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点点。

宋景迎洗完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就见手机亮起,她随意的瞄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良久后,她沉着脸抓起一旁的外套穿上急匆匆的出了屋子。

来到楼下,她突然顿住脚看向站立在花圃中的男人。

“你过来,开车送我去豪宏酒店。”

顾黎漆黑深邃的眼眸睨一眼面前精致妖媚的小脸,仅扫了一眼就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好的,大小姐。”

他拨开双腿,走向车库。

宋景迎眯着眼望着男人的背影深思,这男人是一个月前家里新招进来的园丁。

从看到他第一眼宋景迎就觉得不对劲,这个男人太过优秀了,长相俊美,身型修长挺拔如玉,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贵族的优雅高贵。

周身强大的气场更是让人避开三尺,这样外表近乎完美的男人又怎么会只是个普通的园丁,管家简直是老糊涂了招进这么一个人来。

不过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半小时后,宋景迎踩着高跟鞋来到豪宏酒店套房门口。

看到虚掩的房门她轻蔑的一笑,推门走了进去。

不出意外的,卧室的门也是虚掩的,里面还传出阵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房间的大床上有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其中一个是她在家乖巧听话,冰清玉洁的同父异母妹妹。

另一个是自小她订婚,对待女人很有绅士风度的未婚夫。

鄙夷的看着床上两人卖力动作,为了不枉两人白演这出戏,宋景迎干脆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存好证据后她利落的收起手机,转身在沙发上坐下,耐心等待屋内两人完事。

只要想到属于她的东西被宋柳冰染指了,宋景迎的胸腔就溢出一股烦躁。

从小到大,只要是属于她的东西都会被宋柳冰抢走,现在她又来抢她的未婚夫了。

哪怕这个未婚夫她并不喜欢,但一想到被宋柳冰捷足先登,她心中就有股郁气。

她厌烦这屋内的一切,尤其是空气中那股奇异的香味,更让她心中的火气暴涨三分。

她是宋家大小姐,本应该是众星捧月的身份,却因为一生下来就没了母亲,使她从小受尽了欺负和委屈。

她父亲宋杰平在她母亲怀孕期间出轨,她母亲发现后一直郁郁寡欢,导致身体不好,生产时大出血撒手人寰。

她母亲去世后没半年,宋杰平就将宋柳冰的母亲接回了家,那会儿她后母吕梦蕊已经怀了身孕。

她那会儿年纪太小,一直以为吕梦蕊就是她的亲妈。对待父母和妹妹一直是掏心掏肺的好,即便被宋柳冰欺负了也觉得自己是当姐姐的,应该让着妹妹。

直到两个月前,她路过书房偷听到宋杰平和吕梦蕊的谈话,这才惊觉自己一直认贼做母。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将她蒙在鼓里,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已经去世的母亲。

虽然她以前也疑惑过为什么宋柳冰的年纪和自己只差一年,但前人也不是没有三年怀俩的先例。

知道真相后再回头想想,一切的不对劲都有了解释。

这些年来吕梦蕊一直纵容她的脾气,将她养的嚣张跋扈,在圈子内的名声一塌糊涂。

要不是和谭家定的是娃娃亲,只怕以她的名声,根本没有哪家会娶她进门。

以前的宋景迎傻,还以为吕梦蕊这这是疼自己,现在她才明白过来,吕梦蕊这完全就是捧杀。

而宋柳冰就被她养的很好,从小到大都是被拿来做榜样的,完全是别人家的孩子。

也难怪为什么吕梦蕊明明很疼她,但是每次都是宋柳冰占上风,因为自己根本不是她亲生的,宋柳冰才是。

等待了大概十来分钟后,屋内的人完事了。

谭宇阳腰间围着一条浴巾从房内走出来,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后,他身体猛地一震。

“你怎么在这里?”

宋景迎看到他震惊的模样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姿态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注视着从他身后走出来的女人。

“我来捉奸啊……”

随着话落,她周身的气场都变了。娇媚的小脸上明明挂着笑,可她的笑容却像凌厉的刀子,割得人生疼。

宋柳冰满脸惊慌的看向宋景迎,慌张的说:“姐姐,你听我解释。”

“解释?”宋景迎不屑的嗤笑一声,“都眼见为实了还想怎么解释?你总不会说,是谭宇阳强迫你的吧。”

宋景迎再傻也知道这是故意演给她看的,从那条信息包括虚掩的房门,都不过是她这个好妹妹做的一场戏罢了。

至于目的,应该是为了炫耀她再次成功从她手里夺走了属于她的东西。

宋景迎鄙夷的目光刺到了谭宇阳,他皱着眉头将宋柳冰搂进怀里,满脸戒备的看着宋景迎,“今天这事责任在我,不关冰冰什么事,你有什么就冲我来。”

“冲你?”

宋景迎讽刺的睨他一眼,“那我就帮我的好妹妹报警怎么样?被强奸了可不就是要报警。”

看到谭宇阳瞬间变成铁青的脸色,宋景迎才感觉心里稍微舒坦一些。

敢让她不痛快,那就谁也别想痛快!

宋柳冰柔弱的靠在谭宇阳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姐姐,是我不好,我不该抢你的未婚夫,可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谭宇阳心疼的搂紧宋柳冰,“冰冰,不用求她,我会和父母说明白,我要和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解除婚约。”

宋景迎刚站起来的身子一顿,目光冷厉的直射谭宇阳,看的他一阵心慌,顿时噤声。

“嚣张跋扈?呵,我今天要是不坐实这个名头,岂不是对不起你们这些年给我强加的名声。”

说着宋景迎几步来到谭宇阳面前,甩手一个巴掌扇过去,直将他的头扇到一边,脸颊立马浮现一个红肿的手掌印。

谭宇阳和宋柳冰皆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震懵了,呆呆的看着她,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宋景迎很满意自己这一手,嘴角微微勾起,高傲道:“这种只有十分钟的男人,既然妹妹喜欢,那就送你了。”

在两人难看的脸色中,宋景迎踩着高跟鞋气宇轩昂的转身离开。

已经脏掉的东西,白送她,她都不会要!

2019-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