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结束时,顾念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宿醉之后的脑袋又沉又痛,昨晚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包间。

她坐起身看了看,发现周围竟然不是家中熟悉的布置,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

想来可能是自己喝断片了,剧组里的人给自己在酒店开了间房,倒也不怎么奇怪。

她拿起被丢在一旁的手机,发现上面有许多未读信息,还有七八个个未接电话。

未接电话是同居的姑娘小杨打来的,顾念想起来昨夜给她留的晚归的字条,知道这小丫头一定因为她没回去着急了,忙给回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那便是小杨咋咋呼呼的大嗓门:“顾念姐,你醒了啊?”

“昨晚我喝多了,就没回去,害你担心了。”

“没事没事,昨晚我看你很晚没回来,想着给你打了几个电话。后来你剧组的人打回来跟我说你已经在酒店那边休息了,不然我可能要去警察局报案了。”

心头涌上一丝暖意,她又跟小杨随口聊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收拾好回到家,小杨已经去上班了。

顾念洗了个澡,懒散地躺在床上。打开微信,发现自己已经被拉进了《落华》剧组的群聊。她点开标了红色的好友申请列表,陈暮生的名字赫然在目。想着或许是讨论剧本的缘故,顾念填好备注,点了同意。

再过几日,《落华》那边的开机发布会召开完毕后,她便要跟组了。拍摄场地就定在在H市的横店,倒也省了跑来跑去。

手机忽然震动,是赵导发来的消息。

{小顾啊,尚娱那边的投资方说对剧本上的有些地方存有疑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带着剧本过去一趟。}

{好的,我明天就找时间过去。}

尚娱是H市近几年才开始涉及娱乐圈的公司,但是据说它背景神秘,资金雄厚。短短两年时间便成了娱乐公司的五大巨头之一,实力更是不容小觑。

它造星手段强硬,如今娱乐圈人气较高的人大多数都出自尚娱。它看上并且投资的剧上映后,无一不火,口碑极佳。

第二天,顾念起了个早,再三检查了一遍自己要带的资料。她化了个淡妆,穿着得体地打车去了尚娱。尚娱在H市开发不久的新区,光是在车上的路程,都耗费了大半日。

到了尚娱,前台的小姑娘笑容甜美,顾念落落大方地回以微笑,然后拿着剧本朝着她走过去。

“你好,我是《落华》剧组的编剧顾念,有预约的。”

“等等,我看一下……”小姑娘翻了一下预约表,然后笑着回答:“好的,顾小姐请跟我来。”

前台小姑娘将她带到一间办公室门前,伸手示意她可以先进去等着,然后转身离开。

顾念伫立在门外打量了一会,随后推门走了进去。

这间办公室面积很大,主色调是黑白灰,装饰得却是十分简约。比起其他金碧辉煌的阔绰装修,这样简约的风格倒是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顾小姐,冒昧地问一句,你欣赏完了吗?如果欣赏完了的话,我们可以开始讨论剧本上的问题了。”

顾念一进门便被屋内的风格吸引走了注意力,全然没注意到慵懒倚在沙发上的男子,他声音不轻不重,却让她的背脊顿时僵住。

她甚至不需要刻意看那男人的模样,因为这是只凭声音,便能顷刻间认出的人。

沈思清的身影笼罩在黑暗中,只能隐约看到他架起的修长双腿。

“顾小姐。”喊完他顿了顿,语气低沉,“这些年在H市混的还不错吧?”

这是分离三年后,抛开梦境。顾念再一次听见他的声音。

她在原地怔了许久,才回过神,垂下眉眼细声道:“沈思清,我已经遵守你的话了,是我哪里又做错了吗?”

[否则,你怎么会愿意出现在我眼前呢。哪怕这三年我多么思念你,我都不曾踏入G市一步,哪怕那里有你。]

须臾后,沈思清像是听到了个什么好笑的笑话,头一次在顾念面前笑得这样明显,但那笑声里却是带了冷意的。

“顾小姐放心,我今日同你只是公事,并没有要处理私事。”

顾念心里蓦地一疼,她努力地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压住声线里的颤抖,竭力使语气平静:“那么,沈先生认为剧本里哪里有问题?”

沈思清起身,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从桌上拿起一叠文件递到顾念面前:“要求都在文件里,顾小姐拿回去仔细看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顾念指尖微颤了下,抬手接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顾念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竟下意识想要拉住他。

她本打算扯他的袖子,结果往下移了几寸,碰到了他的手。

他手的温度出奇冰冷,冷得她一颤。她迅速收回了手,哑声问道:“这三年,你还好吗?”

还未等到他的回复,门外有私人秘书敲门道:“沈总,同苏小姐约好用餐的时间到了。”

“知道了,可以备车了。”

沈思清嘴角轻翘,沉着眸子,似笑非笑:“你也听见了,我还有事,顾小姐还有疑惑的话可以联系我的秘书。”

语罢,他不再做任何停留。长腿一迈,消失在了门外。

在听到秘书说沈思清要跟苏小姐吃饭的一瞬间,顾念原本努力维护的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的世界就已经如同被重石撞击,碎成了灰烬。

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血液里逆流,撞上不舍伤害她的理智,一次次在身体横冲直冲,几乎要将她整个身体撕扯成碎片,心口痛到几近窒息。

苏小姐啊,是苏柒啊。原来这些年来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成了苏柒啊。当初那个他最讨厌的女孩子,现在却成了能光明正大站在他身边的人。而自己连想多跟他说句话,都是那么困难。

顾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办公室,浑浑噩噩之间,有人拽住了她,她这才骤然回过神来。

2020-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