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成文担心戚仙儿出事,一气之下将船坊上的所有人都带到了太师府,照他的性子,如果戚仙儿真的一命呜呼,他会做出什么来,还真不敢保证。

大家心惊胆战来到太师府,莫名其妙的忽然又被赶走,只道这是一场无妄之灾,但好在有惊无险的脱了身。

“看清楚那戚小姐的模样了吗?”

“没有啊,当时她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很快就抬上了马车,啥都没看见啊,不过我听有人说看到了,额上的疤瘌跟碗口一样大,还长着黑毛,可怕极了!”

“嘿嘿,我看那傅大人要倒霉了,戚仙儿可是看上他了,非他不嫁呢,听说这次戚仙儿掉进河里,就是她逼迫傅大人娶她,傅大人不愿意,她一气之下跳的河呢。”

“唉,这傅大人倒霉是真的倒霉,但也是真的走远,这若是娶了戚仙儿,借助太师大人的势头,日后还不是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听着前面的窃窃私语声,走在最后的一个丫鬟眉头微微皱了皱,她个头粗壮高大,身上的衣服都紧绷绷的,看着人担心下一刻会不会就要裂开。

“这边。”

丫鬟的胳膊被旁边之人轻轻碰了碰,二人对了个眼神,身形飞快一晃,闪身进了旁边的院子。

船坊的队伍还在朝府外走,谁都没发现队伍里已经少了两个人。

……

房间里,气氛越发迫人。

傅天明只觉自己站在刀山,站在火海,浑身又冷又热,恨不得立刻昏过去,好躲过这次的灾难。

若是刑部来,这件事就绝对不会善始善终,锦儿会被带走,他也有会被人揭发的风险,到时候丢官是小事,怕的就是没了命啊,虽然戚仙儿面上说她会大度原谅凶手,但是戚成文呢?他不能拿着锦儿铤而走险!锦儿只是年纪小,想跟戚仙儿开个玩笑,谁知戚仙儿那么不禁逗,竟然还掉下了河!

傅天明脑中飞快思索,一颗心揪起又放下。终于,他下定了什么决定,抬头朝着戚仙儿看去。

“我知道凶手是谁,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戚仙儿面露诧异,“为什么?傅大人这是要包庇凶手吗?”

傅天明咬了咬牙,开口道,“不是包庇,只是可怜。”

“哦,此话怎讲?”戚仙儿饶有兴趣的朝他看去。

“那人不过是个船夫,我和他见过几面。风浪起时,他失去了准头,不小心撞到了仙儿小姐,才导致悲剧发生。那船夫是个可怜人,上有老母,下有小儿,全凭他一人划桨为生,若是仙儿小姐找他问罪,那他们一家就完了。”

傅天明叹了一口气,悲戚道,“仙儿小姐心地最是善良,我知您肯定不会将其赶尽杀绝,目睹一家惨事发生吧?若是仙儿小姐咽不下这口气,我自愿为那车夫承担罪责,您若是想罚,就罚我吧。”

他心中暗自庆幸自己的才思敏捷,在这个时候,能想到这么绝妙的办法!戚仙儿他了解,对自己一向是言听计从的,一定不会真的对自己下手的。

“爹,既然傅大人都这么说了,那船夫也是个可怜人,就原谅了他吧。”戚仙儿对着戚成文说道。

戚成文皱眉,“仙儿,你怎么这么傻,你……”

戚仙儿按住他的胳膊,“爹,船夫可怜,我可以饶恕他,但是我太师府的面子不能丢,今日我落水,若是不给众人一个交代可不行,既然傅大人愿意为船夫受过,我太师府也不能不承接了傅大人如此这番大义牺牲。”

傅天明一怔,似乎没想到戚仙儿竟然会不按常理出牌,她要对自己做什么?

他硬起头皮,点头道,“果然仙儿小姐最了解我。”

戚仙儿面露悲戚,“那就辛苦傅大人了。爹,那就请您派人给傅大人五十大板吧。”

戚成文瞥了一眼那面容瞬间煞白的傅天明,心情瞬间变得不错。

“傅大人如此宅心仁厚,为我太师府分忧,这个面子我是一定要给的!”

臭小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若不是以前女儿对你要死要活,我早就对你下了手!如今女儿终于迷途知返,哼,他可是要好好出口气!

……

傅天明的五十大板就在戚仙儿的院子里执行,戚成文亲自出门去叫人来,美名其曰要给傅天明不一样的五十大板。

害,五十大板难道还能打出花来啊,到最后不还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吗,这也就是戚成文想给傅天明一些苦头的说辞罢了。

戚仙儿被丫鬟云茗扶倒院子里坐好,看着站在旁边脸色煞白的傅天明,她心中冷哼一声,移开了眼睛。

“小姐,喝口水吧。”

云茗将温水送到戚仙儿嘴边,待戚仙儿喝完,细细的给她擦了擦唇瓣。

戚仙儿眼睛一酸,握住了云茗的手。

上一世,她为了巴结傅锦,受她蛊惑将云茗送给了傅锦,可傅锦却将云茗送入了青楼,最后不堪其辱,上吊自杀,直到她被傅锦和傅天明联手害死的那晚,才知道真相,令她痛不欲生。

“小姐?”

见戚仙儿面露异样,云茗有些担忧。

戚仙儿笑着摇了摇头,握紧了她的手,这一世无论如何,她都要护住身边人,谁若是敢对他们有任何伤害,她都要把他们挫骨扬灰!

“哈哈哈,快来快来!”

戚成文的声音在院外响起,是他带着人过来了。

戚仙儿朝着门口看去,就见戚成文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带着板凳板子的小厮,最让戚仙儿惊讶的,却是跟在最后的两个丫鬟。

丫鬟在太师府也有,但就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啊。

身形高大健硕,桃红色的衫子紧紧捆在身上,描绘出那优美的曲线……胳膊上壮硕的肌肉呼之欲出,充满了爆发力,透过那脸上乱七八糟的脂粉,隐隐可以看出长相倒是不错,其中那个子稍高一些的,看上去更加好看些。

“爹,”戚仙儿面露迟疑,“我们府里有这样的丫鬟吗?”

戚成文吩咐人将板凳放好,又把板子塞到那两个丫鬟手里,回头对着戚仙儿笑说,“有啊,今日管家刚从外面接回来的啊,仙儿,我看这两个丫头不错,一看就让人安心啊,以后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如何?”

戚仙儿:“……以后,再说吧。”

个高的丫鬟嘴角轻抽几下,戚仙儿正好看到,微怔至于有些好笑,她都还没嫌弃她俩,这倒好,她们还看不上自己了?

戚成文将傅天明赶到板凳上趴好,招呼两个丫鬟过来,那丫鬟沉默半晌,二人相互看了看,上了前去。

“等等,”

戚仙儿叫住那个高的,认真嘱咐,“傅大人这顿板子来的是大义凛然,是为了我太师府,你们可不能看傅大人英勇就手下留情,傅大人也不会答应啊,一定要下重重的手,好让其他人无话可说!”

丫鬟:“……是,小姐。”

声音喑哑尖利,倒像是只被掐住脖子的鸟儿。

旁边的丫鬟则是脸色通红,嘴唇都要被咬出血来了。

傅天明咬紧牙关,“就按仙儿小姐所说,不必留情!我为了太师府,心甘情愿!”

戚仙儿嘴角讽刺一挑,别开了眼睛,却没看到那丫鬟黑亮的眼睛正直直的看向她……

2020-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