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蒋烟烟只能够听到自己的喘息声。

“要是让她跑了,我回去怎么交代!”

凶狠的声音就在不远处想起,那些手里拿着刀的人正在一点一点地搜寻过来。

路边的垃圾桶被他们一脚踹开,“丁零当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尤为明显,在她的耳边不断地回荡着,从来没有一次,她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突然,有两道灯光在小巷口亮起。

有车子!

她本已经跑不动了,但是此时心间燃起了希望,立刻从藏身之处跑出来,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车灯的方向跑去。

“咣当——”一声,她不小心撞到了路边的一个金属物件,物件倒地,立刻引来了追兵的注意。

“在那里!快点!别让她跑了!”领头的人高喊着,立即追了上来。

“靠!”蒋烟烟狠狠地骂了一句,心中不停祈祷这车子就停在原地,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开走,“这里救命啊!救命!”

她一边喊一边朝着车子的方向跑,在握到门把手并且开了车门的刹那,心中一阵欣喜。

可她还来不及看清车里头坐着的人是长什么样子,她的身后便有一把斧头飞了过来,擦着她的脖子狠狠地砸在了车上,吓得她出了一身的冷汗,原本要上车的腿也像是被冻住了,动弹不得。

“麻烦。”

蒋烟烟只听得坐在后座的男人嗓音低沉,似乎有些不耐烦地说了一句,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被拽进了车里,“砰”地一声,车门在她的身后关上。

“啊——”

因为被拽地有点突然,蒋烟烟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撞到了那人的身上。

靠——

这个人的胸膛怎么这么硬?

石头做的么?

“岳少。”前头传来司机的声音。

“开车。”

蒋烟烟揉着被撞到的地方,听到身旁男人的声音,微微一愣,低沉且磁性的嗓音,超级对她的胃口。

鼻尖萦绕着清冽的松木香气,蒋烟烟对男香的了解知之甚少,此时忍不住多闻了几下,觉得被人追杀的有点糊里糊涂的脑袋都变得清醒了很多。

“岳少,那些人还在追。”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有些无奈。

“还在追?”蒋烟烟赶紧换了个方向,跪坐在后座,透过车子后面的玻璃,看着嚣张地在布里斯班的街头拿着斧头砍自己的一帮人,此时正开着摩托,想要追上这辆车。

“阿琛,那些人就是冲着这丫头去的,你直接把她丢下去,没那么麻烦。”

副驾驶座上突然响起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蒋烟烟浑身一凛,赶紧扭头求救,“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来布里斯班玩了几天的学生,我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追着我跑。”

想到自己刚刚躲藏在黑暗狭长的小巷中与死神擦肩而过,她绝对不要再经历第二次。

“停车。”岳时琛低头,淡漠的眼神扫过蒋烟烟的脸,在看到她脖子上有一条淡淡的血痕,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头。

“你……你不会真的见死不救吧?”蒋烟烟有点不敢相信。

这车子可是布加迪威龙,真的开足马力,后头那些摩托车怎么追都追不上的。

然而,在蒋烟烟的质问声中,车子已经靠边缓缓停下,身后摩托车的轰鸣声正在逐渐逼近。

他倾身过来,打开了她那一边的车门。

淡漠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以后,别这么轻易地把命交给别人掌控。”

2020-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