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露重,帝都最高档的别墅酒店内,传出低低的沉吟。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气,华贵的Kingsize大床,被薄纱覆盖的年轻女子,美艳动人,令身边的男人心驰神往。

“叮咚。”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迷迷糊糊地醒来。

黑暗中,看到陆梦溪发来的转账成功的截图,立即没了睡意。

她拖着酸疼的身体,瞥了眼身旁熟睡的男子。

窗外皎洁的月光落在男人刀削斧刻般完美的侧脸上,更显得他高贵出尘。

她就是跟这样尊贵的男人一整夜?

“梦溪……”

男人口中喃喃出声,陆小米心里一紧,匆忙轻手轻脚地离开。

地狱般的修罗场,没什么好留恋的。

为了照顾重病的母亲,她边上学边打工,又借了很多外债,几乎是入不敷出。这次手术又要花几十万,山穷水尽时,同父异母的妹妹找上门来,提出可以给她钱,代价是……

为了救母亲,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个姐姐是父亲和小三生的,巧的是,两人竟然在同一天出生,不过陆梦溪比她早出生了半天,就要当她的姐姐。

陆梦溪的名字很好听,她的名字却像是随便取的,小米,多么明目张胆的忽视。

邓雯心仗着是妈妈的表妹,接近妈妈进而勾搭上父亲,母女俩用尽心机,早早把她和母亲从家里赶了出去,如果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她是断然不会和陆梦溪见面的。

好在陆梦溪说话算话,替了她一夜,她便爽快地把钱打了过来。

可没想到,陆小米在电梯里登录网上银行查询时,发现自己卡上还是只有仅剩的30多元,那个转账截图像是PS的!

怎么回事?

陆梦溪不是答应会打钱给她吗?

她握紧双拳,头也不回地坐公交车赶去了陆家。

“陆梦溪,你给我出来!”

“一大早的吼什么!”

餐厅里,一个中年男人一手持刀,一手持叉,不紧不慢地吃着早餐,仿佛是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一样。

看到这副假惺惺的样子,陆小米的眼眸立即冷了下来:“爸,陆梦溪呢?”

“那是你姐姐。”

“我问你,陆梦溪在哪里?为什么我答应的事做到了,你们答应的钱却没有给?没有这笔钱,我要怎么给妈妈交医药费?”

“急什么?”父亲从继母手中接过一片面包,慢悠悠地吃了起来,“医院是救人的地方,晚交钱,还能杀人不成?”

“那可是我妈!”

邓雯心穿一身高档真丝睡衣,像是被陆小米的叫声吵到一样,不耐烦地瞥了眼:“昨晚的事办妥了?没露馅儿吧?”

“没有。”陆小米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这几个字。

他们吃饭的餐厅都比自己的出租屋还要大,这个狐狸精真是有手段,不仅让爸爸心甘情愿离了婚,这么多年还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给,要不然她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要为生活奔波劳碌。

“办成了就好。不过,你还真是个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女孩……哦不,现在应该叫你女人了。”邓雯心唇角闪过一丝讽刺的笑。

2020-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