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岩,对病着的姑娘说话客气些。”

女佣从蒋烟烟的手中接过了喝干净的粥碗,回头训斥了一句。

这倒是让蒋烟烟对女佣的身份有些意外,看来她地位颇高,连管岩这样的大少爷也得让她三分。

“是是是,沈妈。”管岩客客气气地认错,“那我就不在这里给蒋小姐添堵了,免得又烧上来还真的就赖在阿琛这里不走了。”

管岩说完就跑路,蒋烟烟满头黑线,这还不是在给她添堵?

“蒋小姐别生气,管少爷从小就是这样的个性,其实他也是担心你,才一早过来看看情况。”沈妈许是注意到了蒋烟烟有些无语的神情,赶忙替管岩解释道。

“我……”蒋烟烟想开口,可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么称呼眼前这位看来地位颇高的女佣。

“蒋小姐也叫我沈妈就行。”

沈妈的话倒是让蒋烟烟心里微微一惊,果然这位看上去就四十多的女佣的确是眼光毒辣。

“沈妈,那您叫我烟烟就行了。”蒋烟烟笑眯眯的,沈妈照顾她的样子,倒是让她想起了在国外念书时的房东太太,“哦对了,现在几点了?”

“快下午一点了。”

“天哪!”蒋烟烟一拍脑门,她的脑子一定是烧糊涂了怎么就忘记了她订了今天下午五点的机票飞回国?

“蹭”地一下,她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可身上穿着一件睡衣,连忙扭头问沈妈,“我的衣服呢?”

沈妈指了一下浴室的方向,看到蒋烟烟鞋也不穿踩着地板就跑进了浴室,“烟烟,你把拖鞋穿上。”

只是,这些话都被蒋烟烟给无视了。

浴室里并不是蒋烟烟昨天穿的衣服,只有一件崭新的连衣裙。

她扫了一眼牌子就知道这裙子价格不菲,但现在是特殊时间,大不了以后想办法把钱还了就是了。

“沈妈,我赶时间去机场。”蒋烟烟急匆匆地从浴室跑出来,顺带着随便扒拉了一下头发,跑出了房门。

沈妈还在后面操心地喊她停下,正在楼下打扫的其他女佣们见状,纷纷上来拦人,就差抱着蒋烟烟不让她走了。

“沈妈,我真的要去机场,你让她们别拦着我。”蒋烟烟身上本就没什么力气,这下被几个女佣一拦,是真的彻底出不去了。

“烟烟,女孩子要照顾好……”

就在沈妈苦口婆心地劝着蒋烟烟的时候,“滴——”地一声,别墅的大门在此时被人从外面打开。

一身黑衣的男人站在门口,视线扫过蒋烟烟下意识蜷缩的光溜溜的脚趾,微微皱眉,“去把鞋穿上。”

拦着蒋烟烟的几个女佣纷纷退开去,赶紧回到自己原本的工作岗位上,但都偷偷地瞟着这边,好奇蒋烟烟和岳时琛之间的关系。

“岳先生,我真的赶时间去机场,救命之恩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的。”蒋烟烟双手合十,在岳时琛的面前相当努力地九十度鞠躬,把一旁的沈妈都给看乐了,这蒋小姐,是把少爷当成佛在拜么?

“医生怎么说?”岳时琛关上门,将手中的东西都交给一旁的女佣送到书房去。

蒋烟烟愣愣地看着岳时琛,他这好像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吧?

“医生交代过,蒋小姐还需卧床静养,最起码两天。”沈妈的眼神闪了闪,在医生交代的基础上,又多加了二十四个小时。

“两天?”蒋烟烟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可是我明明……”

在岳时琛的目光逼视下,蒋烟烟最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轻到连她自己都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

“去躺着。”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2020-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