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你的胆子!”

江烟柳眯起眼睛。

一个妾侍在她堂堂王妃面前指手画脚?

竟敢逼她去破院子?

“王妃姐姐有所不知,王爷在您没过门之前就已经将楚王府上上下下交给我来打理。所以,别说动你的东西,哪怕是打你的人,都是王爷给我的权利!”

江烟柳冷笑一声,锋利的眸光似利剑直直射向她。

“掌家权向来是正妃的权利,你说到底不过一介妾侍,竟然敢对主母不敬。若是你再不收手,不必王爷,本王妃亲自去宫中讨个公道。”

“哈哈哈哈。”

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妙夫人笑得花枝乱颤。

去宫中讨公道?

她的背后可是中宫皇后,她倒要看看谁会给她个公道。

“宫里头的贵人可不会管咱们王府的一亩三分地。王妃,妹妹劝你就乖乖从了吧。要是拖晚了,今儿晚上您可就没地方住了。”

江烟柳看着有恃无恐的妙夫人,心里隐隐觉得不对。

之前的她尚且知道收敛,为何今日如此一反常态?

“那本王妃便等王爷回来主持公道!”

“还用得着等王爷回来?怎么,我说的话都不作数了?来人,把她给我绑去烟雨阁!”

看到两个侍卫听话地上前拦在江烟柳的左右,妙夫人轻笑一声。

这府里头的侍卫倒是个聪明的,不敢得罪她。

当初她被送来王府可是皇后娘娘亲自下的懿旨,她的意思,就是皇后的意思。

“王妃姐姐可不要逼妹妹我动手啊。”她慢慢走到江烟柳面前,娇媚的语气中藏着一丝阴毒。

然而,江烟柳只是冷冷看着她,无动于衷。

女子脸上的放肆笑容因为她的反应,一点点僵硬在脸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两个人都闹到了这个地步,可就别怪自己下手太狠对她不客气了!

她这么想着,脸上更是冷漠的奸笑!

去死吧!

“啪!”

女子高高扬起手,狠狠打在她脸上。

被侍卫钳制住的江烟柳无处可逃,硬生生受了这一耳光,嫩白的肌肤肉眼可见地红肿起来,嘴角慢慢溢出一丝鲜血。

“王妃!”琉璃惊呼,忙上前护在她身边。

妙夫人欣赏着她狼狈的模样,皮笑肉不笑地威胁到:“看见了吗,这就是违抗我命令的下场!”

“妙夫人!你怎么敢!”琉璃气的发抖,怒目而视,“她是王妃!”

“你这小蹄子倒是忠心护主,王妃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弃妇,你再敢多嘴,本夫人连着你一块儿打!”

王妃又如何!该在自己手底下是什么样子那就是什么样子,轮得到这么一个小贱蹄子在这里跟自己大吵大闹争辩么!

真是可笑极了!

极其嚣张的话音一落,一时之间,四下鸦雀无声。

一旁的下人即便受她压迫已久,也只能忍在心中不敢发作。

妙夫人环视一圈,满意地看着大家脸上隐忍克制的表情。

“以后在这王府里,谁敢让本夫人不痛快,通通都逐出去!”

话语一字一字,倒有些掷地有声的味道。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这个王府的女主人,除了王爷,谁都不能拿自己怎么办!

这么想着,她脸上更是满含冷意。

然而——

“你想把谁逐出去?”

2020-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