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盛家园的童家别墅。

“没想到这个贱人会在这个时候释放出来,她居然还有脸把你赶走。”

王梦琳咬牙切齿。

“妈,你不要急,庭庭是宫家命脉,曜司不可能会扔下我的,他说娶我,就一定会做到。”

童苏雅嘴角扬起,“再说姐姐不在这个时候出来,也会在两年后出来,到时我们还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我要的,是尽快成为曜司合法的太太,而不是偷偷摸摸地过日子。”

王梦琳叹了一声,“女儿啊,无论如何你也要实现目的,不然你的身体情况,只怕以后都没有希望进入豪门了。”

童苏雅眸子一冷,要不是童柒言,她也不会失去生育能力,她要让她连本带利地偿债。

宫曜司进门,正好看到童苏雅抱着庭庭,眼圈泛红,“乖,爸爸不会不要庭庭的。”

“我要爸爸,要爸爸。”

庭庭水汪汪的黑澄眸子含着一丝惊惧,身体无意识地抗拒着。

宫曜司心疼地接过庭庭,俊脸依偎着小人儿的脸蛋,“乖,不哭了啊,爸爸给你带了新的玩具。”

庭庭果然不哭了,宫曜司的胡茬扎到他的小脸上,他咯咯地笑了起来,开心地拿着玩具到一边玩去了。

看着背影孤单的庭庭,想到身不由己的婚姻,宫曜司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曜司啊,刚才庭庭还问我,为什么不能像以前那样和爸爸在一起,他说他怕,怕再也见不到爸爸,孩子还小,你说我怎么回答他。”

王梦琳唉声叹气。

“妈,姐才回来,这样的话你就不要说了,毕竟姐才是曜司的太太。”

童苏雅挤出微笑,可怎么看都很勉强。

宫曜司喉结艰难地动了一下,“雅雅,暂时委屈你了,你先等等,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太太。”

童苏雅懂事地点头,“曜司,我不想跟姐争什么,只想给庭庭创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你看庭庭越来越大了,要是别人发现我未婚生子,怎么嘲笑我都没关系,可庭庭也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宫曜司眸中黑流涌动,夹杂着无法形容的痛,决绝得让人害怕。

等男人离开,母女俩对视一笑,满眼得意。

“爸爸,爸爸……”庭庭扔下玩具,快步跑向门外。

“小兔崽子,再不给我安分一点,看我打死你。”童苏雅一把抓住庭庭,拖着扔到沙发边,脸色凶狠。

“妈妈,不要,庭庭怕痛。”庭庭眼里重新浮起恐惧,扭动着身体,衣服被扯了上去,露出腰部的淤青,触目惊心。

“知道我是你妈妈就好。”童苏雅笑了,表情阴寒吓人。

宫曜司拿着离婚协议进入别墅,童柒言不在,在茶几上给他留了一张纸条。

曜司,我去工作了,我不会向你要求什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装!

宫曜司冷笑,“知道太太到哪儿去了吗?”

“太太只说天黑会回来。”管家小心翼翼地答。

宫曜司把协议扔到沙发上,她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万客来夜总会,童柒言戴着假面,托着一个托盘,进入包间。

她有前科,没有单位会用她,只能到这种地方工作,虽然并不体面,不过有假面,也没有人认出她。

把酒一一上了,正要离开,手被一只咸猪手握住,中年猥琐男嘿嘿地笑着。

“手很美,身段也不错,一定是个美女,摘下面具让哥看看。”

2020-2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