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

顾家的空气此时弥漫着挣扎痛苦,暖黄的灯光照在顾若兮身上丝毫没有半点温度。

冷,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一层寒冰所包围着,温馨了二十多年的家,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全变了?

“若兮,妈知道这样做很让你为难,可是现在我真的没办法,刘家的人指名要你嫁过去,我们也……”

“是啊,姐,因为这个事,妈这几天一直都没睡好,家里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知道的,眼下除了答应刘家人的要求,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顾若兮看着眼前陌生的两人,仰起头泪流满面呵呵直笑。

没有退路?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还惦记着司家那个小子,但是说实话,在夜城,司家是大户人家,像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真的高攀不起啊。”

“妈,我和耀然哥是有婚约的,你现在这样逼着我下嫁刘家,真的好吗?”

顾若兮满脸的泪意慢慢冷却,淡漠的声音冰冷的像冬日寒雪,渗进着她们每个人心底。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逼你了,我们这不正在和你商量吗,虽然刘家比不上司家,但是妈打听过了,条件还是不错的,而且刘总也承诺了,只要你嫁过去,他立即以你名字购一套别墅,还外送辆跑车给你呢,咱们不吃亏的。”

顾若兮听着她话笑意更深,朦胧的泪眼看着她嘴唇一张一合,胸前像被捅了无数把刀,和她商量,别墅,跑车?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整个夜城谁不知道那个刘总是个中年变态,仅一年时间,进了他刘家大门的女人就没有能活着出来的。

听说他在床上方面有特别嗜好,喜欢玩刺激的,而娶进刘家大门的,还都得是些二十岁女子,身高和体重也极为苛刻。

太高太矮不行,太胖太瘦不行,而顾若兮165身高,90斤体重正好符合他要求。

加上父亲现在欠着一屁股赌债,母亲方雅云更是不顾一切的急着想把她往火坑里推。

“若兮,这么好的事可不是每个女孩都能遇到的,你也是刚好符合了刘总喜好,要不然……”

“要不然如何?”顾若兮看着两眼闪着贪婪光茫的方雅云,死死将眼泪吞咽了回去。

从事发到现在,她闹也闹了,哭也哭了,但是妈妈对她好像没有一丝心疼,反倒是嫌弃。

面对这样的亲人,顾兮若只想留住自己最后一丝尊严。

方雅云看着她冷却质问的脸色,语气顿的也有些不好了,从她下班回来到现在,她费尽口舌在这哄了她不下三个小时。

利弊关系也告知得很清楚,可她就是听不懂人话一样,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受够了,她真是受够了她,二十年了,她供她吃穿这么久,为了什么?不就是今天吗,她个小丫头倒好,还敢对她摆脸。

只是,尽管自己心里再气,现在还不是和她撕破脸的时候,她可是收了刘总彩礼的,无论顾若兮如何不愿。

她都必须送一个完好无损的人到刘家,至于之后她是死是活,她真的不在意。

说句心狠手辣的话,她倒还希望她被刘总折磨死算了,只要她人死在刘家,那刘家可就得再赔一笔巨款给她们了。

突然。

噗通一声,方雅云毫无征兆的朝着顾若兮面前跪了下去。

顾若兮心里再失望,再恨眼前的人,她也不可能任着她这么跪在自己面前。

惊得也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声音哽咽的打颤起来,“妈,你这是干什么。”

“若兮,妈知道你现在心里恨我,也理解你心里的痛苦,但是你想想这个家,想想你那不争气的爸,除了刘总,我们还有选择吗?”

顾若兮听着她的话指尖发白的掐进掌心里,“可是,我真的不想嫁,妈,你别让我嫁好不好,我赚钱,我一定会赚很多钱,然后帮爸还清那些赌债,好吗?求你别对我这么狠心,我不是别人,我是你的女儿,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心疼我吗?

什么刘太太,什么豪门夫人,这些话,你真的相信吗?那刘总是什么人,整个夜城人都知道,我不想嫁给这样的人,我真的不想。”

顾若兮很少这样嚎啕痛哭失声,而现在她定是痛到了极点。

如果说刚才她可以冷漠对待眼前这个妇女,那现在亲眼看着她跪倒在自己面前。

她再也狠不下心冷眼旁观了。

方雅云心里也怔了一下,她没想到顾若兮这会会大声痛哭,颤悚的手摸了摸她乌黑秀发,心虚道,“若兮,别恨妈,你和刘总的事已经……成定局了。”

轰的一下,顾若兮听着她这话骤然抬起头,蓄在大眼里的泪水满是不可置信,“什……什么意思?什么叫成定局了?”

方雅云的沉默让顾若兮突然嗅到了什么,鼻尖一酸,豆大的泪珠就这么滚落下来。

“你、当真对我这么残忍吗?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要不然,为什么我身边的每一个火坑,你都会推得如此顺手,如此心安理得?”

顾若兮看着她的眼神是绝望的,那种生无可恋的模样像是深夜出行的女鬼。

脸色苍白,眼神涣散,整个身子摇摇欲坠的从地上撑了起来,再然后,她转身回了自己房里。

“妈,现在怎么办?姐好像还是不愿嫁,那我们能拿到刘家的钱吗?”

顾若妍扶起地上的方雅云,刻意压低着声音在她耳边说着。

“哼,不嫁?白纸黑字结婚证都扯了,还依得她不嫁?这个小妮子也真是心冷,我养了她二十多年,在地上跪了这么久,起来竟也不知道扶我一下,真是没良心。”

方雅云揉了揉跪痛的膝盖,语气尽是数落顾若兮。

“她啊,就是这性子,总是一副清高模样,真是,看着就不舒服,要是可以,我真不想这样的人当我姐姐,也不知道你当时到底是怎么生下的她,哼。”

顾若妍盯着顾若兮房间愤愤的呢喃着,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活在妒忌里,妒什么呢?

妒的就是顾若兮那张清丽脱俗的精致小脸,明明是同一个肚子里生出的人,为什么她能长得如此漂亮?而自己却只能在她身边做陪衬。

20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