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织笑了笑,自然的上前接过他手中的东西道:“你回来了?我看着你衣裳脏了,就给你洗了。”

这几天光喝粥,祝织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见着肉了眼睛也险些冒绿光。

“中午做鸡如何?”祝织看男人并不抵触她的动作试探性问道。

男人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转身打了一盆水擦洗起来。

祝织顿时高兴的将兔子放到鸡圈里,拎着鸡进了厨房。

这是她第一次进这里,同卧房如出一辙的简陋,围着一面墙搭建的简易灶台,西南角放着米缸水缸,东面角落堆着一堆劈好的柴火,火灶跟前还有个小板凳。

祝织从来没有用过这种土灶,本打算生火烧一锅滚水,结果怎么都没办法把火烧起来,最后没办法只能去找男人。

看着男人娴熟的将炉火生起来,祝织真心实意的朝他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男人抿了抿唇,移开视线往炉灶里又添了两根柴大步走了出去。

等到将水烧滚,祝织开始处理野鸡。

烫水,拔毛,开膛破肚取出内脏,将整个鸡清洗干净剁成块,又取了土豆来去皮切块,码好放在盘子里备用着。

一切准备就绪,祝织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着手将大铁锅擦干净,滚锅烧油,放入葱姜蒜和辣椒爆香放入鸡块翻炒成金黄色泽,鸡肉香气溢出后加入佐料最后加半锅水盖上盖子开始闷煮。

做完这一切,祝织长舒一口气,只觉得两条腿都开始打摆子。

这身子委实太胖了些,才站这么一会就不行了,身上更是汗如雨下,小风一吹透心的凉。祝织擦擦手转身准备出去找点野菜再凉拌一个菜,结果一回身就见着厨房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汉子,视线落在盖着盖子的锅里,喉结耸动,目光灼灼,显然是闻着味儿馋了。

祝织笑笑道:“还没熟呢,再等会。”

汉子也不知听懂没,又咽了两下口水将目光转向她,直勾勾的盯着也不说话,祝织被盯得莫名其妙,仔细看他眼神后摸了摸鼻子试探性问道:“你是……想问我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汉子脑袋歪了歪,似乎是在思考她的话,随即点点头,目光澄澈通透,极为真诚。

祝织抿唇一笑,觉着这男人怎么跟个稚童一般,倒是有些可爱,“正好,我想去采摘一些野菜,你能带我去吗?”

汉子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往着山里去,在山外围祝织就看见了一些可供食用的野菜,如今是三伏天,许多野菜正是长势最好的时候,口感鲜嫩爽脆,到了雨季林子里更是有许多新鲜的口蘑,到时也可以来采摘。

祝双见着那些纯天然无污染的蔬菜心中欣喜,摘得忘我,便是汗水顺着下颌滴入地里也顾不得擦拭,不大会功夫便摘了好些在兜里。

“走吧,我摘好了,咱回吧。”祝双抖了抖手里野菜上的土一边笑着道。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几道刺耳的声音。

“哟,这不是村东头那二傻子吗?”

“哈哈哈,可不就是他吗,咋的今儿没进山打猎啊?”

“就是,大家伙可等着你的肉呢!”

祝双疑惑转身,就见着七八个十二三岁穿着布衣短衫的少年背着背篓勾肩搭背,嘻嘻哈哈的望着汉子,眼神之中满是轻视和恶意。

“喂,摘得什么?赶紧拿来,我们中午还没想好吃什么呢,快点!”其中一个少年高声叫嚷着,几步走近就想要夺了汉子手上的东西。

祝双转头才看到汉子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抓着一条蛇,那蛇已经死了,血色将他手掌染得鲜红。

“你受伤了?”她一惊,这蛇她也看不出来有没有毒。

“死肥婆,闪开,好狗不挡道!”那冲过来的少年见她挡在汉子身前,顿时一脸嫌恶的伸手推她。

“哈哈哈哈,这么胖,果然是肥婆,这长得比我家猪都胖,笑死人了,我家猪一天喂四顿都长不到这么胖啊。”

“也不知道李大傻从哪找了个这么胖的女人,远远一看还以为在遛猪呢哈哈哈哈。”

“傻子配肥婆,岂不是般配?”

“就是就是!”

几个少年你一言我一语的嘲笑着,看着祝双的眼神毫不掩饰恶意。

“起开,你,大傻子,赶紧的把蛇给我,好久没吃蛇肉了,今儿可以尝尝鲜了。”少年一脸馋相,伸手就要去抓汉子手中的蛇。

祝双早被几个少年嘲讽的心头火气,见着他的动作毫不犹豫一把抓住他的手,目光冰冷的看着他,“谁让你拿了?”

少年一愣,随即怒而出手,一巴掌扇向她的脸,“死肥婆,给你脸了还,敢跟我动手!老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道这刘家坳谁才是爷!”

祝双皱眉,不过是个十二三的孩子,竟然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抬手一挥,直接将少年甩到一边,祝双看着他道:“不问自取是为偷,不是你的东西,你最好不要动。”

“哈?老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真当老子我好说话是不是?!”少年踉跄站稳,目光凶狠的盯着她,往地上啐了一口后招呼道:“兄弟们,给我揍她!”

几个少年顿时冲了过来。

祝双眉头皱的更紧了,脚下微动,便感觉到胳膊被人拽住,回头看到汉子木着脸将她拉到身后,紧接着其中一个少年一脚踹到了汉子的肚子上。

少年人的力量虽然不大,但全力之下也很是疼痛,汉子倒退了一步,满是络腮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仍旧坚定的站在她面前,既不还手,也不后退。

祝双惊愕不已,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纵容这些少年,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拉屎撒尿了他竟然还是不出手,由着被人打。

有少年试图绕过汉子来打祝双,但都被汉子用身体挡住,他们愈发的愤怒,全力发泄般的对着汉子出手。

“够了!”祝双看不下去了,怒喝一声将一个冲上来的少年一脚踹开。

“我看看谁敢再动手!”

202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