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重生以来,顾枝便对自己的生活作息极其有规划,宛如上了发条的精准器械一般。

她昨晚并没睡好,直到闹钟响起,睁开眼睛的那一瞬,眸底仍积蓄着浓重的惊慌与警惕。

当看到面前是自己那熟悉的出租屋,而不是前世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时,她才勉强松了口气,镇定下来。

“加油!”女孩面色坚定地对自己低语了一句,然后迅速起床穿梳洗。

她定的是凌晨六点的闹铃,窗台上的多肉宝宝绿意正浓。

顾枝梳洗好后便在小书桌上坐下,桌子上还搁着她昨晚刷的习题册,不过她要找的不是这个。

刚重生回来,对这将近十年前的书桌摆放还不太熟悉。

最终,顾枝是在墙角落了灰的黑色双肩包里找出了一本小册子。

——《高考必背古诗文》

她翻了翻,打算找找没有背过的。

然而,两眼一抹黑……

她好似低估了自己前世不学无术的程度,毕竟,她可是鹿鸣高中连续两年都没有毕业的学生。

顾枝明白自己应该是挺聪明的。

她曾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入鹿鸣中学,但是后来,顾娉婷母女进了顾家后,她和父亲的关系越来越差,也越来越叛逆,最后干脆荒废学业,喝酒染发打耳钉,无所不通,无所不精。

但,即便她和父亲的关系闹得水火不容,最后甚至搬出了顾家,她待顾娉婷母女却是掏心掏肺的好。

可恨前世没炼得一双火眼金睛,看不出继母继妹外裹蜜糖,内里却是无时无刻想毒死她的砒霜。

想到前世,顾枝的眸光寒寂寂的,竟一时陷进去出不来了,直到窗外一声鸟鸣才唤醒了她。

她的目光掠过那一只麻雀。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也明白这个道理吗?”

女孩的话语轻轻的,竟带着一分和煦的柔意。

她垂下眼眸,目光落到书页上。

从小她便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是以学习对她而言,比常人要容易许多。这是老天爷赏饭吃,可惜她前世并未珍惜。

一个小时后,顾枝看得眼疼。

她比了比厚度,差不多已经背了三分之二了。

拎了挎包,在楼下的早餐摊买了份煎饼果子,她便急急忙忙地赶地铁去了。

剧组离她住的地方不是很远,她到得挺早,但是某人显然比她到的更早。

酒店的大厅里,顾娉婷正以众星拱月之姿被围在中央。

她身边的女艺人们叽叽喳喳的,无非是在讨论昨晚顾枝发的那条微博。

“要我说,顾枝怎么可能拿到那个角色?她那个演技,谢导是瞎了才会选中她吧!”

一个妆容妩媚的艺人轻哼一声,“别说,顾枝长得倒是一副狐媚子相,说不定是和投资方大鳄做了什么肮脏的交易呢!不然她怎么可能空降剧组,直接就抢了娉婷的女一号角色?”

她说完这些还特意看了一眼顾娉婷,“你说是吧?娉婷?”

顾娉婷闻言,没说话,但那张天生惹人疼惜的脸上却是有几分苦涩。她穿着一身端庄典雅的红色小礼裙,微微一低头,凸出的锁骨愈发衬得她肤白如雪,脆弱不堪。

不解释,不否认,只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这是她惯用的招式。

2020-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