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哥也别伤心过了头,这人哪有不死的?”

……

宁熙容薅了自己一把头发,深吸一口气,将心沉底。

她立即换作一副温柔的模样,脸上挂着柔情似水般的笑。

要不是为了钱,她死也不会这么恶心别人去。

“秦…秦哥哥。”宁熙容眉头微微蹙起,从那一圈女人中找到空当,钻到了秦且祝的身边,将手轻轻地放在他另一边的肩膀。

秦且祝同样也不作理会,只是他身边的人都震惊了。

“她……她是不是……”

“难不成复活了?”

“这不是……栾……”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那个名字。

宁熙容厚着脸皮坐在秦且祝的身边,还一把抢下他手中的酒杯,微怒道:“自己身体这么好?能经这么一杯一杯的喝?”

秦且祝不耐烦地抬起头,和宁熙容对上眼的那一瞬间,他愣住了。

是她吗?

秦且祝心中千万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崩溃,他猛地起身抓住宁熙容的手腕,生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韶韶……”秦且祝努力平息自己起伏的情绪,他满含深情的呼唤让宁熙容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宁熙容逢场作戏的功夫倒是很好:“秦哥哥怎么了?”

她应了秦且祝。

秦且祝一把将宁熙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仔细地感受着怀里的人的心跳与呼吸。

“你还在就好。”秦且祝露出一个疲倦的微笑,但是眼睛却亮了起来。

宁熙容被猛地抱住,忽然的温暖让她一时愣了神。

她立刻缓过神,借机柔弱地趴在他的怀里,略有娇嗔地说:“我一直在啊。”

“好,我们回家。”秦且祝痴笑道。

如果不是他喝醉了,以他对栾韶韶的了解,也断然不会把这个女人当成栾韶韶。

“秦哥哥下次别喝这么多了。”宁熙容被他搂着腰,她正好轻轻地贴了上去。

“知道了,你回来了,我就不喝了,以后再也不喝了。”秦且祝轻轻地抚摸着宁熙容的头发,嗅了嗅她发上的清香,莫名感到一阵心安。

宁熙容已然势在必得,而此刻突然有个女人闯了出来,对着宁熙容骂道:“你是哪来的婊子,想带走秦哥?不可能。”

宁熙容冷眼横向这个半路闯出来的女人,看着有些眼熟,长得很恬静,一看就是二十不到的小女孩儿。

没想到这么能出口成“脏”。

宁熙容也不客气,直接上手卡住她的脖子,声音不大,却颇有威慑力:“滚开。”

女孩子被吓了一跳,她慌忙中扯开了宁熙容的手,就这样呆滞地看着秦且祝和宁熙容搂搂抱抱地离开了酒吧。

“我们这是去哪里?”秦且祝现在已经认定栾韶韶还活着,他一个劲儿地傻笑着。

宁熙容看着秦且祝的星星眼,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有情人。

“酒店。”宁熙容为了不让秦且祝发现异常,脸上一直都挂着温柔的笑。

秦且祝醺红的双眼突然眯了起来,随后撅起嘴问道:“为什么不回家。”

2020-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