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渺渺,你不准跑,马上滚过来!”

顾渺渺嘴角一扯,倒是真就过去了。

她一把抓了顾娇娇手腕,冲着那个最大的燎泡就摁下去了。

嘴角挂着嘲讽的笑:”疼不疼?看看你演得真不真?”

顾娇娇脸色一白,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顾天盛见状,一杆子就挥过来了。

却被她侧身躲过了。

顾渺渺抬了头,脸上的嘲讽不变。

“顾天盛,你看看这是什么?”

“恐怕你得看看眼科了。”

顾娇娇不断挣扎着,吓得发抖。

而她手上的一串燎泡,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剥落下来。

顾渺渺笑了笑,杏仁眼弯出轻蔑的弧度。

“顾娇娇,好好练练你的手艺,就这种把戏,已经是我玩剩下的了。”

她伸了伸,拍了拍顾娇娇的脸。

“栽赃嫁祸嘛,也要好好琢磨琢磨,用用心。”

“不然传出去了,还真以为我跟你的智商,是一条水平线上的了。”

顾娇娇脸上一会红一会青,眼看着哭得更厉害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羞得还是气得。

顾天盛呆愣片刻,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个反应不是查明真相,而是要帮顾娇娇把面子找回来。

“不孝女!跪下!”

“顾家是能让你撒野的地方!”

他说着,当即就要来摁顾渺渺的脑袋,要让顾渺渺给自己女儿磕头认错。

没想到顾渺渺却自己回了头。

她眼皮掀开,眸子又黑又沉,压抑着滚滚怒火。

“不孝女?”顾渺渺抬了眉,眼神中全是淡漠,“你有把我当女儿?”

顾天盛愣了,似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

“你...你当然是我的女儿。”顾天盛想起死去的前妻,一时竟不知道怎么面对顾渺渺。

心头有些许愧疚渐渐升起。

“你...你既然回来了,以后就跟娇娇好好相处。”

他又看了顾娇娇一眼,眼神慈爱。

“你是姐姐,以后要让着妹妹。”

顾娇娇抬头,一眼便察觉父亲感情的变化,当即软了调子。

“爸爸放心,以后娇娇肯定跟姐姐好好相处。”

她转了头,状似无意间淡淡扫了一眼顾渺渺的破烂衣裳。

笑得眉眼弯弯:“姐姐放心,城里面的规矩,娇娇以后会慢慢讲给你听的。”

顾天盛一听,当即想起顾渺渺已经在乡下呆了八年,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土包子。

他眉头一皱。

以后还不知道要被这土包子丢多少的面子?

刚刚的愧疚之情立即就少了大半。

顾渺渺淡淡瞧着,早看出了顾天盛眼中的鄙夷。

她冷哼一声,当即转了身。

“用不着你留,我明天就走。”

说着,懒得再理房中三人,转身就上了楼梯。

夜风凌冽,她一人站在阳台,眼神也渐渐冷了下来。

这本书她不过才看了几页,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不过,刚刚顾娇娇手上的燎泡她也看见了。

虽然嘴上取笑顾娇娇,但是她心里知道。

那燎泡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绝不是顾娇娇这样的小姑娘能办到的。

也就是说,有人正在背后协助甚至操控顾娇娇...

这顾家,有古怪!

她轻出了一口气,也懒得在管了。

管你什么幕后大佬,姐明天就走,省得给女主当炮灰!

2020-2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