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故意的……”颜小沫打完人之后才感到后怕。

菲佣将宝儿抱走,整个客厅很快就只剩他们两人。

空气静的吓人,颜小沫仿佛能够听到两人微促的心跳和呼吸声。

“女人,你应该知道被本少宠幸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多少女人做梦都得不到本少的怜惜,你竟敢不知珍惜?”

顾少谨暴怒,自出生以来他还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对不起,这我当然知道……”颜小沫闪躲着那双盛怒眼眸,害怕归害怕,但她也不会因此而选择屈服。

“但是,像这样亲密的事情要相爱的人才能够做,我若是随随便便地就被人亲,这既是对我的不尊重,也是对您的不尊重。难道顾总真的会喜欢随随便便就接受别人亲吻的女生吗?”

颜小沫紧张的手心出汗,顾少谨定定看着面前害怕但目光却又异常坚定的女人,心中的怒火这才消失了一些。

俯身惩罚似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我是你老公,不是别人。”

“老,老……”颜小沫整张脸噌得一下变成大红布。双脚忽然悬空,整个人就被顾少谨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

“啊~”

“你你你你要带我去哪……”

“换衣服,见家长~”

一切发生的太快,颜小沫还处于半蒙圈状态,就被人带到了顾家本家。

今天是顾家一个月一次的家宴,来吃饭的都是顾家自己人,唯一的外人的就是颜小沫了。

所有人好奇又疑惑的打量着这位面生的女人,一向不近女色的顾少谨,除了四年前突然抱回一个女婴之后,就再也没有带女性回来过。

“太爷爷~爷爷奶奶,表姑,温阿姨好~”

宝儿乖巧又礼貌地跟所有人大招呼。

“宝儿终于来啦,快到太爷爷这里来~”老太爷激动地招招手,让宝儿做到他身边的专属位子上。

那个位子原本是顾老太太的,自从老太太去世后就一直空着,直到宝儿的到来,空缺才被弥补,可见宝儿在顾家的受宠地位。

“少谨啊,这位姑娘是……”

顾妈妈很是警惕地看着颜小沫,心里升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的儿媳妇。”

顾少谨似乎完美没有注意到氛围的尴尬,微笑着冲着众人点了点,然后动作温柔的带着颜小沫入座。

“什么?!儿媳妇!谁让你带回来的儿媳妇!你应该要娶雅儿的,你这么做可对得起雅儿!”

顾妈妈大声的质问起来,坐在她身旁的温雅赶紧给她拍背顺气,“伯母,您不要生气,先听少谨解释。”

温雅谈吐得体,温文尔雅,向着颜小沫歉意一笑,然后静静等待着顾少谨的解释。

如果对外人说她是顾家的少夫人,没有人会有质疑。

“温阿姨,这是我妈咪。”

宝儿率先替爹地解释起来。

跟颜小沫一样晶莹灵动的眼睛眨着,“太爷爷,爷爷奶奶,表姑,事情是这样的。之前因为姥姥身体不好,所以妈咪一直在国外照顾姥姥。现在姥姥身体有了好转,妈咪便回国跟我们团聚了。”

宝儿说着还冲爹地眨了眨眼,其中传达的意思,也只有他们父女二人知道。

202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