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非晚艳丽的脸上爬满了红晕。

挣扎完全没有作用,眼眶红了又红,却又立刻扭过头,不想在这个登徒子面前示弱,“我才没有呢!”

自动送货上门?一听就不是好话,他凭什么这么说她?凭什么这么武断?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心中愤懑不平!这男人不仅是个登徒子,还是蛮不讲理,粗鲁无比的登徒子。

瞥见小姑娘有些泛红的眼眶,男人眼里闪过一丝笑,还真是可爱,不过敢闯进他的房间泡澡,真的会如此单纯吗?如果是演戏,那演技如此出众也该是个厉害人物,但偏偏她又不是。

“你没有吗?嗯?那这氵显漉漉的模样是怎么来的呢?”

提到这一点,桑非晚心里头有些虚,微微低下头,灿若星辰的眼睛闪了闪。她以为这是身体记忆中那个影帝的房间,谁知道会跑错。现在闹出这种事儿,让她好生尴尬。

“我进错了房间!”尽管知道她没有理,但她还是理直气壮的说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弱了气势!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打算继续逗弄桑非晚的男人立刻沉下了脸,“哦?那你打算对谁投怀送抱呢?”

“与你何干?请你放开我。”

捏着她的手越来越紧,疼痛席卷全身,桑非晚额角渗出冷汗,却依旧强忍着不发出一丝痛喊声。

哼,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令人讨厌,不仅没有风度,更加没有气度。比起她曾经见过的皇亲贵胄,差的好远。

“我偏不放,你待如何?”男人俯在桑非晚的耳边,低沉的嗓音伴随着呼出的热气钻进了有些冰凉的脖颈间。

纤细的脖颈直接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桑非晚恼羞成怒。

“流氓!”

若不是双手被捏住,桑非晚一定挠花男人的这张脸,脸皮他自己都不在意,要来何用。

“说说吧,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卫生间,还悠闲的穿着衣服泡澡?”说话间,男人的手缓缓松开,理了理被桑非晚蹭的有些皱的衬衫,不过挡路的腿依旧没有挪开。

吹了吹自己红红的手,桑非晚冷冷的说道,“我就是个小演员,单纯跑错了房间。”

“演员?有趣。”男人眉毛一挑,刚才还在想这小姑娘若是演员,演技得厉害成什么样。转眼就真的发现是个演员,还真是有意思极了,“不如这样,你演一场戏,演得好我就相信你没有其他目的,放你走。”

“演不好呢?”

“那后果你可能不太想知道。”

“好,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演得好,你不仅要放我走,还要答应我一件事。”桑非晚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男人的脸,发现这个男人的表情控制的好生厉害,她竟无法辨出他此刻的情绪。

“你确定不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不过也无所谓,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故意,演得好,我都答应你。”

难得遇见这么有趣的人,给他平淡无趣的生活增添点调味品也不错。不过,若是她敢提出过分的条件,那他可不会轻易放她走呢。

“演什么?”

“演一场勾魂夺魄的戏。”

2020-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