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刚那赵军不是说了吗,他已经请晏西深出面了,我们这会就算找到他又能如何?

素有耳闻,他那人只认钱不认人,而赵军财大气粗的,想必他们早已达成协议。”

温菱当然也想请那男人出面,但是刚才见赵军说得那般胸有成竹样,不用说,这两人应该开始了什么勾当才是,说不定,刚才这打人一出戏就是晏西深教他的。

“不,不,你听爸爸说,赵军是想请晏西深出面没错,但据我所知,晏西深还没答应和他合作。

听说他开的价格非常高,赵军到现在还想着怎么压价,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得赶紧找到他。

兵不厌诈,我们就给他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不是一直想我们菱香品阁在华城消失吗?那我们就反咬他一口,让他泡芙甜品彻底消失在这华城。”

两家恩怨早已深如刺骨,也是时候拔了,眼下局势再清楚不过,谁能先请到晏西深出面,这仗就算赢了大半。

只不过,晏西深是赵军先邀来华城的,她们菱香品阁真的能与之抗衡吗?

回到温家。

温菱洗完澡后,呈大字横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爸爸说的那句让泡芙彻底在华城消失的话。

她明白,自这个什么晏西深来华城后,形势犹如箭在弦上,菱香和泡芙,必定是最后一生死决战了。

不是她多抬高那男人,而是她知道,那个男人确实有这个本事。

别问为什么,女人直觉而已。

滑开手机,她这才发现,刚才情急往店里赶时,按下的那排字竟然还没发出去……

完了,他定会以为她失约了。

点开微信,翻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头像后,她把那条信息粘贴上去,正准备发送时。

突然又想到什么,事隔刚才,都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她再发这条信息,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她将信息一删。

想了想后:不好意思,今晚有点事,所以我……

信息发出后,她莫名的就心跳加速,像个恋爱的小姑娘一般,双颊通红,呼吸絮乱。

这个名为深情款款的男人,是她聊了三年的一个网友,两人没见过面,也没听过彼此声音。

除了用苍白无力的文字交流,再无其他,但仅是这样,温菱却觉得自己越发的依赖上了他。

因为他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陪她走了一段路,那是妈妈去世的那年。

这个看不见,碰不着的怀抱,给了她无限温暖,众人皆知温大小姐嚣张跋扈,但却没人能懂黑夜里她那颗脆弱似一碰就碎的心。

很快,对方回了三个字:没关系。

然后就没有下文,温菱捧着手机半天不知道该再发什么好。

巴掌大的小脸下咬了咬唇,盯着手机,无聊的滑了很久后,终是撅嘴将它扔向一边。

算了,等这次事过了,她再找个机会好好跟他道歉吧,他也说了,这次来华城会呆上好一些日子,所以不着急。

夜色越来越深,她眼皮沉得厉害,没一会,直接就昏睡了过去。

202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