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顾家老宅。

此时正值盛夏,窗外偶尔传来几声蝉鸣,屋里温度适宜,跟外面好像不是同一个世界。

大厅内,顾奶奶看着自家孙子,嘴里抱怨着,“外面太阳这么大,公司有那么多事等着你,你不用每天来看我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她脸上的笑却骗不了人,顾奶奶边说边起身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洗净了放在顾怀面前,“热坏了吧,吃点消消暑。”

顾怀点点头,从果盘里拿起切好的西瓜吃进嘴里,“最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刚好路过就过来看看您。”

顾奶奶暗地里撇撇嘴,这小兔崽子,没事能想着来看她?

不过刚好,她也有事儿要问他,“孙子呀,奶奶之前跟你说的小姑娘,让你给她安排工作,你安排了没有?”

“人家一个小姑娘出门在外,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能在路上救了我老太婆,又为了我耽误了工作,老婆子我心里过意不去呀。”顾奶奶坐在顾怀边上,喋喋的问着。

眼看着顾怀脸色越听越难看,老太太心里不禁起了疑惑,“你个臭小子,不会是没有安排吧!”

却不知道顾怀此时脑子里回想起的,全是半个月前那天晚上某个女人对自己做的事情。

小姑娘?出门在外照顾不好自己?

顾怀摸着自己的脖子,感觉到被摧残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忍不住一阵牙疼。

半个月前顾奶奶在路上出了点意外,路过的人怕被老太太讹上都绕道而行,危急之间只有路过的秦一木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送她去医院,这才救了顾奶奶一命。

不过秦一木为此影响了工作,怕是要丢饭碗。

奶奶怕她为难,这才特地叮嘱顾怀照顾一下她。

好在她工作的那家公司就在顾怀名下,这个事儿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本以为能路见不平的姑娘一定是个良家少女,却没想到是个带爪子的小狐狸,竟然把他吃干抹净一溜烟跑了!

当天晚上怎么被逼迫他已经不想回想了,关键是第二天早上,房间里找不见人也就算了。

等他回到公司抓人的时候,却得知秦一木已经辞职了!第二天晚上就马不停蹄的出了国,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顾怀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遇到这么个神仙。

……

那晚的事是个意外,他被人暗算了神志不清,也不能全怪秦一木。

冤有头债有主,他知道给自己下药的人是谁。

不过秦一木动作这么迅速拍马走人,让他不得不怀疑她恰巧出现在那里的动机。

顾老太太看着顾怀越来越黑的脸色,就知道这中间恐怕不简单,碰了碰他的胳膊,叮嘱道,“奶奶知道你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你怎么样我不管,但你要答应奶奶,不要让除你之外的其他人为难那小姑娘,记住没?”

“知道了奶奶,秦一木贼着呢,奶奶不必担心她。”顾怀回过神,点头答应。

“原来那姑娘叫秦一木?名字倒是不错。”顾奶奶满意的点点头。

顾怀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暗想,要是让奶奶知道她口中懂事的小姑娘让自己以身相许,她会不会惊掉下巴?

搞不好奶奶不但不会反对,还会举双手赞成这桩婚事。

“孙子呀,我这几天看新闻,看到你和一个姑娘被逮到啦,都上报纸啦,照片上的姑娘是谁啊?”

顾奶奶眯着眼睛,戴着老花镜,指着屏幕上的一张照片问道。

顾怀叹了口气,那晚过后,顾家大少夜会神秘女子,这条报道就占据了郦城头条,到今天已经整整半个月了。

“你年纪也不小了,你不喜欢我管你的事,那就把你喜欢的人带回来给我看看,你知道的,我……”

“奶奶,我会的。”顾怀打断她的话。

“什么?”顾奶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顾怀的意思。

“我说,我很快就会带她来见你。”顾怀看着老人饱经沧桑的脸,认真的承诺道。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老人无所适从,顾奶奶张了几次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顾奶奶拉过顾怀的手拍了拍,脸上的笑容开出了花。

“你放心,你喜欢的人呀,奶奶肯定也喜欢,看着你娶妻生子,我就没有遗憾了。”

顾怀低下头,避过了奶奶的眼神,有些事情,只能说尽力,却不能保证。

“老夫人,少爷,江小姐来了。”佣人从外面进来道。

顾怀和顾奶奶闻言,一齐变了脸色。

“你快走,从后门走。”顾奶奶推了一把顾怀,示意他快些走。

“我明天再来看您。”顾怀也不多说,简单的道别之后迅速离开,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江小姐,大名江亭晚,顾怀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

这些年一直缠着顾怀,她认定了顾怀是爱她的,只是他本人还没有发现。

那晚给他下药的人就是她,她想生米煮成熟饭,再把这件事闹大让顾怀娶她,没想到最后给秦一木做了嫁衣。

顾江两家是世交,没有实质性的证据,顾怀也不好直接跟他们撕破脸皮。

之后江亭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顾怀却不能再姑息她这种行为。

这半个月里江亭晚处处堵他,今天竟然堵到了顾奶奶这儿。

2020-2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