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南南看到这一幕,立马从苏小念的身边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娘亲,你终于要给南南生一个妹妹了吗?”

额..苏小念愣了一下,这都是谁教南南的啊?

没有多想,苏小念就开始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在看到洛筠笙的双腿的时候,她的表情开始认真了起来,心里还忍不住感慨一下,这腿可真白。

她的手在洛筠笙的腿上,捏着、又按了一会,发现他腿上的肌肉并没有因为长期卧床而肌肉萎缩,也没有说存在骨头断裂、坏死,或者是神经受伤,那他为什么会瘫痪在床上呢?

盯着她的腿看了一会,苏小念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开始给洛筠笙把脉,如果不是因为那些原因的话,那么就只剩一种可能。

洛筠笙现在的脸色是很不好,他有些纳闷苏小念怎么摔了一跤之后变得不一样了,以前她和见不得自己,巴不得自己赶紧死,怎么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反而不一样了?

不仅如此,这女人居然变得大胆了起来,她的手法看似毫无规律,但是好像又有一些不一样,洛筠笙第一次发现自己尽然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

替洛筠笙把脉之后,苏小念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她神情有些凝重,盯着洛筠笙,一字一句道,“你的腿之所以成这样,是因为中毒了吧。”

“这是一种慢性毒,中了这种毒的人开始不会感觉到什么变化,但是慢慢的就会动不了,最开始是从脚,最后到头,看上去和瘫痪了差不多,但是身体会越来越虚弱,内力虚空,距离死也差不了多远了。”

让苏小念纳闷的是,洛筠笙只是偏远山村的一个人怎么会重这种毒?这种毒提炼过程复杂,解毒也很复杂,千金难买的毒药怎么会用到他的身上?

随着苏小念的话,洛筠笙的脸色也是变得很精彩,甚至是有些难以置信,幸好他戴着面具苏小念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他诧异的是苏小念说的那些都对,一字不差。

他发现自己是真的越来越不了解眼前这个女人了,她一个妇人大字都不识一个,怎么会懂这么多?

“看你这样子,那就证明我说的都对了。”苏小念替他盖好被子,拍了拍他的腿,“放心吧,谁让你娶了我这么优秀的一个媳妇,有我在你死不了。”

“恐怕有你在,我死的才更快吧,还有,不是我娶你的,而是你强行要嫁给我的。”

“你心里面不是巴不得我赶紧死,这样你就可以甩掉我和儿子这两个累赘了,苏小念你一心一直是这么想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洛筠笙清冷的目光落在苏小念身上,一字一顿冷冷开口说道。

从前这女人巴不得他赶紧死,对他天天都是冷嘲热讽的,还希望自己和南南这两个累赘赶紧的消失,这样她就可以另外改嫁,过潇洒有钱的生活。

苏小念愣了一下,低头捏着他的下巴,笑着开口说道: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忽然不想死了,我宝贝儿子还这么小,不能没有爹,所以你还是先活着吧,别人想要你的命,也要看我同意不同意。”

“洛筠笙,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只要我不想要你死,那么你就一定死不了,你的毒我会帮你解的。”

看了洛筠笙的情况之后,苏小念才出了房间去了厨房,她的肚子从刚才就一直在不争气的咕咕咕的叫唤着,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本来想着去做点吃的,结果到了厨房之后,她笑的比哭的还难看,厨房里面的米缸、面缸比她的脸还干净,灶台上也是啥也没有,这是要饿死人的节奏吗?

好在她刚才到手了二两银子,于是苏小念就带着小萝卜头一起出门去了,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她先去医馆买了一些药材,顺便买了一套便宜的银针。

出了医馆,看到有卖混沌和糖葫芦的,苏小念索性买了两串糖葫芦又带着南南吃了混沌。

南南现在还感觉自己就跟在做梦一样,娘亲居然对自己这么好,平常娘亲对自己都是拳打脚踢的,恨不得自己赶紧死。

吃了馄饨之后,苏小念就去买了一些米面酱醋、肉、骨头和几只老母鸡,南南这小身板,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需要好好的补一补。

东西都买完了之后,苏小念才带着南南一起回家去,到家之后,苏小念就去菜园里找了一些小葱和辣椒,就去厨房开始做饭了。

做的是肉汤,和小葱炒肉,还有鱼头豆腐汤,忙完的时候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

吃饭的时候,洛筠笙因为身体的原因所以动不了,苏小念是自己亲自喂他的,洛筠笙还是觉得苏小念不对劲,就是不肯吃。

“洛筠笙,我都亲自喂你了,你好歹配合一下我,把这饭给吃了吧?”

“我不吃,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谁知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安的什么心思。”

“所以你现在就是要跟我抬杠,不肯吃是吧?”

苏小念眼神有些冷,这该死的男人,自己都不嫌弃他,这男人居然怀疑自己是要害他,对付这样的人就是没必要惯着他。

她索性自己吃了一口,然后用嘴喂给了洛筠笙,“吃吧,没毒,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要谋杀亲夫的程度。”

“你要吃还是执意不肯吃的话,那么我就用这个方法喂你,我想你应该也不想让我这个恶毒的女人亲你吧?”

对付这样的人,就是不要惯着他,你越是惯着他,他就越是跟你对着干,苏小念就不喜欢这么磨磨唧唧的人,自己要是想杀他,他根本活不到现在。

吃过饭之后,苏小念照顾着南南睡下了,她刚准备起身,就听到房间的门响了,紧接着就有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了她。

这个男人满身酒气,令人作呕,抱住苏小念就想要开始亲苏小念,苏小念直接用力把人给推开了,她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喝醉酒的男人。

202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