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内,把苏小意带来。”牧熙泽背着身冷冷道。

安许看了眼腕表,“现……现在?”

十点半啊!

大半夜去苏家带走苏家小姐会不会不太好啊。

牧熙泽眉眼微凛。

“有什么疑异吗?”

安许吞了口唾沫,“没!”

牧熙泽那眼角危险的暗光让他不由的脊背发凉,说完,他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

总统套房外响起尖锐的女声。

“放开我,不知道抓人犯法?”

苏小意下班回家,刚卸了妆,还没洗干净呢就被后妈亲爸给拽起来交给了牧家的人。

这家人,为了钱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这大半夜地就这么把她给了牧家,也不怕她一个女孩子出事儿。

苏小意在被带来的路上已经想到了,牧家这么晚找她,只有一个原因,她被发现了!

她已经很小心了,怎么会?

不过,如若牧熙泽追究昨晚的事,她死咬着不松口就对了,反正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件事就是她做的,他能拿她怎么办?

听到门外声响,牧熙泽没有做声,抬手一挥让人把她带进来。

苏小意随着安许绕过欧式雕花的隔断,来到正厅,只见沙发上坐着一名男子。

他穿一身银白色西服,气质高雅,英俊的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似乎有些,面熟?

而窗边站着的那位嘛……

光背影就给人一股森冷的寒意。

“总裁,苏小姐到了。”安许看了苏小意一眼,然后迅速撤退。

苏小意分明看见安旭眼里划过一丝,同情?

她脑子里一团乱麻。

这时,牧熙泽回过身来。

苏小意分明感觉周身温度骤降,那男人冰山般的气质让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强大的气场压得她大气都不敢喘。

他,似乎比睡着的时候更英俊了。

剑眉星目,鼻子高挺,菲薄的唇微微抿着,气质清冷卓然。

苏小意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往后退了几步。

这是要当庭对质吗?

正想着,沙发上白西服的男人凉凉地开了口。

“你好大的胆子!”

“啊?”

苏小意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装腔作势地壮着胆子,“你们是什么人,抓我来干什么?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现在就可以报警……”

“闭嘴!”

牧熙泽启声,简洁明了,却有着足够的震慑力。

房间瞬间安静下来,静的连一根针掉地都能听见声音。

白景茗也怔住了。

没想到这牧熙泽,对待未婚妻也毫不怜香惜玉啊。

他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似乎预想到了苏小意婚后的悲惨生活。

不过,眼前的这个素面朝天的女人,跟那天在酒吧里遇见的妖娆美女可截然不同。

白景茗拖着下巴,歪头细细打量着苏小意,觉得这事儿越发有趣了!

苏小意觉得自己像一头小绵羊,掉入了狼窝。

沙发上坐着那个还好,可对面这冰山,她怎么应付啊。

她被牧熙泽幽深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头皮发紧,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要招供了,白西服男人突然站了起来。

他双手插兜,玩世不恭的走到她面前,“亲爱的,昨晚不是你陪我在酒吧喝酒的吗?”

苏小意猛吞了一口唾沫。

“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家教很严,从不去酒吧!”

2020-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