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传言可真是害人!

面前的少女盘着乌云堆雪般的扬凤发髻,两边插着长长的六珠步摇。她黛眉轻染,朱唇微点,两颊胭脂淡淡扫开,眼角贴了金色的花钿,流光溢彩,仿佛花蕊中的仙子。

走出花轿的江烟柳眼波流转,毫不避讳地打量着肃穆的楚王府,径直向府里走去。

喜婆见状,挥舞着帕子急忙拦住她:“哎呦,你怎么这么不守规矩!哪有新娘子自己进夫家的?”

喜婆对她在府里的地位略有耳闻,再加上还没进夫家就险些遭退婚,因此说起话来并不客气。

江烟柳见多了这种拜高踩低的人,上上下下扫了披红戴绿的婆子一眼,冷笑出声:“规矩?本小姐是楚王妃,只有王爷配给我定规矩。”

你还不配!

“你,这……”

看着女子眼神中的讥诮,喜婆脸上一阵红一阵黑,嗫嚅着不敢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给侍卫使眼色。

江烟柳懒得搭理,绕开她便往前走。

从惊艳中堪堪回过神来的黑面侍卫及时拦住了她。

方才她训斥喜婆的话他也听见了,只觉得眼前这个未来王妃实在狂妄的很。

还没有嫁给王爷便敢借着王府的势狐假虎威。

江烟柳看着横在身前的剑,柳眉一挑。

“你是想拦着本王妃呢,还是想抗旨不遵呢?”

女子神色从容,可是周身仿佛环绕着一种无形的气场,给人危险的感觉。

听着她轻飘飘的声音,黑面感觉有大山死死压住了他的脊背。

他沉默地看着不怒自威的未来王妃,没有回答,只是垂下了眼眸,不敢与她对视。

“来人,把王爷请来。”

这场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闻言,江烟柳满意地扬起红唇。

倘若她今天就这么灰溜溜离开或者草草进了府,日后谁也不会把她江烟柳放在眼里。

“告诉他,我可以治好他的腿!”

一石激起千层浪!

黑面猛然抬首,不可置信地看向口出狂言的人。

爷自从落下残疾之后,延请四海名医,想尽各种办法都不见成效,今天这女子竟然轻描淡写地说可以治好爷的腿?!

一旁的喜婆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甩甩帕子,笑得前仰后合,“王爷的腿那是多少名医都束手无策,就凭你?”她甚至笑得咳嗽起来,拍着胸口顺着气,“药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说这种大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黑面重新低下头,默认了喜婆的话。

江烟柳也知道旁人一时无法接受她说的话,也不争辩。

这事,她无法多说。

而后昂首淡然而笑:“你们只管报信就好。是真是假到时候自有分辨。”

黑面迟疑了一瞬,最终还是默许了传话的人把她这句话带给王爷。

虽然他并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闺阁女子能有什么能耐,但是事关重大,再微小的可能性他也不能放弃。

江烟柳和黑面僵持在王府门前,双方都是寸步不让,一起等待着季云骞的回复。

2020-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