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说完话,林知我就感觉不妙,因为她实在太饿了。她借着月光仔细看着路边的那些植物,有没有什么能填饱肚子的野菜。还好偶尔能看见几个果子,她顾不得擦,直接将那果子摘下来吃掉了。

然而就在她庆幸这山林中还有野果的时候,危险也正在向她靠近。因为她看上去也是美味的食物。

远处正有几只恶狼悄悄地向林知我靠近。林知我也听到了那些草被折断的声音,她的五感本身就比一般人敏锐,换了身体也是一样。其实林知我和这具身体越来越契合之后,还发现了个好现象,这具身体虽然瘦弱了一些,但是非常适合练武,五感也更加敏锐,比她上一世的先天条件还要好。

但是现在,她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群狼,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担忧。但也只是一刹那她就想到了脱身的办法,只是不知道这身子跟不跟得上。

林知我没动作,那几匹狼可是没停下脚步,正悄悄地走过来,随着头狼地一身嚎叫,他们要向林知我发起进攻。

林知我等的就是这一刻,然而还没等她做出动作,几匹狼随着一声嚎叫,纷纷倒在了地上。一个人影很快来到了她身边。

“姑娘,我家主子让我来救你。”说着一手把人捞起来,他没想到林知我这样轻,动作还大了点。

“你是莫容非的手下?”林知我疑惑道。

“正是。”那人目视前方,在树林中跳跃自如,“主子说谢谢您救了他一命,这树林间常有野兽出没,您一个小姑娘不安全。”

林知我挑了挑眉,看来救人果然也还是有救人的好处,更重要的是要救该旧之人。毕竟刚才她虽然想到了逃命的办法,但是这身体跟不跟的上还是个问题,如果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成了那些恶狼的食物。

“那,谢谢你,也谢谢你家主子。”林知我看着那人已经带她出了森林,再走一段了就能看到人家。于是想从那人怀里挣脱出来,自己走。“可以放我下来了。我救他一命,他救我一命。我们两清了。”

然而那人却并没松手的意思,“主子说了,得带姑娘你回到府上。”

“为什么?”林知我有点疑惑,“难不成,你家主子又受伤了?”

那人没说话只是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说着就像一阵风一样,在房顶上跳跃着,然后落入了一户高门大院中。

那人带着林知我来到一间屋子前,然后单膝跪地行了个礼,“主子,无病将人带回来了。”

“进来吧。”是莫容非,但是这会儿他的声音似乎比刚见到林知我的时候更加虚弱,林知我皱了皱眉。

林知我刚进门,就看见莫容非躺在榻上,半死不活的样子。她心里的疑惑简直更大了,他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仇家几次三番的置他于死地?

2019-14-10