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儿需要你,速回!”

疗养院的窗边,颜小沫看着手机上突然收到的陌生信息,手指止不住地颤抖。

信息里附加了一张照片,一位长得跟她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开心地拿着手机自拍,身后还露出了半张冷峻又温柔的脸庞。

“是他……”

颜小沫只需一眼就认出了当年拍走她的男人。

五年了,没想到那颗小小的细胞真的变成了孩子。

只不过……

颜小沫看着照片中小女孩身上的蓝色条纹病服,整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她的宝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穿着病服?为什么男人的信息如此急切?

“小沫,谁给你发的信息啊?是不是颜家的人……”

母亲担忧地声音将颜小沫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

“不是的妈,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您就安心的修养吧。”

颜小沫走到母亲病床边,为她盖了盖被子,露出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

“唉……”

颜母看着令人心疼的女儿,叹息一声,忽然想起来。“对了,当年那位帮助我们的恩公你找到了吗?要不是他捐给我们这么多钱,我们也没法到这里来看病,我的这条老命是他给的,咱们可不能忘恩啊……”

“嗯,我知道……”

颜小沫心情复杂地点点头,想到刚才那天信息,她下定决定,再次向母亲说了谎。

“妈,其实刚才的信息就是关于恩公的,我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他,所以我想回国确认一下,然后亲自跟他道谢。”

“应该的应该的……”

颜母脸上露出激动欣喜的神色,连连笑着点头,没过一会儿,脸上的笑容就变成了担忧。

颜小沫立马明白了母亲的担忧,劝说道:“妈,您放心吧,我会躲着他们的,再说了,当年他们都将我们赶出家门了,就算再相见我们也是陌生人,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唉……小沫,你也不要怨恨你爸爸,年轻时你爸对我们也很好,怪就怪妈的身体不争气,你爸要是不把我们赶出家门,恐怕颜家早就被我拖垮了。”

“嗯,我知道……”

颜小沫点点头,所有的怨恨都收在心底。

那个家早就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此生,她再也不想见那一家人。

“小沫,你什么时候回来?”

安排好一切之后,颜小沫只身去了机场,快要上飞机时,她唯一的好朋友威廉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这五年来多亏了他的帮助和照顾,她才逐渐适应了海外的生活。

“我也不清楚,可能很快,可能要等很久。”

“那你辞职干嘛啊,不是说好一起拍出好莱坞大戏的嘛,现在你这位大编剧走了,徒留我一个光杆导演有毛用啊……”

威廉叫苦连连。两人相处的五年间,颜小沫的英语水平没提高,倒是把威廉的中国话教到了十级,说得比本国人还溜。

“放心啦,这是我们的梦想,我怎么会丢下你一个人呢。我会回来的,要是实在不行,你就来找我,到时候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合作的。飞机要起飞了,我们手机联系。拜拜~”

颜小沫冲他挥了挥手,加快脚步向里走,身后的威廉高声大喊:“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

“知道啦~”

202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