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如诗肉多,倒不是很痛,但她心底突然一片冰凉。糟了!走错方向了!她不是应该乖乖听几句嘲讽,然后要死要活,第二天就要一封休书回相府吗?

姜玄佑立刻追上来,手就掐到了萧如诗的脖子上。还好他理智尚存,没有真把萧如诗掐死。

“咳咳……”萧如诗连忙挣扎,脸上的肥肉又堆成了堆,无比狰狞。姜玄佑立刻放开了手。他只是想给她一巴掌,结果手伸出去才注意到她满脸的痘,要是爆浆了喷在自己手上,岂不恶心?所以伸出去的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姜玄佑面若玄铁,“再靠近我一步,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咳……咳……”萧如诗揉着自己的喉咙,明明已经意识到危险,还是嘲讽了一句,“你敢吗?”

“你!”姜玄佑一拳打到了屏风上,上好的红木屏风顿时四分五裂,姜玄佑“你”了半天也没能再说出一句话。再待在这里,他怕自己一失手真的杀了她,而这个人,却是不能杀。除非自己不要命了。

姜玄佑推开门,大步离开了婚房。他在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自己要将今日之耻加倍奉还!姜玄佑狠狠蹭了蹭自己的下巴,那个女人刚才碰过的,实在太恶心了!但他随即想到,自己的手刚才也碰了萧如诗的脖子,这真是恶心的平方除以恶心,除了恶心还是恶心。姜玄佑跑得飞快,赶紧沐浴才对!

萧如诗被打碎的屏风震惊了,等姜玄佑出了门,她才来得及喊一句,“休书!你可以休了我的!”

姜玄佑早就跑得没影了。

萧如诗缩回手,明天再说吧,也不差这一天。萧如诗揉揉肚子,饿了。于是大喊一声,“光环!”

守在门外的陪嫁婢女光环怯弱的走进来,三皇子洞房之夜走了,小姐一定不开心,还不知道要怎么拿自己出气。但是光环没有办法,害怕也只得上前,同时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小姐……啊,不!三皇子妃……”光环简直快哭了,自己这不是撞枪口上了吗?

萧如诗道,“还是叫我小姐吧。有吃的吗?我饿了?”

光环惊了。不是心情不好要打人吗?难道小姐是打算吃饱了再打?“是,奴婢这就去拿。”

萧如诗摸摸自己的脸,光环为什么要看自己啊?难不成又爆了一颗痘?

萧如诗老早就吐槽过光环这个名字,自己是女主,她是光环,也太吉利了吧?很多萧如诗后来的桃花运,都是光环助攻的。“真是个好丫头啊。”

过了不久,光环端着两碟小菜和两个馒头回来了。哭唧唧的,“小姐,厨房都关门了,奴婢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个……”

“你哭什么?”萧如诗惊讶道,“谁欺负你了?”

“没……”光环收住眼泪,这不是怕小姐不满意要打人,先做个样子吗?但是小姐怎么没有不满意的样子?怎么就这么愉快的吃起来了?那只是普通的凉拌黄瓜和土豆丝吧,小姐居然吃的那么香?

光环觉得自己怕不是认错人了,那真的是小姐吗?

2020-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