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到“哐当”一声,苏小念被人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她整个人撞在了旁边的柱子上,后背隐隐作疼,脑袋也是疼的就要炸了一样。

“这晦气的丧门星早就应该死了,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她那个短命相公还有这个野种儿子,也早就应该死了。”

“今天老娘卖了你这个该死的儿子,是你的运气,你这个小贱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然老娘非扒了你一身的皮不可!”

“你们两个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抓住这个不要脸的小野种,我今天废要卖了他不可!”

一个凶神恶煞的老太婆,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恨不得直接掐死他们。

这个丧门星,他们一家人早就应该死了,一家三口一个病秧子,一个蠢妇,一个没用的小杂种,还不如趁早的死了算了。

今天自己卖了这个小野种,还不知道能卖几两银子呢,最好是别中途死了,不然那可就是真的晦气。

看着躺在地上的苏小念,那老婆子直接狠狠地朝着她的肚子踹过去,十分不满的骂骂咧咧的开口破骂道:

“你这个小贱人,还不赶紧给我滚起来,居然还敢在这里装死,要死就给我滚远点去死,老娘可不吃你们这一套。”

“你们这一家人都是丧门星的东西,早就应该趁早入土,活着也是碍人眼,不惹人待见,趁早死了算了。”

苏小念现在只觉得自己浑身特别的疼,骨头都好像散架了,小腹钻心的疼让她费力的睁开眼睛。

摇摇欲坠的破旧房间,窗户上也是被一些破旧的黄皮纸简单的封住了,还有结果破旧不堪的家具,到处都是光秃秃的。

床上还躺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男人纯色苍白,呼吸微弱,躺在那里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家。

她可是是大名鼎鼎的毒医啊,虽然一手医术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要她想救的人阎王也抢不走,她医术精湛,但是偏爱用毒。

本来她今天替人看病之后,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被雷给劈了个外焦里嫩的。

一眨眼的时间,再睁眼眼前的景象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苏小念的脑袋嗡的一声,她的脑海里忽然涌进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接受脑海中的记忆,苏小念现在直接想当场去世。

她重生了!

虽然很狗血但是这确实是事实,她大名鼎鼎的毒医居然被一道雷给这么的劈死了,还死的如此的狗血,这么的悲惨。

最让她气的跳脚的不是重生了,而是原主还给她留下了一堆的麻烦,和各种奇葩的亲戚,巨坑啊这是!

如果可以的话,苏小念真的希望自己现在睁开眼就可以回到家里。

“你这个该死的小贱人,居然敢在我面前装死,我看你胆子倒是不小吗。”

“我看你还是趁早带着你这个短命相公死了算了,至于这个该死的儿子,老娘今天买定了!”

这苏王氏,一脸凶狠的看着眼前装死的这个人。

今天她尽然来了这里,就没打算空手回去,要是没有点收获,岂不是对不起自己走了这一趟?

“你们...放开我儿子,滚出我家!”

床上的男人想要阻止这一切,但是他根本就起不来,只能够趴在床边,因为一时激动,男人忽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更加的虚弱了。

“爹,爹,你不要吓南南啊。”小包子立马跑到了床边,眼泪汪汪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豆大的泪珠低落在地上。

“真是晦气,我呸,你这病秧子要死就赶紧死,别在这里磨磨唧唧的。”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那个小野种给我拉过来。”

苏王氏朝着床边的那个男人吐了一口唾沫,满脸的厌恶。

这个病秧子的男人,就是一个药罐子,动不动就吐血,怎么不直接吐血死了算了。

她今天出门的时候,特意的喊了自己的两个儿媳妇,就是为了带走这个小野种。

“我看谁敢用你们的脏手碰我的儿子,负责我剁了她的爪子!”

“你说什么?”

苏王氏和她身边的苏贾氏还有苏刘氏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苏小念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体还隐隐的有些作痛,她咬着牙,冰冷如斯的眼神落在这三个人的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意。

一字一顿,冰冷的声音响起,“我说让你们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的家去!”

苏小念冷眼的看着眼前的这三个人,原主的身体本来就弱不禁风的,刚才又被这老太婆用力的推搡,当场直接被撞死了。

现在,她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这个三个该死的东西,最好是赶紧的滚出她的家。

“好啊!小贱人你脾气见长啊,居然敢这么跟老娘说话!”苏王氏阴着一张脸,狰狞的看着苏小念,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苏小念扇过去,“这个家,我老婆子说的算,你算个什么东西!”

苏小念本来身体就有些虚,她站都还没有站稳,就被人打了一巴掌,她只觉得自己眼前冒着金星,脸上火辣辣的疼,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我今天要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这赔钱货都不知道这苏家如今是谁说了算!”

苏王氏本来就不是一个什么好人,为人小心眼,善妒,那点恶毒的心思,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都知道。

这苏王氏本来是苏小念的后娘,嫁过来的时候就有两个儿子,后来苏小念她爹死的早,这苏家就是她说了算。

当初看苏小念有几分姿色,就想让她嫁给镇长做妾,但是苏小念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这么一个野男人还和有了肌肤之亲,后来还有了这么一个孽种,苏王氏目的没有达成,对这个苏小念自然是越发的差了。

“你这个老巫婆,我不许你打我娘亲,娘亲,我保护你!”

南南看到苏小念的脸肿的很高,嘴角又有些血丝,也顾不上害怕,直接就冲到了苏王氏的身边,抱着她的胳膊就是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202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