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殿下竟然,竟然吻了那个姑娘!

莫溪灵也是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等北宫冥那张俊颜压过来时,手已经扣上了她的后脑勺,想躲也躲不掉了。

紧接着一个柔软冰凉的物体堵住了莫溪灵想要惊呼的嘴巴,大脑轰的一下炸开了一般,一张小脸变得通红。

只不过不是害羞红的,而是气红的。

这家伙竟然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对她做出如此下流的事情!哪有这么侮辱人的?!

感受着北宫冥越来越重的气息喷撒在自己的脸上,脸上的温度竟然升起温来,心里又羞又气,刚要做出反抗时,北宫冥竟然主动与她的唇分开了。

北宫冥一双深邃如同星翰灿烂的丹凤美眸不再想以前那样清澈,因为情欲而变得迷乱,透着一股蛊惑人心的魅惑,令人窒息。

北宫冥望向莫溪灵那双几乎想要杀人眼眸,朱唇轻启,沉魅天籁,让在场的人都回过神来了。

"对我不敬,惩罚。"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神情惊愕,嘴巴都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了!唯一不同的只有莫溪灵,眼神看向北宫冥时简直就像要吃了他一般。

接着让大家更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莫溪灵脚尖一动,身形竟然攀上了北宫冥的手臂!

紧接着,莫溪灵腰部使力,两条星阑长的腿缠绕上了北宫冥的脖子,这时莫溪灵的状态是倒挂着的!

众人的下限又一次被刷新了,这姑娘是要攻击星阑殿下吗?哪里有这么诡异的战技啊!

这时莫溪灵见状,将重心向旁边压,双手撑地,腰部顺力,欲将北宫冥摔到在一边。

北宫冥的眸子中划过一丝寒冷,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是莫溪灵的杀招。这丫头,想要自己命吗?

不过这时北宫冥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只好随着那股力往外飞去。他明白,如若不随着力走,自己的脖子不愁被扭断,到时候不死也要残。

小丫头可是真够狠的。

众人看着北宫冥飞向一边的弧线,顿时觉得莫溪灵是个不好惹的主!本以为星阑殿下一招就可以把她拍飞的,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摔出去了!要知道,就是他们自己,在殿下手下连一招也过不了了啊!

瞬间,精英兵的人们看向莫溪灵的眼神变了,清一色的恭敬!

可是莫溪灵没有受到眼神的干扰,看着自己的杀招都使出了对方却只是一个凌空翻身又优雅的落地时,挫败感瞬间就上来了。

"谋杀亲夫啊?"北宫冥无辜看向莫溪灵,眼神中满满的可怜之色。

众人又是一片倒抽凉气,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本来北宫冥还想再惹惹莫溪灵来着,毕竟看她炸毛那么有趣。可是实力强大的他发现,一股很强横的气息往这么来了。

"大家,戒备。"北宫冥神色立马凝了下来,语气严肃道。

什么东西啊,能让北宫冥也如此紧张。莫溪灵不免的疑惑。

忽然,一道强大的热浪铺面而来!

莫溪灵瞬间觉得自己的皮肤就像烧着了一样,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就落了下来,身上就像洗了一样。

而一旁的精英兵和蓝星月胡媚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个个脸色苍白,神情惊恐!

"遇上高阶灵兽了啊。"小黑在莫溪灵心里暗暗吐槽道。

莫溪灵虽然不知道高阶灵兽是那种,但从众人的脸色来看,肯定是很难对付的。

众人个个严阵以待,摆好了攻击的架势,一时间,各种颜色的灵力护在了他们身上。

唯有莫溪灵,没有灵力,只好在旁观,不过一双眼睛警惕的扫向周围。

"真是晦气!我来了这么多次都没有遇上高阶灵兽,只要这废材一来就遇到了!"蓝星月还不忘趁机奚落莫溪灵,"哼,就你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肯定打不过灵兽的,当心被吃掉啊!"

胡媚儿也用嘲讽的眼光看向莫溪灵,如同莫溪灵是个另类一般。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让所有人的灵魂都了三抖!

众人纷纷看向蓝星月,入眼的却只是一片鲜红!

没来得及收回的冰刃,躺在地上的一直断手,泊泊流出的鲜血,面目狰狞却缺了一只左手的星月公主!

精英兵纷纷觉得一股凉气窜了上来,紧紧的环绕这他们,甚至比那高阶魔兽的兽火还要恐怖。

竟然生生砍掉了星月公主的左手!

精英兵都不敢看北宫冥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躺在地上的是自己的头。

胡媚儿也觉得了深深的恐惧,她越来越琢磨不透北宫冥了,本以为他只是高冷了而已,可现在……

唯一面色正常的是莫溪灵,没有惊讶也没有恐惧,只是定定的看着北宫冥。

"敢开口骂我的女人,惩罚。"北宫冥冰冰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搞的众人一阵冷汗。

这差别待遇还真是大啊莫姑娘犯了错惩罚是个吻,星月公主犯了错,交代一只手!

精英兵们忽然觉得,莫溪灵也惹不起了。

莫溪灵一阵无语,精神力扩散,精神力只能查到六十米之内,发现那高阶灵兽已经出现在离他们五十米左右了,秋水眸子转两个圈,对胡媚儿道,"白痴姑娘,胡姑娘,那灵兽快要来了。

"说着,莫溪灵往北宫冥所处的地方走了过去,拽住他的衣袖,回头对吓呆了的两个女人又说到,"媚儿姑娘可是西晋人尽皆知的天才,我相信,联合这白痴姑娘一定可以将灵兽打败,因为你们比我强嘛!

2020-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