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朝,天启二十五年,春。

京城三十里外小破庙。

两个鼻青脸肿的男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嚷着:“小姐饶命啊!”

暮成雪杏眸圆瞪,一脸凶狠:“说,谁让你们来的!”

“是二夫人!”两人对视一眼:“二小姐您……病好了?!”

病?

她原本是药王谷小婢女一枚,每日和师姐几个守着羽嘉森林伺候花草虫奇珍异兽,日子虽然过的单调枯燥,倒也波澜不惊。

可今儿个一睁眼,她就瞧见这两男人正拿着麻绳准备绑了她不说,嘴边还流着哈喇子。

她当下一个暴起,直接赏了一人一板砖。

直到突如其来的记忆涌入脑海,暮成雪才明白,自己是穿越了,穿越成为魏武侯府二小姐,今年十三岁,由于天生痴傻,从小由夫人领着四处求医。

但半个月前,原主母亲病逝,她原打算带着骨灰回暮家,倒霉催的半路出了岔子。

她捡起地上的骨灰盒子,抬手一摸,顿时一股子仇恨冲进她的脑海。

原主母亲名叫赵冉,原是平城首富之独女,嫁于当时暮家旁系庶子暮兆丰为妻,为他散尽千万家财拿下侯爵之位。

没想到暮兆丰是个狼心狗肺之人,不但和人私通生下一子一女,更在她生下痴傻女儿暮成雪以后,一纸休书将人扫地出门,将那女人及其子女接入府!

暮成雪气的咬牙,这样的男人,要是落在药王谷的手上是要被做成人形制药器的,别说成亲生子了,连吃喝拉撒自己说的都不算的那种。

她指着边上昏迷着的白衣男子问道:“那他呢?他又是谁?”

其中一个倒霉蛋说:“小的不知道,小的只是奉二夫人的命令杀了二小姐,那个人不是我们弄死的。”

另一人也连忙说道:“是啊,我们到之前,他就已经死在这儿了。”

死了?

是你们眼睛瞎了吧?

暮成雪撇撇嘴,不和他们一般计较,反正她天生左手算人机缘,右手断人生死,搞清人的身份算什么,她能直接读取旁人的回忆。

于是她几步上前蹲下,依然抬手一摸,顿时愣住了。

这人竟然是御王,当今天子的皇弟!

大周开国三百年来,唯一一位以国姓为称号的御王。

这还不算,此人还是原主的未婚夫。

这……

暮成雪在记忆里搜索片刻,找到这一段。

三年前赵冉知自己染了绝症命不久矣,献上家传之宝暖玉簪,保住毒发的御王一条命,报酬就是自己女儿和御王的婚约。

可赵冉不知道那暖玉簪虽能暂时保命,却也是间接害了对方。

暮成雪心情复杂,打量着地上的男子,三年过去了,他虽依旧身姿挺拔,却比当年孱弱了太多,如今脸色灰败,整个人痛苦的缩在一起。

曾经大周朝的战神,四年定西北,三年平南疆,战功赫赫,威风凛凛,最后却要因毒发死于此。

她轻叹一声,咬破手指塞进他的嘴里。她作为药王谷的婢女,天生骨血可入药,虽然暂时解不了毒,却可暂时护住他的命。

御昭冕寒毒发作,意识涣散,随着暮成雪的血流入口中,他周身的寒冷渐渐散去,僵硬的四肢也逐渐恢复知觉,陷入沉睡。

少女脸上笑容散去,眉心攒紧,轻声说道。

“当年你若愿用一身功力去换,即便是这寒噬蛊毒也奈何不了你。可你为什么选择死路,一戴这暖玉簪就是三年,到死都不愿意摘下呢?”

她取下暖玉簪,插入发髻,瞬间周身寒气起,暖玉簪散出雾气,原本隐隐发蓝的簪体变成了暖黄色。

“她献上簪子害了你,今日我救你,也算是因果循环。”

而原主母女,今日是赵冉的七七,原主死在今日,也正好和母亲在阴间再续亲情?

至于这留在阳间的未了事,她既接下了这具身子,那这些旧事、恩仇,就由她一并清算!

两个时辰后,一辆马车缓缓的行到京城城门口。

俩倒霉蛋对着车厢点头哈腰:“二小姐,京城到了。”

暮成雪排出三根胡萝卜摆在矮几上,伸手掐了御昭冕的脉象,最后望他一眼,伸手拨开车帘下车。

“今儿个是魏武侯府的什么日子?”她问。

一人急忙回答:“是大少爷金榜游街之日,另外有传言宫中有意在这一日为大小姐和三皇子平王赐婚。”

少女勾唇,笑如鬼魅。

难怪……这就说的通了。

她今日若带着魏武侯夫人的骨灰回府,不但大少爷会被剥夺状元之名,怕是大小姐的赐婚也会受影响。所以二夫人想法设法阻拦她回京,顺带……杀了她!

看着暮成雪嘴角勾起的冷笑,两人平地打了个哆嗦。

为了方便驾车,暮成雪给他们喂下了毒药,只要两人心生旁念,立马心如刀绞。

“行了,将他好好的送回御王府,然后就没你们的事了。”

“二小姐,那我们体内的毒……”

暮成雪想了想,掏出一根胡萝卜掰成两半,说:“一人一半。”

两人大喜,跪下磕头。

暮成雪望着头顶的城门,心里冷笑。

魏武侯府双喜临门,她那禽兽父亲自然风光无限,做女儿的,怎么能不送上一份大礼呢!

2019-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