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筱筱身着酒店的浴袍,细细的柳腰被带子系着,不堪盈握,胸前凌乱敞开,虽然不至于走光,但也露出该露的部分--精致如玉的脖颈和锁骨,甚至若隐若现的美好全都布满吻痕。

她似被眼前一幕吓懵,一时不知如何应付,却已被无数长筒相机捕捉到那些特写镜头。

酒店保安终于挤进来,拼了命把记者往外赶,不过也对眼前一幕感到震惊,眼神频频扫过安筱筱,又看向满屋子乱扔的男人女人的衣服。

这--

云城首富被戴了绿帽子,太劲爆了!

媒体记者被赶出去关上门,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该拍的全都拍完了。

安筱筱松了一口气,虽然这出戏是自己一手导演的,可面对这样的阵仗,她还是吓住了。

估计很快就会天翻地覆。

事不宜迟,门一关上,她便赶紧滚回去换衣服,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混乱和怒骂。

对,怒骂!

安大伟那个不称职的爹知道这件大逆不道的事后,肯定会把她吊起来打的!

刚把睡袍扯下来,手机响起。

“喂,曼柔……”将手机夹在肩膀上,她狼狈又忙碌地弯腰捡衣服,急忙匆匆地说,“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只是这些记者比我想象的疯狂,吓死我了!”

话未说完,一头乌黑秀发被一股大力扯痛,她“啊”一声惊叫,手机坠地,仓皇回头,顿时惊呆!

下一秒,反应极快的安筱筱赶紧扯了男人身上的薄被捂在自己胸前!

丫的!被记者一搅,她都忘了这屋里还有个男人啊!居然把睡袍扒了!

心里默哀,刚才被这人看光了,呜呜……

真他么的现世报啊!

贺御君现在差不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是不曾想,世事居然这么凑巧!

现在,他倒要听听这臭丫头片子怎么跟他解释道歉!!

居高临下,冷冷俯视着眼前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儿,贺御君浑身凛冽沉着的气质让他丝毫没有未穿衣服的狼狈与窘迫。

时间悄然流逝,安筱筱被他盯得,毛骨悚然。

气氛僵持了几秒,两人同时开口:“喂!你……你转过身去!”

“哑巴了?”

气氛又一僵,这人惜字如金,气场凌厉,一股子冰冷的寒气从脚底冒起,筱筱身子一哆嗦,大眼睛滴溜溜地乱转。

好像……这人并不好说话。

吞了吞口水,安筱筱暗暗壮胆,娇嫩欲滴的唇瓣不屑地撇了撇,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冷峭地往上翻:“有……有什么好解释的啊,我这么正点的一个黄花大闺女让你睡一晚,你还能亏了不成?”

贺御君盯着她胸前看了看,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上,确实遍布吻痕。

俊挺的眉宇微蹙,男人邃黑的眼眸陡然暗沉,淡淡凉薄地说:“昨晚你给我喝的是迷药,不是催/情/药--这黑锅,我不背。”

安筱筱骇然一惊:“你……”

这什么人啊!

筱筱吓得肝胆儿直颤!

他知道那杯酒是迷药,居然还喝下去?!

筱筱头皮发麻,耷拉着眼皮,白着小脸半晌说不出话来,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什么恐怖危险的人物……

正发愣间,男人冰冷凌厉的吐息骤然到了眼前,一个战栗,她猛地向后扬起脖颈:“你……你想干什么--”

猝不及防地撞入一双鹰隼般的深邃眼眸,筱筱心跳又乱掉一拍。

冷!

这个男人,似乎自带冰冷体质,就连吹拂在脸上的气息,就足以把她冻僵在原地……

筱筱想哭,她不过是为了逃婚设计了一出戏,想着事后给人一笔钱当做赔罪,对方看在她这么年轻貌美纯良无害的份上,应该不会追究的吧--毕竟也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啊!

可为什么,她像是主动跳进了另一个恐怖的陷阱?

贺御君盯着眼前的女孩儿,从身高发育来看,太嫩太幼,着实想让人咬一口……

喉结性感地滚动,他摒弃心里杂乱龌蹉的念头,皱了下眉:“几岁了?”

几岁?筱筱一怔,脑子实在运转缓慢,只能乖乖回答:“刚……刚满十八。”

“是吗?”这人饶有兴趣般,挑起了尾音。

这么个小丫头片子,胆量倒是挺大!

高大光/裸的男性身躯带着迫人的气势压进,他居高临下地俯低身体,眯了眯眼:“你不想嫁给章国智?”

2020-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