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您跟陈辰哥都在这里呢。”

何乐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她看着眼前的婉清清昏迷了过去眼眸中飞快划过一抹笑意,随即又把视线朝着陈辰跟陈母看了过去:“我没想到清清她真的做出了这些事情。”

“乐歌啊,幸亏有你跟我们说了这些,不然的话我们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呢!”

陈母看到何乐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拉着她的手说长说短,直把何乐歌说的都不好意思了。

屋内闹腾的声音被女人听到了耳朵里,婉清清从床上悠悠醒来,在看到眼前站着的何乐歌时,她眼神里飞快划过一抹恨意。

“何乐歌,你骗我!”

她冲床上爬了起来挣扎着就要朝着何乐歌那边扑去,何乐歌在看到婉清清眼神的啊恨意时尖叫着躲到陈辰的怀里:“阿辰哥,我害怕。”

“没事,乐歌,有我在,她伤不了你的!”

陈辰朝着自己这个妻子看了过去不耐烦道:“明明是你自己做出了这些不要脸的事情却还把这一切都推到乐歌身上,婉清清,你究竟安得是什么心?”

何乐歌满脸惊慌,婉清清看着何乐歌这幅贱样更是气的吐血,尤其是自己丈夫还维护着何乐歌!

“昨天晚上明明是你把我给喊到了酒吧里见面,这一切都是你陷害的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

何乐歌否认着,看着婉清清:“清清,你别污蔑我!”

就算是我做的,你又能够怎么?

婉清清在听到这两句话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们都听到了吗?她承认了,她承认了!”

“阿辰,我看这个女人是疯了!乐歌什么时候承认了?”

“伯母,我,我真的没做。”

“我知道。”

就算是你做的也没关系,毕竟她也不喜欢婉清清好这个儿媳妇好久了,现如今能够摆脱掉这个女人,对于她来说是件很划算的事情,她还要谢谢何乐歌呢!

婉清清坐在床上在听到陈母心中所想的念头时,本就是诧异的心里这会儿却是渐渐平息了下来。

她好像在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后,有了一点不为人知的秘密。

“婉清清,你赶紧给我收拾好回去跟我儿子说说清楚。该离婚离婚,我们陈家可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陈母说着话哼了哼,看着何乐歌跟自己儿子,不由感叹了一句天作之合,等把婉清清这个麻烦给甩了后,她就能够毫无顾虑的让这两个孩子结婚了!

婉清清听到陈母心里的这些话勾唇讽刺的笑了一下,她麻木的朝着洗漱房里走去,对于现如今发生的这一切,婉清清也算是弄明白了。

何乐歌跟自己丈夫一直都有联系,更甚至是或许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亏她一直把何乐歌当成是自己的好闺蜜,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最好的闺蜜给狠狠的捅了一刀!

光是想到这一切,婉清清心中就难受,更让她不安的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2020-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