不想过去,你还想强迫不成?”

乔一笙听这话拿着酒杯晃了晃,眼神盯着那透明的液体,似笑非笑的说到。

“我在管教我的人,乔少难不成还想插手吗?”

冯总双眼微眯,对着乔一笙,变了脸色。

“她说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这么做,难道不是在强人所难吗?”

乔一笙抬眸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我强人所难那也是我的事,我觉得乔少还是别多管别人的闲事才好,叫你一声乔少,也只不过是看着乔氏的面子上,谁不知道你乔大少爷只不过是个摆设,别拿个鸡毛当令箭。”

冯总怒了,脸色青紫,不管不顾的就要把白无莜拽到自己身边。

眼见着冯总伸过来的咸猪手,白无莜已经做好了,拼着工作不要,也要拧断他手腕的准备!

可是,有人却比她快了一步。

“啊!”男人惨叫一声。

只见,乔一笙下手极快,一把餐叉狠狠的插入冯总的手背之中。

2020-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